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我头来

  河沙山下的村子里,住着一个财大气粗的地主,名叫白有财。别看他矮小瘦弱,却喜欢打猎,虽然箭法拙劣,但只要能把地上跑的、天上飞的搅得鸡飞狗跳,他就很高兴。
  
  这天,白有财带着仆人周福上山,周福在前面拿着大棒连敲带喊,惊起一堆鸟兽,白有财拈弓搭箭乱射一气,啥也没射中。这时,林子里钻出一个人,这人白有财认识,是山那边村里的一个猎户,张二哥。
  
  张二哥生气地说:“打猎没这么干的,净在这儿瞎捣乱!我到手的野猪又被惊跑了,这几天全家的吃食让你给搅黄了。”
  
  白有财冷笑一声:“张二哥,怎么说话呢?皮又痒痒了?”说着,白有财让周福去揍张二哥。张二哥全家饿了好几天,他肚子里全是气,抡圆了胳膊,几下子就把白有财和周福打得找不着北。
  
  白有财和周福狼狈逃窜,白有财一边跑一边回头叫骂道:“这个仇我一定要报,你给我等着!”
  
  周福捂着嘴倒抽着凉气说:“老爷,河沙山上有个道观,里面住着一个老道士,你不如去求求他,让他教你个一招两式的,说不定就能永远制住张二哥了。”
  
  白有财闻言同意,带着周福上了河沙山道观。白有财一进门就跪倒在老道的蒲团跟前,假惺惺地哭道:“道长啊,我生来身单体薄,净受人欺负,特别是猎户张二哥,见我一次打我一次。你行行好,教我些本事,好让我不受欺负!”
  
  老道打量了白有财好一会儿,点点头,说:“我看你的确瘦弱,这样,我给你一样宝贝,吃了之后,保你身强体壮……”老道一边说,一边拿起旁边的一个坛子,用拂尘一扫,变出一条一尺长的鲤鱼,鲤鱼“扑啦啦”乱跳,跳到白有财的手里去了。白有财赶紧接住,递给周福,周福用指头勾住了鱼嘴。
  
  老道关照道:“回去后将鲤鱼煮熟吃下,要注意……”
  
  白有财没听完,兴奋地站起来,打断道:“谢谢道长,在下赶紧回去试试,告辞!”
  
  白有财和周福赶回家,马上开火做鱼。鱼做好,白有财趁热下肚,除了鱼头,全吃完了。
  
  夜里,白有财感觉浑身发热,辗转了一夜。第二天下床起身,“砰”的一声,他的脑袋直接撞到了房梁上。周福进门,见状惊呼道:“老爷,你怎么长这么高了!”
  
  白有财上下左右看看,自己真的长高、长壮了,身高八尺有余,腰腹、胳膊粗大有力。他试着抓住一只茶壶,稍用力一捏,茶壶就碎了,白有财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周福发现了一个问题:“老爷,你浑身上下哪儿都变大了,就是脑袋没有变,看着太小了!”
  
  白有财抄起铜镜一看,可不是嘛,脑袋怎么没有跟着一起变大呀?宽大的肩膀上,脑袋像个泄了气的皮球,非常难看。
  
  白有财焦急起来,他让周福上道观跑一趟,问老道是怎么回事。
  
  过了好久,周福气喘吁吁地回来,说:“老道告诉我,把鱼头吃了,你的身体就匀称了。”
  
  白有财赶紧找昨天扔到院墙根的鱼头。可鱼头已经被吃光了,旁边有百十只大脑袋蚂蚁,进不了蚂蚁窝,正急得团团转。白有财搓着手说:“鱼头让蚂蚁吃了,你瞧那脑袋,个个跟黑豆似的。周福,拿个罐子来,把大头蚂蚁抓进去,我要把这些蚂蚁给吃了!”
  
