科学研究的魔鬼,有时藏在论文末尾

  可能很多人都听说过“吃黑巧克力对健康有益”这种说法。不管你信不信,当你走进超市,想要买巧克力但又觉得充满罪恶感的时候,手总会伸向黑巧克力,安慰自己说:“黑巧克力是对健康有益的!”然后吃上一大块,600大卡的热量以及好几十克的糖,就这么进了你的身体。
  
  但在这个与巧克力相关的研究背后,其实是有很多问题的。同样,许多科学研究的背后,不仅仅有科学家的实验和结论,还有经费从哪里来、赞助方是谁、通过什么方式影响研究等重大问题。科学的“客观”并不是天然存在的,而是需要纳入多种多样的社会背景与力量博弈,综合进行考察的。所以,今天我们就来讲讲ConflictofInterest(利益冲突,简称COI)。
  
  跟黑巧克力相关的研究,指向较多的研究者之一,是瑞士苏黎世大学医院的心血管专家ThomasLuscher。2006年、2007年和2011年,他以第一作者的身份,分别发表了3篇和黑巧克力相关的文章。文章分别揭示黑巧克力对血小板和内组织有益,能够改善“吸烟人群的凝血状况”,对心脏病人的冠状动脉有好处,改善心脏病人的心血管状态,等等。
  
  但是,仔细看他所发表文章的最后,在COI一栏中,清楚地写明,这些研究和文章是受到玛氏和雀巢两家公司赞助的。Luscher教授在瑞士医学界非常有名望,倒不是因为他的学术能力有多强,而是他特别会拉工业界的赞助,位于瑞士的雀巢公司和他的私人关系非常好。
  
  除了赞助具体的研究之外,雀巢还在欧洲排名前列的洛桑联邦理工学院赞助了两个全职教授的职位,分别从事心血管和神经发展学的研究。玛氏赞助了哈佛大学医学院的NormanHollenberg教授,这名教授也做了很多跟巧克力有关的研究。他和他的团队研究发现,可可提取物中的黄烷醇能够降血压、改善情绪。所以,媒体在报道中便会广泛提及,吃巧克力能让人快罚萍龃蠹以谛那椴缓玫氖焙虺郧煽肆Α;八祷乩矗允裁刺鹗巢换崛萌司醯每炖职。
  
  如果能够证实黄烷醇的医疗效果,那么卖巧克力的就能摇身一变成为药品供应商——制药产业有多赚钱,你们是知道的。所以,玛氏非常急切地想要得出研究结果,且被医学界承认。可惜,关于黄烷醇的研究,目前的进展还没有那么乐观,甚至还没有进入制药的那一环。但是,巧克力的好处,已经被媒体炒作了好几轮。
  
  那么你可能想问,是不是拿了赞助,这项科学研究就是假的了呢?并不尽然,拿赞助并不等于学术造假。这些论文经过了同行评议,也有客观的数据支撑(虽然数据质量如何还两说),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客观现实。我们不能否定“在某种条件下的某种物质能够对某一个群体产生某种特定的好处”。“金主”给钱了,那么研究者可能会挑更有利于“金主”的项目进行实验,或者选取更容易出成果的某方面进行数据分析,最后发表让自己和“金主”都满意的研究结果。
  
  这里的问题就很大了。要知道,所有的科学研究都有相当多的限制条件,在某某人群、某某条件下,怎么吃、吃什么都是问题,然后在各种各样的控制条件影响下得出一个谨慎乐观的结论。吃黑巧克力,可能在某种非常特殊的情况下有某种非常有局限性的好处。
  
  对一个普通人来讲,不管那些微量的好处到底怎样,巧克力里含有的大量的糖分和脂肪,都会导致很多严重的问题。而在那些铺天盖地的“吃巧克力对身体有好处”的报道里,这些反而被人为忽略了。
  
  这在工业领域的相关研究中其实非常普遍。毕竟,科学家也是要吃饭的。光靠政府、大学以及非营利机构的赞助,许多科学研究都没有办法进行下去,所以,拿工业界的钱并不是错的。而拿了工业界的钱,研究人员也必须在发表的论文最后,列出利益冲突,作为这篇论文的重要参考。这也是学术界的普遍规范。
  
  所以,科学研究并不能完全独立于社会条件而存在。当我们看一篇论文,乃至读一篇科学新闻的时候,看一眼“利益冲突”,长个心眼儿,不要被带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