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了抑郁症的鸟

  这天,雷小林突然接到母亲的电话:“小林,你快回家瞧瞧,你爸疯了!”雷小林吓了一跳,赶紧奔回家。刚进胡同口,就见自家门前停着辆搬家公司的汽车,父亲雷有德正指挥几个民工,把家里的东西往车上搬。雷小林急忙拉住父亲:“爸,你这是要干什么?”
  
  “搬家呀。”雷有德擦了把汗说,“小林,咱们这里要发生地震了,你赶紧通知你大姨二姑三叔,让他们马上搬家!”雷小林忙问:“谁告诉你要发生地震的?”雷有德一指院子里那棵树上的鸟窝。
  
  原来,30多年前,雷有德在唐山一家塑料厂上班,当时他住的宿舍楼下有棵大树,一次他在树下乘凉,突然树上掉下个鸟窝。窝里有只没长毛的黄爪子雏鸟,雷有德一时心软,就收养了这只鸟,并取名黄爪。
  
  几个月后的一天半夜,睡梦中的雷有德被一阵异响吵醒。他睁眼一瞧,只见平时温顺乖巧的黄爪,像疯了一样,在屋子里乱飞,还不住用身体撞击窗户。雷有德伸出手背:“黄爪,来这里。”谁知黄爪竟红着眼、支棱着毛,猛地冲向雷有德,狠狠啄了他的手一口。雷有德“哎呀”一声,手已经被啄出了血。雷有德被鸟弄得心烦意乱,干脆下楼去撒尿。谁知,就在他前脚走出楼门时,那场震惊世界的唐山大地震发生了。地动山摇中,雷有德住的宿舍楼轰然倒塌。后来他才知道,那栋楼里,只有寥寥数人生还。雷有德差点哭了:是黄爪救了我一命啊!
  
  几年后,雷有德调回家乡工作,把黄爪也带了回来。黄爪有情有义,一直住在雷家院子里的树上,过了几年,黄爪去世了,但是黄爪的后代,仍然在雷家繁衍生息,最后成了十几只的鸟群。
  
  几天前,雷有德正在午睡,树上的鸟窝突然炸了锅,十几只鸟到处乱飞,有的用身体撞窗户,有的用嘴巴啄树皮,有的用爪子挠墙壁,全都疯了一般,样子就像当年的黄爪。
  
  听完父亲的解释,雷小林哭笑不得,好说歹说劝父亲放弃搬家。雷有德却不听,执意在空地上支了个帐篷,住了进去。
  
  不料,一直过了半个月,别说地震,地皮连动都没动一下。雷小林动员亲朋友好友,几次三番劝说雷有德,并且告诉他,家里的那窝鸟,自从发过疯后,现在已经恢复平静了。雷有德架不住劝说,又见一切平静,只得怏怏地搬了回去。
  
  谁知道,平静的日子只过了几天,这天一早,树上的鸟窝又炸了。十几只鸟再次重演之前的那一幕,疯了一般撞门窗、啄树皮、挠墙壁。当时雷小林的儿子放学回家,刚进家门,发疯的鸟竟然冲向了他,猛啄他的脑袋,霎时,儿子被群鸟啄得哇哇大哭。正巧雷小林看到这一幕,大怒,找来一根竹竿,就要把鸟窝给捅了。
  
  雷有德不让,护住鸟窝:“你想捅鸟窝,先把我捅了!”雷小林气急败坏地说:“爸,这窝鸟疯了,这次幸好啄的是你孙子的头,下次如果啄坏了眼睛咋办?”
  
  爷俩争执不下,最后,雷小林把竹竿一丢,气呼呼地走了,一连几个周末没回父母家。母亲想孙子了,给他打电话,雷小林生气地说:“要想我带着儿子回去,让我爸先把那窝鸟处理了。”
  
  母亲把雷小林的话告诉了雷有德,雷有德一瞪眼说:“他爱来不来,黄爪对我有救命之恩,想处理鸟?先把我处理了!”
  
  说来也怪,那窝鸟不知犯了啥病,每隔几天,就会“发疯”一次,而且一次比一次疯狂,有一次竟然把窝里的鸟蛋全都衔出来,摔碎在地上。雷有德看着一地的碎鸟蛋,心疼得直跺脚。老伴忍不住说:“这窝鸟不会是病了吧?”
  
  一语惊醒梦中人,雷有德一拍脑袋,对呀,鸟们肯定是病了。
  
  这天,雷有德请来了一位姓王的教授,王教授是研究鸟类的专家,他仔细观察了群鸟“发疯”的异常行为,告诉雷有德说:“这窝鸟得了抑郁症。”
  
  什么?抑郁症?雷有德蒙了:“鸟也会得抑郁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