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值得羡慕的“中二”少年

  “中二”就是初中二年级,喻指青少年的狂妄自大、不切实际。倘若一个人以自我为中心、以幻想为半径,给自己画饼,我们就说这个人有一种“中二”式的傻气。
  
  那么,“中二”仅仅是浮夸地犯傻吗?当然不是。在广义上,“中二”是一种热情,形容一个人对事物爱得热烈而夸张。比如《灌篮高手》里的樱木花道,这哥们儿根本不懂篮球,可就是这么一个菜鸟,不断在比自己强的对手面前叫嚣,梦想打进全国总决赛。一开始,人们都觉得他太扯,但越看到后来越感动,特别是对抗山王工高时那个悲壮的救球,让无数“漫迷”热泪盈眶。很多人看这部漫画,都幻想自己也能底线搂球、凌空大帽、战斧劈扣、三分起跳。青春的血液永远沸腾,这种沸腾就是一种“中二”。
  
  “中二”是少年时期特有的浪漫。哪怕是搞笑无厘头的“中二”,也能为青春平添一抹诡异却亮丽的色彩。试想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他不想变帅、变酷、变厉害,而是从容地解出一个二元一次方程、娴熟地擦完玻璃,然后又包了一锅饺子,请问这还像一个少年吗?
  
  “中二”是青少年的天性。这种天性的要求无非两点——追求和表达。纵观日本最流行的漫画和电影,哪一部讲述的不是少男少女对梦想的追求呢?
  
  从《龙珠》到《银魂》,从《混沌武士》到《海贼王》,更不用说《热血高校》了,讲述的都是少年的“疯魔成长史”。
  
  那么,这些作品展现的仅仅是异想天开的故事吗?并不是。在这些作品“中二”的外表下,我们可以看到,青少年拥有更广阔、更有力的话语权。而且这些剧情不仅仅出现在二次元的世界里。在现实中,日本青少年就有这种勇于追求狂想的氛围,他们青春里所谓的“胡闹”是被认可的,而且人们鼓励青少年要敢于尝试,坦然面对失败。
  
  比如,一些体育、音乐类社团的成员,可以直接晋级为国家级选手。索契冬奥会时,很多人被日本的一个美少年“圈粉”。他就是羽生结弦,亚洲首位冬奥会男子单人滑冠军。羽生结弦就是一个典型的热血“中二”少年。他在赛前受伤,头上绑着绷带上场,无数次摔倒又无数次爬起来完成比赛,比赛结束后失声痛哭。
  
  现实中,在日本阪神甲子园球场外有这样一句标语:98%的高中生球员在这里被打败,然后变得更强。
  
  2018年,第100孟募炯鬃釉鞍羟蛄诨渡薪崾烦“平成最后的夏天”。这个夏天最为动人的无疑是输掉了冠军却燃爆了日本的金足农。作为一支半路出家勉强拼凑而成的队伍,金足农杀进决赛与“大魔王”大阪桐荫较量,输了金牌却赢了尊重。那天,天空还出现了一道彩虹。
  
  看过新闻报道的朋友,想必也能感受到那份青春的力量。金足农是否知道自己无法战胜大阪桐荫?我想是知道的。但是在比赛中他们依然坚定地以横扫全日本的心态,战斗到最后。
  
  不仅如此,日本社会还鼓励青少年勇敢表达。在我们的印象中,日本人的性格是非常内敛的,但实际上,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在日本学校里,少年们通常会被引导去勇敢地表达自己。
  
  比如前段时间热播的“屋顶表白大会”。青少年之间互相中意,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那些站上屋顶的孩子所说的话,真挚却不肉麻,喜人而不土气。在本应是“熊孩子”问题爆发的年龄,他们却显得青涩可爱。
  
  如今,很多少年是被催促着长大的,我们的青春不够热烈、不够激昂,不是年轻的生命本该呈现的质朴状态。其实,那些看似不切实际的幻想、不干正事的热情、乌龙百出的犯傻,都是青春的活力,都是时代的召唤。
  
  我非常羡慕那些“中二”少年。我也要大声哭泣,大声欢笑,热情地拥抱我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