  周福抓了大头蚂蚁,送进厨房,用油和面搅和蚂蚁,做出来一张大煎饼。白有财看上面黑花花一片,怪吓人的,一时吃不进嘴,就开门到院子里透透气。
  
  回来一看,白有财顿时傻了眼,见一只大老鼠正在啃煎饼,最后一口刚刚落肚。白有财跳起来,赶紧去追老鼠,老鼠扭头就跑。跑着跑着,老鼠的脑壳就膨胀起来,等要钻鼠洞时,只听“噗”的一声,脑壳卡在了洞口,进不去了。
  
  白有“哈哈”笑了,说:“看你往哪走!”说着话就要去拽老鼠尾巴。手刚伸过去,旁边蹿来一个黑影,老鼠眨眼不见了踪迹。白有财抬头看,是自家黑猫把老鼠叼走了。
  
  白有财说了句:“该死的……咪咪,回来!”他到了院子里,发现黑猫上了树,三下两下把老鼠生吞活剥了。
  
  白有财忙跑过去晃树。只见黑猫脑袋逐渐变大,头重脚轻,站立不稳,一头栽了下来。白有财伸手去接,认定这次十拿九稳。
  
  哪知又节外生枝,一个巨大的黑影突然从眼前掠过,一把抓住黑猫,腾空而去。白有财抬头一看,是一只老鹰,把黑猫给叼走了!
  
  眼看老鹰飞没了影,白有财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半天没说话。
  
  第二天,周福说:“老爷,不要烦恼。小的陪你去河沙山打猎,放松放松!”
  
  白有财听了,提起了精神头儿,两人去了河沙山林。周福仍是一阵扰攘,飞禽走兽顿时乱窜,白有财拈弓搭箭,还真射倒几个。
  
  此时,树林里突然冒出来一颗硕大的脑袋,跟一只三斗大的栲栳差不多。白有财没防备,吓了一大跳,仔细看,竟是猎户张二哥。白有财心说:张二哥也跟老道要鱼吃了?那可不好对付了。
  
  等张二哥走出来,这才看清楚,张二哥除了脑袋大,身体还是原来的大小。因为脑袋太沉,张二哥双手扶着两边的脸颊,“呼哧呼哧”喘着粗气说:“我都得了大脑袋怪病了,你们还捣乱!”
  
  白有财和周福看着张二哥滑稽的样子,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哈哈”大笑一阵,问:“张二哥,你昨天是不是吃了什么?”
  
  张二哥说:“我吃了一个狗獾的脑袋。”
  
  原来,昨天张二哥打猎时,看到天上盘旋着一只大脑袋老鹰,忽高忽低飞不稳当,他一箭给射了下来。老鹰掉进了林子深处,等张二哥找到时,发现老鹰已经被一只狗獾吃掉了。张二哥又是一箭,将狗獾放倒。回到家,他将狗獾皮一剥,把肉煮了。他看狗獾脑袋很大,肉也多,就把身子留给家人,自己把狗獾脑袋啃了。谁知过了一夜,脑袋变成这副模样,走路都不稳当。
  
  白有财鼓掌道:“看到我身上的变化了吗?这大脑袋本来应该是我的。既然你得了去,今天我要把你脑袋拧下来啃了。还我头来!”
  
  说着,白有财张开双臂,气势汹汹地扑了过去。张二哥伸手抵挡,却像碰到铁棍一样,疼得直龇牙,他想了想,双手一收,用自己的脑袋顶住白有财的胸口。白有财往张二哥脑袋上砸了两拳,张二哥却一点儿不疼,脑袋硬得跟铁头似的。张二哥有了信心,随即抱住白有财的脖子,使劲一提,用大脑袋撞向了白有财的小脑袋。“砰”的一声闷响,白有财被撞得头昏眼花,往后踉跄几步,倒在了地上,嘴里嘟囔道:“快去找老道……”
  
  周福拖起白有财要走,张二哥听出了玄机,一把抓住周福,问:“跟老道有什么关系?赶紧说!”
  
  周福无可奈何,只好一五一十地把前因后果说了。
  
  张二哥说:“我和你们一起去。”
  
  于是,张二哥和周福两人连拖带拉,把白有财送到了山上的道观。白有财看到老道,立马“扑通”一声跪下了:“请道长施展法术,把张二哥的脑袋还给我。”
  
  老道笑着点点头,说:“呵呵,你俩是需要换换。”说着,他一摆拂尘,白有财的身子顿时缩了回去,回到了原来瘦小的模样,张二哥的身子却高大强壮起来。
  
  白有财喊道:“错了,错了!”
  
  老道摆摆手,说:“没错。这膀大腰圆的身体对你一个地主来说,没有丝毫作用,但对穷苦人来说却可以用来谋生。张二哥一家从没吃过饱饭,正需要帮一把……”
  
  白有财悻悻地带着周福下山,后来,他再也不去河沙山打猎了。张二哥呢,从此过上了温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