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的稿费单

  教室里传来朗朗的读书声,李老师正在认真带读,一个少年缓缓举起了手。李老师停下来,问:“蓝艺佳同学,有什么事情?”少年站起来,低着头说:“老师,屋顶滴水了。”

  李老师这才发现,外面不知道啥时候下起了雨。

  这所偏僻的山区小学,一直过着屋外下雨屋里滴水的教学生活。李老师刚来时,也大为吃惊,这里实在是太贫困了,缺水、缺电,很多孩子甚至连书本都没有。

  那时,她的未婚夫突然离世,心灰意冷的她决定留在这里。如今一年过去,她爱上了这个美丽淳朴的地方,也习惯了这里的一切。

  她马上拿出那个专用的旧脸盆接水,并指挥同学们移到旁边,美其名曰“往两边撤退”。同学们对此也是司空见惯,轻车熟路就移好了位置——其实只不过是把屁股下的砖头挪一挪罢了,要知道,桌椅也是紧缺的。

  下课时分,李老师刚回到办公室,教导主任就走了过来,热情地说:“李老师,你们班上出了一个小名人啊。不愧是高材生教出来的爱徒,不错不错。”说着,递过来一张取款通知单,是省里一家著名杂志社寄来的稿费,收款人一栏写着:蓝艺佳。

  蓝同学是班上最困难的一名同学,他的父亲在一次工地事故中去世了,黑心的老板以其操作不当为由随便给了点丧葬费了事。后来,母亲也走了,他跟着年迈的奶奶生活。这孩子很懂事,放学了经常去帮人家捡煤球贴补家用。因为没钱交学费,起初他只能偷偷地站在门外偷听老师上课。李老师发现后,向校长申请后,让他进来一起学习。

  李老师看了看取款通知单,汇款金额上面写着350元。这可不是小数目,她高兴极了,兴冲冲跑到教室找到蓝艺佳,把单子递到他面前,拍拍他的肩膀说:“蓝同学,你真棒。平常你刻苦用功,现在果然有了好成绩。老师为你骄傲!”班里一下子炸开了锅,大家议论纷纷,都为他感到高兴。

  蓝艺佳吃惊地接过单子看了看,在李老师赞许的眼神和周围同学羡慕的目光中,他低下了头,说:“老师,这不是我的。”

  “可是,这上面写着你的名字呀。”李老师不解地问。

  蓝艺佳诚实回答:“我没有投稿,不知道是不是寄错了。”

  李老师想了想,说:“蓝同学,不管怎么样,你是个诚实的好孩子。这样吧,老师给杂志社打电话确认一下。”

  李老师照着上面的电话联系上了杂志社的负责人,那边答复说:“确认过了,上面的姓名、地址确实是这个,没有寄错。”李老师更纳闷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李老师还是把汇款单交给了蓝艺佳,说:“杂志社说没有寄错。虽然现在情况还不清楚,但是,你还是可以放心地收下。”

  “老师,不是我的东西我不要。”蓝艺佳坚决地说。

  “那就当作是帮老师先保管,好吗?”李老师微笑道。

  蓝艺佳想了想,说:“那好吧,李老师,我不会弄丢的。”

  一周后的一天,放学后,教导主任又来到李老师办公室,兴高采烈地说:“小李啊,你们班又有一位同学的作品上报了。”说完,扬了扬手里的取款通知单。李老师接过来一看,这是另外一个杂志社寄来的300元稿费,收款人是他们班的班长王琳。李老师很高兴,她寻思着,难不成王琳受到上周稿费单的鼓励,主动投稿了?

  她拿着汇款单前往王琳家,迫不及待地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王琳正在小路上挑水往家赶,李老师不由分说地接过她的担子,说:“看你,小小年纪,腰都被压弯了。老师帮你挑。”王琳推脱不过,只好说:“谢谢李老师!”

  两人一进家门,王琳生病的母亲慢慢从床上爬下,内疚地说:“李老师,我对不起这孩子。我这腿瘸了,她爸又在外头打工……”每每说起这些事,王琳的母亲都忍不住落下眼泪。为了让她们母女俩高兴一回,李老师拿出取款通知单:“琳琳这孩子有出息,杂志社汇款来了。”王琳看了看单子,很是诧异:“老师,我并没有投稿啊!”三人顿时蒙了。

  接下来,奇怪的事情接连发生,班上陆陆续续有同学收到取款通知单,金额从300元到500元不等,大多来自不同的杂志社。短短两个月,全班16个学生都收到了稿费单。

  消息传开后,全校都沸腾了。其他班的老师和学生都亲切地称他们班为“作家班”。校长也感叹地说:“以前我们学校最穷的一个班现在变成了作家班,我很欣慰。李老师从城市来到我们这个贫困山区小学支教,给我们的孩子带来了春天啊。”

  但李老师和班上的同学都十分茫然,这些雪片般飞来的稿费单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事情没有弄清楚,孩子们没有一个人去领钱,大家继续认真上课。

  后来,李老师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一位大学同学。那位同学也是个文学爱好者,他听完后给她出主意说:“你可以问杂志社要投稿人的电子邮箱,直接与这位神秘投稿人联系,真相便能解开。”她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好主意啊,我怎么没想到!”

  于是,她给杂志社一一打电话,收集投稿人的电子邮箱。最后发现,这个投稿人用的是同一个邮箱,也就是说,给16个孩子汇钱的是同一个人!她激动万分,给这位神秘人士写了一封邮件:“不知道您是谁,也不知道您为何每次都写错收款地址和收款人,祝安好!”末了,还附上一张孩子们的集体照。

  不久她就收到了回音。邮件如此写道:“我在报纸上不经意看到你的支教事迹,看到孩子们的生活如此艰苦,想帮助他们,又没有太多的钱财。我仅有一支烂笔头,于是,我断断续续写了十几篇文章投到杂志社,收款人写的是孩子们的名字,希望对他们有所帮助。”落款是:齐然。

  李老师在班会上念了将这封信。全班沉默了,孩子们偷偷抹着眼泪。校长知道后,亲自出面把这位神秘人齐然请到了学校。齐然给孩子们带来了笔和作业本,与孩子们一起上课、玩耍,一起拍大合照。阳光下的他们,笑容灿烂而美好。

  几年后,孩子们都上了初中。有一天,李老师挺着大肚子在阳台上浇花,齐然兴奋地跑过来,亲了亲她的额头说:“亲爱的,你看这是什么。”他打开信封,里面跳出一封信,几张照片映入眼帘。孩子们各自双手举着取款通知单,笑容灿烂。他们在信里说,自己写的作品真的上报了,其中还有不少人成为了报社小记者。看完信,两人相视一笑,齐齐望向窗外,杨柳依依,鸟语花香,春天真的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