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前一对石狮子

  城管队的岳队长到辖区里去检查,见霞光街15号门前摆了两只大石狮子,不伦不类的,回去就跟胡局长汇报了,问他该咋办。
  
  胡局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啥?”
  
  岳队长只好又讲了一遍,他还打开手机,让胡局长看照片。胡局长看完了,沉吟了半天,才说道:“先不要动。你查查那家人的背景。注意,偷偷地查,不要让他们知道了。”岳队长应道:“明白了。”
  
  岳队长找到了片儿警小赵。俩人平常没少打配合,已经很熟了,这点儿小事那就不叫事了。小赵马上把15号的情况讲给他听:住在15号里的是一家人,户主冯亦明,原是一家工S的工会主席。下面有两个儿子一个姑娘,大儿子一家跟他住在这里,小儿子和姑娘都在外面住。大儿子在市场里摆摊卖水果,儿媳妇帮忙,孙子正在上大学。外面住的他就不太了解了。
  
  岳队长点点头说:“听你说,他家也就是一般的人家啊。可他家为什么要在家门口摆两只大石狮子呢?”小赵说:“你等着,我去问问他。”
  
  小赵到冯亦明家去问了。
  
  过了两个小时,小赵给岳队长打来电话,讲了那对大石狮子的来历。原来,附近的一家商场倒闭了,楼盘出租出去,新租户要重新装修,门前的两只石狮子就要运走扔掉。冯亦明看那两只大石狮子雕刻精美,扔掉了实在可惜,自己家门前又有地方,就请人家运到了他家门前。
  
  岳队长又把情况原原本本地汇报给胡局长。
  
  胡局长生气地说:“一个平民老百姓,要在自己家门前摆两只大石狮子,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嘛!你去,让他……”胡局长想起了什么,话茬儿硬生生地停住了。他问道:“你说冯亦明的孙子正在上大学?”
  
  岳队长点点头:“小赵是这么说的。”
  
  胡局长说:“这事儿要慎重。你再侧面了解一下,看看他在哪所大学上学,再问问他对这对石狮子有什么看法。”
  
  岳队长呆了一呆,但还是点头应了。
  
  也别说,岳队长还真有办法。没费多大劲,他就了解到了胡局长所要的情况。冯亦明的宝贝孙子冯嘉楠,在上海的一所大学里学数学。岳队长打通了他的电话,跟他说了石狮子的事,问他什么看法。冯嘉楠笑:“我家门口摆了两只大石狮子,很威风吧?我这就让我爷爷拍几张照片发给我,我发到朋友圈里去炫炫。”
  
  岳队长再把情况汇报给胡局长。胡局长一拍脑门儿说:“麻烦了。这事儿一上网,底下一定会分成两派,一派强烈要求移走,一派强烈要求保留,咱们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啊。市领导知道了,也会批评我办事不力。”
  
  岳队长也犯愁啊:“那该怎么办啊?”
  
  胡局长说:“先做好政策方面的准备,不能让人挑出咱们的毛病。”他马上把执法队的马队长叫来,让他查阅相关法律规定,看看有没有门口不让摆石狮子这一条。马队长惊愣了半天,脑子里快速过着法律规定,然后就摇了摇头说:“好像真没这么一条。”胡局长说:“这几天你什么都别干了,就把这个依据给我找出来。有记者来采访,或者上级领导过问,你来回答。”
  
  马队长应了一声,忙不迭地跑走了。
  
  胡局长重重地叹了口气,接着咒骂道:“谁跟那儿留下一对石狮子呀?缺德的,也不拉走,给我出这么大的难题。你查查他,他要是再跟咱们辖区开店,好好惩治他。”
  
  岳队长点头应了。
  
  胡局长又转脸看着他,说道:“这是你辖区里的事,你得想办法解决了。”
  
  岳队长问他:“怎么解决?”
  
  胡局长不耐烦地一挥手说:“怎么解决是你的事,我只要结果。什么事情都来问我,我找个泥胎去当队长得啦,还用你做什么?想办法,明白没有?”
  
  岳队长只好点了点头。
  
  从胡局长那里出来,岳队长脑袋都大了。要能想出办法来,我何必去请示你?你还不是没想出办法,又把皮球踢给了我?但人家官儿大,有权决定他的命运,他可不敢那么说。不用说,于理无据,明着来是不行的啦,只能来暗的。
  
  岳队长正冥思苦想,忽然看到一个小伙子一边低头看手机一边走路,然后就撞到了电线杆子上,给撞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自己还犯蒙呢,旁人看了却捂着嘴巴偷笑着。岳队长也偷笑了一下,脑子里灵光一闪,就想出了一个主意:撞啊。
  
  岳队长回到队里,马上喊来了队员林安。林安是他的铁杆,脑子也很活络,反应快,伶牙俐齿的,正好办这事儿。他就对林安交代,跟冯家那对石狮子上撞两回,让他出血,看他还摆着石狮子惹事儿。林安应了一声,就赶去了。
  
  林安他们城管队员,平时老对付那些耍赖的小摊贩,可长了见识,也学会了一二。他骑着自行车来到冯亦明家门前,照着石狮子就撞过去。自行车摔倒了,他也倒在地上。就在倒地的一瞬间,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血袋,在脑袋上挤破了,他把袋子藏起来,痛苦地嚎叫着:“救命啊,救命啊——”
  
  冯亦明正在家里看电视呢,听到喊声就出门来看,见林安倒在地上,忙着过来关切地问道:“小伙子,怎么了这是?”林安怒气冲冲地说:“还用问吗?撞石狮子上了。你说你家好好的,放个石狮子干吗?这多碍事啊,可撞死我了!”
  
