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不起的幸福

  阿娇大学毕业后,经人介绍进了陈伟的公司。时间过得飞快,陈伟的公司迅速发展起来,随之发展的还有他和阿娇的关系,二人之间渐渐有了一种说不清也道不明的微妙感觉。
  
  时近年关,空气之中洋溢着节日的喜气。陈伟早早就同阿娇约好,他会一个人开车回去,并且顺路送她回老家。他们的老家同在另一座城市,而且相距不是很远。
  
  陈伟收拾好公司的一切之后,很快就来到了阿娇的落脚之处。阿娇正好在做饭,于是便邀请陈伟一起吃完午饭后再开车回去。反正回家也就几个小时的路,晚饭前到家应该没问题。陈伟也乐得如此,公司里一直很忙,他平时若是有空总是开着车两个城市之间来回地跑,所以他和阿娇二人单独相处的机会还真的不是很多。
  
  阿娇,人年轻,长得漂亮不说,而且很能干,是众草根心目中的女神。陈伟对阿娇一直很关注,也一直想找个机会把她给拿下,因为陈伟看得出阿娇对自己同样也很上心。今天应该是一个不错的机会,陈伟也不含糊,他决定露上一手,于是直接就进了阿娇那间简易的厨房,炖了一罐冬瓜排骨汤。
  
  冬瓜排骨汤本没有什么稀奇,关键是汤中的各种调味料放得极有特色,阿娇尝了后,竟感到了一种深深的幸福滋味,对陈伟的好感又增加了一大截。她想,自己若是能将陈伟据为己有的话,那这辈子就完美了。
  
  “阿娇,你知道吗?我一直觉得,你是个很不错的女孩。”陈伟一边开车一边说。
  
  “是吗?我也一直觉得你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阿娇说。
  
  “那么你觉得我们之间有没有可能?”
  
  “什么可能?”
  
  “那种可能呀,就是那种男女朋友的可能。”
  
  “我们本来就是朋友啊,还能有什么可能?”阿娇明知故问。“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红颜知己。”陈伟说这话时,感觉自己的耳根都有些发烫。
  
  阿娇并没有立刻回答陈伟的话,而是沉默了,她目光投向车外,车外居然飘起了漫天大雪。
  
  车里的气氛有些沉闷,陈伟打开了车内的CD,舒缓的音乐让气氛有所好转。阿娇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陈哥,我知道你的心意,可是你也知道如果仅仅是红颜知己的话,不提也罢!”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回答我,不过如果我同我妻子离婚的话,你能嫁给我吗?”陈伟想到了自己的妻子,他们结婚快5年了,可妻子一直都没怀上孩子。
  
  “如果你能在这次回家就同她离婚的话,我明年就会继续回你公司上班,要不然我明年便不会再回你公司上班了,因为我知道我的青春输不起。”阿娇决然地说。
  
  阿娇和陈伟二人一路上聊着各种各样的话题,时间过得很快,他们的车在漫天的雪花里回到了那座生养他们的城市。
  
  陈伟发现,平时可以跑到60码以上的路面突兀地变拥挤了许多,车子只能一点一点地往前蹭。
  
  根据他以往的经验,只要四环一闹“肠梗阻”,三环绝对会“便秘”,只要车被堵在路上,那是半点都不由人的。
  
  6点半,车终于绕上了三环,刚上三环主道,满眼黑压压的车顿时让陈伟倒抽了一口冷气,很不幸,他们遭遇到一次最严重的大堵车了!陈伟的手机在这时候响起了,是他妻子打来的。她说已经做好了饭,问陈伟大概什么时候能到家?
  
  “10点以前能到家就不错了,你早点休息吧。”陈伟说完便挂了电话。
  
  时间又过去了两个小时,CD里正在播放《泰坦尼克号》主题歌。此时阿娇对着镜子刚刚补好了唇膏,她的嘴唇在唇膏的滋润下,犹如水晶般充满诱惑,又借口暖气太热而脱掉了大衣,一件天蓝的珠光紧身毛衫将她的身体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
  
  陈伟看在眼里动在心里,他悄悄地伸出一只手,一把握住了阿娇的小手,阿娇并没有挣扎,只是任他握着。
  
  虽然是在大堵车,可是陈伟发现自己竟然一点都不着急,相反他的心里倒是很乐意车子就这么一直堵下去。终于车子在文化宫附近蠕动累了,又再次集体趴了下来。
  
  陈伟只觉得整个人都有些燥热,他盯着阿娇的眼睛,轻轻俯身上前去吻她的唇。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电话又来了,阿娇示意陈伟接电话,主动躲开了陈伟的“偷袭”,电话还是陈伟的妻子打来的,仍然是问他现在到哪儿了。陈伟强忍着火气告诉她,他已经到了文化宫了。
  
  陈伟的妻子在电话那头很开心地告诉他:“累死我了,终于快找到你了。我现在已经走到老电影院了,我怕你肚子饿,煲好了汤盛在保温瓶里就出来了,又怕坐车找你和你错过了,只好顺着三环走过来找你。对了,我就在你这边的马路牙子上往前走的,你要是看见我了就叫我一声,我一路上使劲瞅车牌,眼睛都花了,可别把你再给漏过去了。”
  
  陈伟挂了妻子的电话,他发呆地看了阿娇一眼,定定地对阿娇道:“我妻子从三环走过来接我了,而且她还给我煲好了汤也带过来了。”
  
  “你说她在这样的大雪天,从你家里走过来接你来了?那她最少也走了近半个小时了吧!”阿娇说完这些话后,一扭身从副驾驶的位置上爬到了后座上,黑暗之中她的眼睛不争气地红了。
  
  陈伟远远地看见了妻子的身影,他气闷地使劲摁着喇叭,又一个劲地变更远近光灯,妻子兴奋地朝他挥手,然后自然就坐进了车内的副驾驶上。
  
  陈伟向妻子随意地介绍了阿娇,妻子很热情地邀请她赶快趁热喝一碗汤。
  
  阿娇把那碗汤一口气喝了下去,那同样也是一碗冬瓜排骨汤,汤的味道和陈伟做的那碗几乎一模一样,阿娇喝完汤拿出纸巾悄悄地擦了擦自己的眼角。
  
  车到了吉祥路,阿娇下了车,10分钟后陈伟的手机收到了一条短信息,是阿娇发的:“因为刚刚那碗汤,我决定退出,我希望你能明白,一个如此用心煲汤的女人,是值得每个男人珍惜一辈子的……”
  
  妻子问陈伟是谁的信息,陈伟笑了笑:“是阿娇的,她在夸你的汤很好喝。”
  
  妻子甜蜜地笑了,一只手轻轻地揉了揉肚子,然后轻轻将头靠在了陈伟的肩膀上,低声喃喃道:“阿伟,你这回真的要做爸爸了,你知道吗……”
  
  陈伟双手扶着方向盘,眼里已有泪花不停地打着转,心里暗自后怕不已,他总算明白得不太晚,如果阿娇的青春输不起,那么他自己的幸福同样也输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