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万模刀

  技校毕业后,学机床的我居然没有找到工作。热门专业遇冷了,怎么办?

  在人才市场上,到处可以看到“两年以上工作经验”的字样,当务之急,我要找个厂子,先就业,攒些经验再说。大厂进不去,我就找小厂,寻寻觅觅找了好几天,终于找到了一家。

  厂长看了看我,皱眉说:“刚从学校毕业出来啊?你这样的得有个师父带着你做,所以这工资嘛……”我连忙说:“工资我要求不高。我一定珍惜机会,好好干活儿。”

  厂长说工资每月1500元,过了学徒期后,每月2800元,学徒期为半年。这比我预想的要好得多,我高兴地答应了。然后,我就见到了师父。

  师父姓陈,他好像不太待见我,让我做的工作,都是技术含量非常低,却又苦又累的那种。比如搬运钢锭,一个不大的钢锭,就有一百多斤。钢锭是规则的圆形,我图省事,就将钢锭放在地上滚着走,陈师傅看到了,大吼一声:“谁让你滚了?咱这地是水泥的,钢锭滚过去,表面不就被破坏了?”

  我小声说:“破坏了也不碍事,反正我们的铣床还要磨一遍的。”陈师傅咋咋呼呼地说:“啥?要磨一遍?这个规格的要做大号产品,磨一遍你知道要损耗多少不?”

  厂长路过,听了两句,也劈头训起我来。训了我一通后,厂长脸色又缓和下来,说:“陈师傅,小唐初出茅庐,啥都要学习,你多担待点儿,有啥过错就指出来,他将来出师了,你做师父的也有脸面。小唐,你今天把陈师傅气得不轻,晚上请陈师傅喝两杯,道个歉……”

  晚上我请陈师傅到厂门口的小饭馆里喝酒时,不住地跟他道歉,谁知陈师傅却说:“不是你的问题,是我的问题……”

  我吃惊地看着他。陈师傅又喝了几杯酒,然后坦诚地说,他根本不愿意带我这个徒弟,一来他带徒弟,工资不会涨一分钱;二来,这段时间家里出了点事儿,他心烦意乱的,没有心情带徒弟。

  “所以,我才让你搬钢锭。我觉得像你这种90后小孩,吃不得苦,受不得委屈,没准吃不住劲儿就自己走了,没想到你居然干了这么久……”陈师傅苦笑着说。

  陈师傅怀疑我跟厂长有啥特殊关系,他那么训我,就是想让厂长听见,到时厂长一生气说不定就让我走了。没想到厂长还挺看重我,虽然批评了我,但又打了圆场。我自己请陈师傅喝酒,他不一定来,但厂长说了,他就必须得来。

  我忙说:“我跟厂长没啥特殊关系啊!我记得求职那天,我在厂长面前只说了一番自己坎坷的求职经历,然后又说爸妈都是普通工人,我若就不了业,他们会急死的……”陈师傅惊讶地问:“然后呢?”

  “然后厂长感叹说,我有个儿子跟你年纪差不多,你都出来赚钱了,他还在高中跟女同学谈恋爱呢……”

  陈师傅想了想,呵呵笑了。我诚恳地表示:“师父,像这种搬钢锭的事,以后你让我咋干我就咋干,绝不偷奸耍滑了。我想跟你学技术,我要跟你一样做个高级蓝领,每月拿高薪,让我爸妈放心……”

  陈师傅仰头把一口酒干了:“行了,小唐,敞亮话说了,咱以后就不藏着掖着了,好好干吧。”

  之后,我知道了陈师傅的烦心事儿。他有一个女儿,今年大学毕业,考公务员失利,考事业单位也没成功。女儿在家心情不好,总说招聘有黑幕,搞得陈师傅很郁闷……

  我跟陈师傅说:“师父,你每月八千多,比公务员工资高多了。我将来的目标,就是成为你这样的高手。凭自己的双手吃饭,最安心舒适!”陈师傅笑了,他拍拍我的肩膀,没说什么。

  陈师傅终于开始教我比较核心的内容了。我们这家厂只做外贸单,厂里的机床是清一色的德国精密机械。虽然自动化程度比较高,但关键器件的操作,还得高级技工才行。

  陈师傅教了我很多东西,由于我有在学校学习的基础,学起来就比较快。有一次厂长来车间查看,看到我操作下的一个成品件,很是满意,表扬了陈师傅一番。

  我高兴地说:“师父,你不是想跟厂长提加薪的事吗,你给厂里培养出一个熟手,厂长肯定会答应给你加薪的。”陈师傅笑着说:“再说吧……”

  当天晚上,有一批活儿要赶。这是芬兰的一个客户要的货,精度非常高。我跟师父轮换着操作,凌晨时,我们俩都太疲倦了。轮我上时,我错误地使用了一个数据,结果,“劈啪”两声,在一旁小憩的师父触电似的跳起来,摁断了电源……

  幸亏师父反应及时,机床没有损坏,但是,已经作用的三把模刀开口了。一把模刀要一万块钱,三把就是三万块啊!

  我跟师父面面相觑,师父想了想,小声说:“报正常损耗吧……咱刚换下的模刀还能用几天,对付几天后,咱们再去仓库领新的,这三把模刀,没人会知道的。”

  我迟疑地问:“这行吗?说谎恐怕不太好吧!”陈师傅说:“不说谎那三万块是要咱们赔的啊,你才挣多少钱?”

  一晚上,我都在纠结这件事。第二天,厂长来了,看了我的操作情况,又表扬我大有长进。我很感动,觉得厂长特别看重我,我不能欺瞒他,于是跟他讲了由于自己操作不当造成新模刀报废的事情。

  “我已经做好被开除的准备了!”我低头说。

  陈师傅在一旁叹息一声。

  下午,厂里贴出一张通告,我看后脑袋轰然一响:陈师傅被开除了!理由是他违规操作,造成厂里重大损失……

  怎么会这样?明明是我的错啊!我跑去找陈师傅,陈师傅已经收拾好了东西,神色黯然。我站在门口,不知道说什么。他叹口气说:“厂长让我带你时,我就知道他想换掉我了。我年纪大了,你还不到20,眼神好,精力旺,还便宜,替代我最合适。”

  我明白了。厂长期盼我们出错,然后开了陈师傅。陈师傅一人要八千,他给我涨一倍的薪水,也不过四千块……

  “师父,是我害了你。”我哭着说。陈师傅摇摇头,说:“说谎是不对的。小唐,你是对的。还有,你说的有技术什么都不怕的话,我听后很宽慰,这一段时间我都睡得很香。我出去后一定能再找到工作,无非是工资降点儿……”

  我送他离开。他临上车时,忽然从包里抽出一个长长的砂纸包,说:“送给你了,留个念想吧。”

  车走了,我打开砂纸包,里面包裹着三把精致的模刀,价值三万的模刀,让师父离开的模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