  听他这么说,冯亦明生气了:“这么宽的路你不走,非撞我家的石狮子,你还怪我家的石狮子怎么的?”
  
  林安说:“当然怪你家的石狮子了。你家要不摆这么大的石狮子,我会撞到吗?别废话,快带我去看伤。我要是残了,还吃上你家了。”
  
  冯亦明生气地说:“那么宽的路你不走,非找着石狮子撞,活该!”他回身进了院子,还“咣当”一声关了院门,喝茶去了。林安这个气呀,一边砸门一边吼:“你带我看伤去,你带我看伤去!”这一吵一闹,就聚了好多人。林安义愤填膺地把事情讲了,大家就指指戳戳,有看不过去的,就过去捶门。
  
  好一会儿,冯亦明这才开门出来,气定神闲地问道:“什么事啊?”林安说:“你家的石狮子把我给撞伤了,你还不带我去看伤啊?”冯亦明问道:“伤了?你哪儿伤了?”林安说:“脑袋,你看看,脑袋!”
  
  冯亦明笑道:“小伙子,要碰瓷儿也得找准对象啊。不瞒你说,我没退休那会儿当工会主席,导演过许多节目,对这血袋再熟悉不过了。为了突出演出效果,血袋里的血比真血颜色重啊。而且,过不得10分钟,这血就会凝成块儿,人流出来的血则不会。你看看,你的手上头上还有新鲜血吗?”
  
  围观的众人都很好奇,凑过去看,果然看到那些血都凝成了块儿,并没新血流出来。冯亦明说:“大白天的就敢来碰瓷,我该给你送派出所!”围观的人也喊着要送派出所去,把他关进大牢。林安吓坏了,蹬上自行车就跑了。
  
  岳队长看着他那狼狈样,就恨铁不成钢地说:“事儿没办成,还差点儿让人送进派出所,丢不丢人!”林安说:“那个老爷子太狡猾,不好对付啊。”岳队长说:“不好Ω兑驳枚愿叮馐呛窒碌乃烂睿”
  
  林安咬了咬牙说:“岳队,这事儿您就甭操心了,交给我吧。软的不行,我就给他来硬的!”岳队长见他揽下了这活儿,就高兴地点头应了。
  
  第三天一早,林安就来找岳队长诉苦了。原来,他想到的办法,就是找几个兄弟,拎着铁锤,趁着夜色去把石狮子给砸了,看冯亦明还怎么摆!可没想到的是,冯亦明家养着条大狗,那大狗听到动静就叫,冯亦明听到狗叫就出门来看,他们根本没机会下手。连着两宿,都是如此。
  
  岳队长摆了摆手说:“别这么干,万一走漏了风声,咱们就吃不了兜着走啦。还是另想办法吧。”林安出去了,岳队长却心乱如麻。
  
  岳队长实在想不出办法来了,只好厚着脸皮再去找胡局长。刚到局门口,就见旁边的信访接待室围着许多人,正七嘴八舌地嚷嚷着什么。那些人一见他过来,就跑过来把他围住了,仍是七嘴八舌地说着什么拆市场的事。岳队长大声喊道:“我不是局长!”那些人又跑回到信访办门口去嚷。
  
  看着那些人在那里又吵又嚷,还有人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岳队长灵机一动。他眨巴眨巴眼睛,一个坏主意就冒出来了。他也不找胡局长了,马上就回到队里,喊来了林安,如此这般一交代,林安乐了:“这个主意好啊,烦死那个老小子!”
  
  没过几天,就传出了一个小道消息,说是霞光街15号里住着一位大领导。那些上访的人听到了,就蜂拥而至,又递材料又申诉,把冯亦明扰得不胜其烦。他跟那些人解释,他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不是啥领导,也没本事解决他们的事。可那些人都指着门外的那对大石狮子,理直气壮地说,只有官府才摆这么大的石狮子,你肯定不是老百姓,别装样子啦!
  
  冯亦明这才明白,是那对大石狮子给他惹了祸。他已不胜其烦,只好花钱雇请了吊车和大货车,把那对大石狮子运走,扔到野外去。
  
  岳队长再到霞光街来巡视,不见了那对大石狮子,心花怒放,马上就给胡局长打了电话,报告了这个喜讯。胡局长夸他:“好!我没看错人,你很能干。”
  
  路过的人们却说,不见了那两只大石狮子,心里觉得空落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