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发小是个奇才

  1
  
  方小君是我的发小,也是最值得我吹嘘的哥们儿。
  
  简单来说,他很聪明,聪明到了某种诡异的地步。初中的时候考数学,试卷里一道几何图形题上的数字印错了,大家都按照老师教的方法算,结果算出来的答案五花八门,有的人干脆就没有做。如预想的一样,这道题大家都没得分,但方小君居然得了满分。
  
  当时就有同学拍桌子反驳:“不可能,题目都出错了他怎么可能答对?”
  
  老师说:“他把题目上的那个数字改对了,所以得出了正确答案。”
  
  那个同学还是不服气:“他怎么知道题目上的那个数字是多少?除非他之前做过这道题。”
  
  教室里一片哗然,同学们纷纷表示有道理。
  
  方小君把卷子放下,走上讲台拿起粉笔开始画那个几何图形,然后说明这道题要考的几个知识点,根据已有的信息进行逆推,以缜密的逻辑把出题老师的意图推导出来,继而改正了题目上的错误。当时我们那位号称“三环陈景润”的数学老师都惊呆了,抓了抓头上为数不多的头发,断言“此子前途不可限量”。
  
  其实我们也知道是题目出错了,但大家都在抱怨和自暴自弃,没有一个人想着去把题目改对,所以我们只能在抄试卷答案中发出惊叹,而方小君站在舞台中央。
  
  2
  
  方小君这个人很怪,他的想法从来都和别人的不一样。
  
  高考后我们几个哥们儿一起去做兼职打零工,无非是想赚点钱买东西、玩游戏。我们打零工的那家公司特别“奇葩”,每个星期都要组织培训,哪怕你是短期工也得参加。刚开始大家还敷衍地去过几次,后来慢慢地就都请假不去了;但方小君不一样,每次去都拿着本子和笔,比在学校听课还认真。
  
  大家都问他:“那么无聊的讲座你是怎么坚持听完的?”
  
  他摇摇头:“我其实也没听讲座。”
  
  大家惊得下巴都掉了下来:“那你每次这么重视干吗,还带这些东西?”
  
  他翻开本子说:“这些都是我和那个讲师私下聊天时的内容,我觉得挺有用的,就记下来了。”
  
  我们搞清楚了,原来方小君每次等讲座结束后都会和那个讲师聊天,据说那个讲师是个营销大师,以前在上海的大公司做事。方小君在课后给他买饮料,问他一些关于营销管理的问题。那个讲师看这小伙子挺上进好学,就有问必答,两个人成了忘年交。
  
  我翻了翻本子,上面都是一些“营销视野”“塑造市场供应品”之类的话。我把本子还给他时说:“学这些东西有什么用?都是浪费时间!”
  
  方小君笑了笑,说:“学的东西,总有一天会有用。”
  
  是的,那一天很快就来临了。进入大学,我整天上网、交友、烫发、文身,觉得生活很有意思,期末挂科的时候也毫不在意,反正有补考的机会。方小君却和我截然不同,不仅每年都能拿奖学金,还在大学里疯狂地赚钱。你难以想象,一个学生在上大学期间居然能挣数十万元。
  
  最开始,他在宿舍开小卖部,慢慢地储存资金。有了本钱后,他又和两个朋友做起电话卡的生意。靠这个生意,方小君赚了一大笔钱,随后,他把生意扩展到了附近的学校。接着,他找到一个校园乐队,说:“你们玩音乐也需要观众,我可以帮你们在学校开演唱会。”
  
  就这样,他花钱租了场地,简单布置了舞台,找了个便宜的灯光师,去广播站和校报做宣传,然后一张票卖20块钱,也就是买几支雪糕的钱,大学生还是消费得起的。一场演出办下来,可以赚几千元,而且反响很不错。演出办火了之后,校外很多玩音乐的人慕名而来,出高价想上台露个脸。
  
  3
  
  毕业的时候,我论文答辩了两次,在大汗淋漓中拿到毕业证书,未来对我而言无限渺茫。而方小君已经买了人生中的第一辆车,并且找到一份很好的工作。
  
  我终于明白是我错了,去夜店、文身、打耳洞这些东西只是看起来很酷,其实没有一点难度,只要你愿意都可以做到。而更酷的是那些不容易做到的,比如读书、锻炼、赚钱,这些在常人看来很无趣的事。
  
