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不住的私房钱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当憨夫遇上悍妻,私房钱该往哪儿藏?
  
  阿边从外地出差回来,一进门,就发现停在楼梯间的那辆旧电动车不见了。阿边心里一紧,难道家里遭了贼?
  
  阿边赶紧问老婆小兰,小兰说:“遭什么贼?就你那辆破车还有谁稀罕?昨天我搞卫生,收废品的老刘开着三轮车过来收废品,我把车卖给他了,卖了300块钱,正好今天去摸两把。”说完,小兰掏出三张“红太阳”冲着阿边一晃,出门打麻将去了。
  
  小兰一走远,阿边抹了把脸上的冷汗,急急忙忙找老刘去了。
  
  原来,阿边想趁着父母身体还健康,出钱让他们去旅游一次。但阿边是个妻管严,工资卡掌握在小兰手里。正好最近他参加一个征文比赛,获得一等奖,奖金得了六千块。这钱他没有告诉小兰,藏在了旧电动车的轮胎里。谁知小兰竟然把旧电动车给卖了。
  
  心急火燎赶到老刘的废品站,阿边伸长脖子往里一看,谢天谢地,他的那辆旧电动车还在里面。
  
  老刘热情打招呼说:“是阿边呀,什么风把你给吹我这里来了?”阿边尴尬一笑:“无事不登三宝殿啊,老刘,我家小兰卖了一辆旧电动车给你,你能不能把车还给我?我原价补回给你。”
  
  老刘愣怔住了,说:“是不是车上落下什么东西了,是的话你就明说,直接拿回去就行了。”
  
  “没有,真的没有……”阿边生怕老刘把自己藏钱的事告诉给小兰,只得装模作样叹了一口气,愁眉苦脸地说,“唉,都是为了家里的老头子……”阿边说,电动车是乡下的父亲买的,老人家苦了一辈子,最看不惯铺张浪费,尽管这车已经破了,但知道被卖掉后,还是打来电话,大发雷霆,骂他俩是败家子,勒令阿边把车子给他要回来……
  
  老刘听了,口气松动了下来:“老人就是这样的,能理解,我爸跟你父亲一样,扔个破碗都要心疼半天呢。你现在还我300块钱,下午再来把车推回去。”
  
  阿边愣住了,为什么要等到下午才能推车?老刘说:“做买卖的都讲个彩头,你见过谁早上退货的?”阿边不好再坚持,掏出300块钱递给老刘,回了家。
  
  下午4点多,阿边再次来到老刘的废品站。老刘正在进行废品分类,把头一抬,说:“电动车在那边,你自己推回去就行了。”
  
  阿边感激地道了谢,推着电动车出了门,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当即拿出工具,拆起轮胎来。轮胎拆开了,阿边伸手进去一掏,却愣住了,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难道是老刘把钱黑下了?阿边当即推着电动车回了老刘的废品站。老刘“咦”了一声,说:“你怎么又把电动车推回来了?”
  
  阿边径直把电动车推到老刘面前,气鼓鼓地说:“我问你,我藏在前轮里的钱哪儿去了?”老刘听得直挠头:“你说的什么前轮什么钱的,我不知道呀……”
  
  阿边大声说:“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我在这辆电动车的前轮里藏有六千块钱,用个黑色塑料袋包扎好的。可是现在这六千块钱不见了!实话实说吧,是不是你拿的?”老刘大呼冤枉:“你可不能冤枉好人!你老婆把电动车卖给我,我拉回来根本就没动过。再说,你今天早上来要车的时候可没说车上有钱,等我把车还你了,才说车上的钱不见了,讹人也不带这样的呀。”
  
  阿边连呼带嚷的:“这钱是我瞒着小兰藏的私房钱,我还不是怕实话告诉你后,你给走漏了消息?小兰不知道我在车上藏有钱,这车唯一就经过你的手,不是你,还能是谁拿走了我的私房钱?不把钱还我,我就到公安局去,找警察!”
  
  老刘毫不示弱:“好,咱们就到公安局去,谁怕谁?你阿边诬陷了我,必须还我一个清白!”
  
  拉拉扯扯中,两人正要出门,一个人突然出现在门口。阿边一愣,来人竟然是小兰。
  
  只见小兰打开挎包,拉开拉链,伸手一掏,掏出个黑色塑料袋来。再把黑色塑料袋打开,阿边的眼睛顿时瞪圆了:这赫然是沾满了尘土的钞票!
  
  阿边一阵目瞪口呆,半天才长长叹了口气,说:“闹了半天,原来钱是你拿的,我错怪老刘了。老婆,你就是包青天转世,明察秋毫,我再怎么蹦Q,也跳不出你的手掌心……”
  
  小兰“扑哧”一笑,说:“我知道你在轮胎里藏私房钱,还是你自己亲口告诉我的。”
  
  阿边惊呆了,这怎么可能?小兰拿着钱在手上拍了拍,不无得意地告诉阿边,原来,阿边自己不知道,他有个说梦话的习惯。俗话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阿边越是心里惦记,白天不敢对人说起的事情到了晚上睡着了就会说梦话,对于藏了六千块钱在电动车的轮胎里,预备给父母亲旅游用的事情,他梦里颠来倒去都不知道念叨了多少遍了,连这钱的来龙去脉,也明明白白讲了出来。小兰听了又好气又好笑,也没说破,直到这次阿边出差,她才偷偷把钱取了出来,然后把电动车卖给老刘,静静地看阿边一个人蹦Q……
  
  阿边目瞪口呆,手一伸,“啪”的一声给了自己一记嘴巴:“老婆,我知错了,不该瞒着你藏私房钱,我向你保证,一定下不为例!不过,至于这钱……”
  
  小兰把钞票往挎包里一塞:“没什么好说的,这钱当然得没收了。以后好好表现,再藏私房钱,定惩不饶!”
  
  阿边大张着嘴巴,看着小兰,最后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垂头丧气正要走开,小兰手一伸,从挎包里掏出几张纸片冲着阿边晃了晃。阿边接过来一看,顿时大喜过望,居然是几张机票!
  
  小兰手一伸,啪的一声拍在阿边的后脑勺上:“我叫你阿边狗眼看人低!你不就是想着尽孝,让老人去旅游一趟吗,干吗不对我明说,藏藏掖掖的干什么?我小兰再穷、再抠,也不会抠了你对爸妈的一份爱心!机票是我帮老人买的,到北京去,一个星期后出发!”
  
  阿边激动得语无伦次:“是,是,老婆,你真好……”再一看手中的机票,阿边又糊涂了,“我爸我妈去旅游,两张机票就行了,你怎么买了四张?”
  
  小兰眼一瞪,说:“爸妈没出过远门,你放心让他们独自去旅游吗?剩下的两张机票是我们的,我们陪着老人一起出发,到北京,好好看看北京的风光!”
  
  阿边手一伸,学着电视里的军人敬了个礼:“遵命,老婆大人!”阿边心里那个美呀,尽管今天才知道自己有个说梦话的毛病,藏不住秘密,但只要夫妻俩感情好,心与心没有距离,又需要什么秘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