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于跳龙门

  李于与鲤鱼谐音,龙与农字谐音,鲤鱼便成了李于的代名词。李于想携全家老少离开农村,来一个鲤鱼跳龙门,于是,凡是见了李于的人都说他是属蛤蟆的,会跳,这个李于是村里有名的跳出农门之人。
  
  李于的确会跳,而且跳得很有步骤,用他的话说,跳农门,只能一个一个地跳。于是,在他的精心盘算下,硬是把三个儿女的户口弄进了城里,村里人谁见了他都翘起大拇指。现在,李家惟一没有进城的就是他与老伴了。
  
  这天,外地回来的李于,从老伴的口中得知大儿子李宝今天就要把他和老伴的户口转进城的消息时,他脸色刷地变了,立即就给儿子李宝打电话,可电话一直占线,当他刚打通时,直听到李宝急匆匆地说了一句:“爹,我手机没电了,你就在家等着好消息吧!我下午一上班就去市公安局办手续……”话说到这声音没了,估计是没电了。此刻,急得李于在屋子里转来转去,老伴问他干吗?他说:“我现在就要进城去!”老伴说:“你咋急得这样?李宝不是说下午一上班就去办手续吗?”“你……你懂什么……”不由分说,李于甩腿出门,拦了个车就进了城。
  
  儿子李宝也算是有孝心,为了把父母亲的户口办进城里,日夜东奔西走,找人签字盖章,现在终于如愿以偿,就剩这最后一关了!
  
  李宝拿着那有一级级单位审批盖章的材料走进了市公安局,办事人员说,他还得交一笔市容费。李宝没有犹豫,从包里拿出了早准备好的钱刚伸过去,突然,后面一只有力的大手扳住了他,此人正是刚从乡下赶来的李于。
  
  “爹,看你急得……怎么这么快就赶来了?”
  
  李于喘着粗气说:“这事……不急还行吗?办……办了没有?”
  
  李宝笑着说:“这不正交钱吗!爹,交完了,你也就是城市的市民了!”
  
  “那谢天谢地……”
  
  李宝的手还要往里伸,可李于硬把他往外拉。李宝不解:“爹,你这是干吗?”
  
  “这手续咱不办了,钱也别交了!回家。”
  
  “回家?”儿子李宝愣了:“爹,这可是你一辈子的梦想啊!咱全家……跳农门,就在此一举!”
  
  “我……我知道,别举了,这进城手续,咱不办了!世道变了!”
  
  李宝一愣:“爹,你说什么?世道变了?”
  
  “世道变得太快了!你知道你当初进城买户口爹花了多少钱吗?”
  
  李宝回答:“两万。”
  
  “后来你妹妹考大学差3分上不了,为了嫁个城里人,我给她买了个户口又花了多少钱吗?”
  
  “一万五。”
  
  “那等你小弟进城……”
  
  “花了五千。”
  
  “可不是……变得快吗?”
  
  李宝说:“爹,社会发展越变越快,咱办进城的户口就越变越便宜了!”
  
  “再便宜咱也不办了,咱为了这个户口进城,咱们家吃亏吃大了!”李于扳着手指头数着说:“第一、现在城里在搞属地管理,买了房子就可以落户了。第二、我们那里正在征用土地搞开发区,户口在村里的每人补助一万。这一家人一进一出损失多少万啦?你算过这笔账没有?第三、现在种田不收税,还补助钱。第四点最重要,你妹妹嫁到城里后又下了岗,现在又回到我们乡下租农田种花了!”
  
  “啊?”一听父亲说出的这一番话,李宝张口结舌了,心想:真是计划没有变化快,一向以铁算盘著称的父亲,竟然没有算赢这形势发展带来的变化?
  
  李于拉着儿子的手说:“走,咱们回去吧!”
  
  “回哪?”
  
  “跟我回乡下,咱一家人把村里的地全承包下来,不比你在这城里强?再说,城里的别墅都盖到咱乡下去了,城里人现在吃的都是咱乡下人不吃了的粗粮……”
  
  “你是说,咱又得要跳回去?”李宝问。
  
  李于说:“对,咱再不能吃这亏了,得赶紧跳!”
  
  李宝这回彻底惊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