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赢的比赛

  林杰体育系毕业,擅长打篮球,考到向阳小学当了老师。校长老侯高兴坏了。为啥?因为乡里每年都举行教职工篮球赛,向阳小学一直是“副班长”。有了林杰,不愁拿不到好名次。
  
  这不,没多久新一届篮球赛就开打了。林杰代表的向阳小学队,经过几天的循环比赛,居然获得了第一名。
  
  颁奖现场,刚调来的乡教委耿主任,亲自把奖状颁给了侯校长,同时还授予林杰“最佳运动员”的称号。林杰拿着奖牌亲了一口,从领奖台下来,耿主任突然拉住他:“林老师,我也是篮球迷,有兴趣切磋一下吗?”林杰的高兴劲还没过,把奖牌往兜里一揣:“来呀!”说着,就招呼队友,要跟耿主任打场友谊赛。
  
  这时,耿主任喊了几个乡教委办公室成员,临时组成一队。林杰则是原班人马,已经站到了篮球场上。
  
  耿主任跑过来,把哨子递给侯校长:“你来当裁判。”侯校长脑袋“轰”一下大了:这比赛怎么吹,一队是自己的兵,一队是自己的上司。
  
  耿主任看侯校长磨蹭,朝他喊了声:“开始了——”侯校长把哨子含在嘴里,只希望林杰能看透事,手下留情。
  
  可林杰不懂那一套,虽然刚才打完决赛就已经累得不行,现在居然全场飞奔,一会儿突破,一会儿抢断,一个人几乎承包了全队的得分。
  
  半场还没结束,向阳小学队就已经领先了20分。耿主任毕竟年龄大,虽然有技术,但腿脚跟不上,中场休息时,耿主任直喘粗气。侯校长实在看不下去了,动起了心思。
  
  下半场一开始,侯校长就吹起歪哨,几个模棱两可的球,全吹给了耿主任一队。林杰在一旁干急眼,盯着侯校长直咬牙。可耿主任那边实在不济,终场时,还是以10分之差败北了。林杰高兴得在场上欢呼,耿主任又输球又劳累,坐在一旁拉着脸。最难受的还是侯校长,仿佛吃了25只耗子,哨子含在嘴里半天没吐出来。
  
  耿主任毕竟经过大场面,稍事休息,就走过来向林杰祝贺:“不错嘛。”一旁的侯校长赶紧插话:“毛头小子,领导多原谅。”耿主任看了侯校长一眼:“哪能这么说,好就是好嘛。”随后,耿主任就告辞了。
  
  人陆续散尽,侯校长却叫住林杰,吼道:“你刚才犯了天大的错误知道不?”林杰摇起了头。“我告诉你,”侯校长说,“耿主任是咱的最高领导,你应该给他面子,这样的事还用别人交代吗?现在耿主任铩羽而归,以后肯定没咱的好日子过。”
  
  一席话把林杰说愣了,吐着舌头问:“那咋办?”侯校长一时也没主意,说回去之后从长计议。
  
  第二天,侯校长把林杰叫到办公室,想商量对策。两个人还没谈3句,突然发现耿主任开着车进了学校。
  
  侯校长赶紧跑过去迎接,耿主任一行人见面就对侯校长说:“我们今天来检查你们的业务开展情况。”侯校长的头再一次大了,看来耿主任出手了!
  
  将近一个时辰,才粗略地检查一遍。耿主任坐下来,拿着检查记录刚要说话,侯校长就把烟敬了上去。耿主任一摆手:“不抽。”侯校长转身又从抽屉里翻出一个小盒盒,打开对耿主任说:“那就品尝下我珍藏的极品白茶。”不容分说,就泡好送到耿主任面前。
  
  耿主任喝了一口说:“我不懂茶,管渴就行。”大家听后都笑起来。耿主任却脸一绷,对侯校长说:“我发现你们学校的业务开展不好,比如教学计划不合理,课程设置也不科学,对青年教师的管理和培训方面,也没有具体规划。那个叫林杰的,备课天马行空,完全不着边际,你作为校长,要加强指导呀!”侯校长当然知道耿主任的意思,点着头说一定改正。
  
  时间仓促,几位随行领导各自做了简单反馈后,就开车回去了。
  
  耿主任一走,侯校长就气哼哼地找到林杰,把刚才耿主任的话复述了一遍,然后盯着林杰说:“都是你干的好事。我当校长20年了,还从没挨过这么严厉的批评。你初出茅庐,低调点不吃亏,不给领导留面子,最终倒霉的还是自己。”林杰干眨巴眼,一句话说不出来。
  
  接下来的几天,侯校长调动全校师生,一起修正耿主任提出的问题。然后,把整改报告专程送去乡里向耿主任汇报。耿主任看后,呵呵笑起来:“你们纠正得还不错,但这只是个表面,关键要落实到行动上。”侯校长回校的路上,凭经验断定耿主任话里有话,林杰犯下的那个错,还没有彻底摆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