  我们还是在同一座城市,我每天都在抱怨老板刻薄、工资太低、手上的钱永远都不够用,而方小君每天却很忙碌。我本来以为他会自己创业,他却说自己的能力还不足,于是去了一家公司做项目,下班后就到处听讲座、看话剧,认识一些比自己厉害的人。
  
  我们过着平行且不相交的生活,但至少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三年前的春节,我们都很倒霉。
  
  我被老板炒了鱿鱼,成了无业游民。而方小君和同事加班加点做项目,到了紧要关头,老板居然拿着钱跑路了。当时他所在公司的员工愤慨不已,好几个人都喊着要散伙,把电脑往自己家里搬,只当抵工资了,虽然远远不够。
  
  方小君制止了他们,他说:“我们要把项目做完。”
  
  同事们怒道:“钱都没有,还做什么啊!”
  
  方小君说:“项目做完了我去卖,一定让大家都能拿到钱。”
  
  同事们不信:“你说能拿到就能拿到?你算老几啊?”
  
  方小君异常镇定,那天下午就把买了不到一年的车卖了,拿着卖车的钱给大家发了工资,然后鼓励大家继续把项目做完。那年的除夕夜,我百无聊赖地躺在沙发上,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而方小君却和同事们热火朝天地加班,他很清楚自己要干什么。
  
  正月初五,方小君成功了,他不仅高价卖掉了做完的项目,还有了一个忠诚可靠的团队。那些同事唯他马首是瞻,愿意跟随他去深圳开公司。临行前,他和我吃了顿饭,他很兴奋,说了很多话,我则强颜欢笑。对于这个朋友我是爱恨交加,他总是那么优秀,把别人比得一文不值。
  
  他看我闷闷不乐:“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事?”
  
  我苦涩地笑笑:“没事,喝酒吧。”
  
  分别的时候,我看他又买了新车,他摇下车窗对我说:“你也很厉害,就是少了点斗志而已,只要你愿意,一定可以比我强。”
  
  他说这话时的表情很严肃,不像是开玩笑。我笑了笑,冲他挥了挥手。
  
  半年后,我收到了他的快递,里面只有一张卡和一张字条,字条上写着:30万创业基金,你不是一直想开咖啡馆吗?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
  
  字条下方龙飞凤舞的“方小君”三个字让我眼眶微红,想不到他还记得我的梦想。
  
  4
  
  是的,我一直想开咖啡馆,但也仅是想想而已。只要想到具体细节,我就头疼欲裂,也许这就是梦想和幻想的差别吧。梦想,是一个让人永远不会嫌麻烦的东西。
  
  怀揣着兴奋和不安,我开始了筹备工作,租店面、搞装修、买设施、招员工,忙得不亦乐乎。明明这地方客流量还行,装修得也挺精致,可生意就是做不起来。我有点苦恼,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只能等方小君回来的时候再向他请教。
  
  他开着车绕咖啡店逛了一圈,说:“你的店没有特色,门口除了招牌什么都没有。别人的咖啡店门口都有标志性的东西,你看那些榕树和花园,看着就很有文艺范儿,年轻人都爱去这种地方。”
  
  我挠挠头:“我这儿怎么搞特色啊,没山没水的。”
  
  方小君把车停在我的店门口,思考了几分钟,指了指旁边的一面长墙说:“就在这儿弄。”
  
  方小君真是个奇才,随时随地都有新点子。听从他的建议,我组织了一场涂鸦大赛,欢迎所有爱好涂鸦的年轻人过来展示自己的作品,第一名有奖金可以拿,并且所有参赛的人喝咖啡都是半价。想不到这个活动一下子就火了,一个星期后,那面墙成了这里最有特色的|西,引来很多年轻人拍照围观。店里的生意也有了好转,慢慢开始盈利了。
  
  方小君回来过节,马上又要回深圳,他的公司越开越大,据说已经拉到融资了。分别时,我不好意思地说:“哥们儿,你借给我的钱,我暂时还不上。”
  
  他笑着说:“你把我当周扒皮呢?有时间过去找我玩,我请你吃海鲜。”
  
  他冲我挥挥手,慢慢消失在人海之中。那一瞬间,我好像看到那个13岁的少年,在其他人都在抱怨和愤慨时,坚定地改正了题目中的错误,也许在那一刻,他就已经谱写了不凡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