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媳妇

  这天,梅姑娘出嫁,唢呐声声嘹亮,鞭炮红屑乱飞,一片喜气洋洋。按本地风俗,新郎得把新娘一口气背上花轿,途中新娘的脚不得落地,寓意是:新娘双脚不落地,鞋子上不沾有娘家一粒土,嫁出去后好好过日子不想家。
  
  在这件大喜事中,最热闹的环节就是新郎背起新娘上花轿,可问题来了:花轿离梅姑娘家相当远,足足有两百米。大家知道,这是轿夫故意使的坏,因为梅姑娘父母不太同意这门亲事,他们嫌新郎小林先生是个教师,瘦得像麻秆。那年月,教师的地位不高,可梅姑娘打小爱看书,就是看上了小林先生,非他不嫁。梅姑娘父母最后虽然同意了,但心里一直有疙瘩。一般轿夫使坏,只要新娘父母家散两包喜烟、撒两包喜糖,他们也就会把花轿挪近的,可梅姑娘的父母只当没看见,存心要整整小林先生。
  
  小林先生没办法,拜别梅姑娘的父母后,一弯腰背起梅姑娘。大伙在一旁一起叫好:“上大花轿喽!做小新娘喽!生胖儿子喽!抱大元宝喽!”
  
  梅姑娘不高也不矮,不胖也不瘦,本来背起她也不算难事,可对小林先生来说就难了,他是个文弱书生,哪干过重活?更何况花轿还那么远!见他吃力的样子,看热闹的小孩拍手喊起来:“小小子哦背媳妇哦,背不动哦哭鼻子哦……”
  
  小林先生听了脸通红,咬牙硬撑着,可只背了一会儿身体就打晃了,那喘气声就像拉风箱一样。梅姑娘听在耳里,疼在心里,俯下头小声问道:“背得动吗?”
  
  小林先生还没回答,小孩们先听到了,起哄更带劲了:“小两口子咬耳朵哦,偷偷摸摸亲个嘴哦……”
  
  众人“哈哈”大笑,梅姑娘大窘,小林先生本就已经体力不支,现在心一慌,再也撑不住,“扑通”一声,两人双双跌倒在地。
  
  现场顿时炸开了锅,那股热闹劲就像过年唱大戏一样,坏小子们更是兴奋得直拍手,一个劲地扯起嗓子叫:“小小子哦背媳妇哦,猴急猴急屁股墩儿,带走娘家一堆土啊,往后天天往娘家奔哦……”
  
  这事从此就成了梅姑娘的心结,只要她回娘家,小姐妹们必拿这事打趣,好在他们夫妻两人你疼我爱的,小日子过得还算红火。
  
  时间飞快,一晃梅姑娘都成梅姨了。这天,一个姐妹家的儿子结婚,梅姨带着林先生回娘家出人情份子。一帮当年的姐妹都带了老公,聚齐了说说笑笑地往村东首走,办喜事的就在那边。
  
  正走着,一条小溪拦住了去路,林先生要绕路,他知道上游有座木桥,却被大伙拦住了,他们互相挤挤眼,其中一个说:“不许绕路,咱再来个背媳妇好不好?”
  
  大家哄然答应,正是初夏时节,水也不冷,男人们个个嘻嘻哈哈地卷起裤腿,背起媳妇下了水,其中一个朝林先生嚷道:“我说,你不会还背不动媳妇吧?”
  
  这么多年过去了,林先生依旧是麻秆一根。他看看妻子,妻子的身材也依旧跟当年一样,不胖也不瘦,不高也不矮。他顿时自信起来,弯下腰说:“媳妇,上!”
  
  梅姨很担心:“你能行吗?”
  
  林先生一脸豪气,说:“这么点宽的小溪我会过不去?你也太小看你男人了。”
  
  梅姨只好趴到林先生的背上,心里在想,这是他第二次背自己,第一次他背自己时心里小鹿乱撞的感觉又回来了……
  
  当林先生咬牙背起梅姨,摇摇晃晃地走到小溪中间时,已到河对岸的姐妹们一起喊了起来:“小小子哦背媳妇哦,猴急猴急屁股墩儿……”林先生一听,当年当众出丑的一幕又浮现在眼前,心里顿时一慌,脚下恰好又踩着了一块滑溜溜的鹅卵石,“扑通”一声,两口子一起摔倒在小溪里。
  
  第二次背媳妇又失败了,这么一来,梅姨的心结成了死扣,怕是再也解不开了。
  
  再一眨眼,梅姨成了梅奶奶,林先生也退休了,成了林老先生。梅奶奶常跟一帮老姐妹感叹:“我这辈子啊虽说平淡,但也知足了,唯一不足的就是老头子让我摔了两次跤,不甘啊不甘!”老姐妹们一听,乐得茶水都喷出来了。
  
  这天,林老先生正坐在院子里看报,忽听得屋内一阵声响,他急忙跑进屋一看,梅奶奶倒在地上一脸痛苦。不知过了多久,梅奶奶才醒来,发现自己已躺在医院里。
  
  见梅奶奶醒来,围在病床边的一帮老姐妹抹着泪水叫嚷开了:“小梅子,你活生生要吓死个人!低血糖怎么一点不注意?幸亏你来医院来得快,不然就晚啦!”
  
  梅奶奶颤巍巍地问道:“是谁送我来医院的?”
  
  姐妹们齐声说:“你家老头子呗!”梅奶奶一惊,一个姐妹又说:“我们正在街上闲聊呢,忽然见你家老^子背着你跑过来,跑得那个快哦,他白面老书生都憋成红脸大关公了,我们谁都追不上,就看着他一口气把你背进了医院。”
  
  梅奶奶瞪大眼睛:“真的假的?他能一口气把我背进医院?”
  
  众姐妹又说:“千真万确、如假包换!一路上都不带歇的!”
  
  原来,梅奶奶这天中午没怎么吃东西,血糖过低晕倒了。林老先生见状,担心梅奶奶遭遇不测,也顾不上她身材已不如当年、发福不少,而自己则比年轻时更瘦弱,只一心想着赶紧将她送到医院……
  
  梅奶奶急忙问:“他人呢?”
  
  众姐妹撇撇嘴,往两边一让,梅奶奶就看到相邻病床上躺着一个人,正是她的“白头翁”林老先生,笑嘻嘻的,打着点滴,脚脖子上还缠着绷带。一个姐妹说:“你家老头子跑得太快,不小心把脚崴了,可就是这样他还是挺了过来,好在事不大,休养两天就好了。”
  
  这时,梅奶奶突然哭了起来,说:“你终于成功背我一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