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二十岁

  20q的生日到了。我今年28岁,所以那是8年前的事情。
  
  我曾思考过应当如何度过20岁的第一天。那时候,我还是一名大学生,住在清水市,在邻近的静冈市健康食品卖场打工,过着普普通通的学生生活。
  
  我决定独自一人迎接20岁生日。今后就是一个人做决定、一个人开创自己人生的年纪了,所以,不该再一大群人热热闹闹地开生日派对、大口啃着炸鸡过了。
  
  我想象着独自站在静冈市的街头,在没有尽头的大道上笔直前行的景象。
  
  5月的天气非常晴朗,我为自己能够出生在5月而打心底里感到喜悦。这样的天气,让人愿意大步走向任何地方。
  
  走了好长一段路,差不多40分钟,我来到了一条商业街。在这条陌生的街道上,每天都有人忙碌地经营着自己的生活,这很正常。而此刻,我却觉得他们十分值得敬重,一切都是那么温柔可爱。
  
  不论是对老旧的招牌、电线杆,还是学校,我都莫名地心怀感激,连公园里的阳光都令我感到喜悦,甚至想要落泪。
  
  我决定在公园中休息片刻。刚长出新叶的绿树随风摇曳,小朋友在我面前嬉笑追逐。我坐在长椅上,感受着眼前的一切,活着本身已经很美好了。这不是一种刻意的思考,而是我发自内心的直觉。
  
  走出公园,我继续向前漫步。途中顺道去一家卖鸟的小店看了一眼,买了罐装的果汁,还走进一家小小的文具店买了素描簿。
  
  就这么走走停停将近两个小时,我终于从直路走到了岔路口。
  
  我心想差不多该回家了,就选择了一个可能有车站的方向,可走了很久都看不到车站的影子,心里不由得开始紧张起来。但又一想,车到山前必有路,继续凭直觉走下去吧。
  
  就这样,一路上我又去了二手道具店和冰激凌店,晃悠了3个小时后,终于找到了车站,天色也暗了。
  
  路上我还买了生日蛋糕,7点多终于回到了家中。我有点疲惫,但心中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感。
  
  妈妈看到了我,说:“哎!买了蛋糕啊,哦对!因为你过生日嘛!”然后就开始泡茶。阿宏则一副根本记不起今天是我的生日的模样,继续看他的棒球比赛。姐姐一边等待切蛋糕,一边装作若无其事地递给我一副耳环:“这是给你的!”
  
  我整个人兴奋不已,这种心情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知去向何方。我有预感,20岁之后的人生,我将独自前行,当下的那种心情,我无论何时都会牢记在心。
  
  第二年,我来到了东京。真的走上了一个人生活的人生之路,今后无论是不安还是悲伤,都不得不一个人承担着向前走了。
  
  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所以,无论未来的路将如何展开,我都将独自前行。
  
  20岁那一天,我在笔直的大道上迈步前行的心情,直到今天仍是我精神上最大的支撑。步行的时候,我表面上很平静,内心却体验到了种种幸福的波澜,这是周围万物赠予我的最佳礼物。
  
  20岁那一天,那个时刻带来的那种感觉,我一辈子也忘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