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味路菜

  冯明开着东风天龙大卡车,回到了古樟县的家。冯明感觉自己太失败了,跑了一个月的运输,只赚到了三千块钱!要知道,他光买车就花了二十八万!
  
  冯解放就住在冯家的对街,他见冯明回来了,便主动过来问侄子的收入情况。冯明打肿脸充胖子,道:“我跑一个月赚了三万块!”
  
  冯解放干了一辈子司机,他瞄了一眼近乎崭新的卡车轮胎,说:“跑了不到五千公里,能赚三万块,你小子挺牛的!”
  
  冯明顿时臊得满脸通红。事到如今,他只得实话实说:“我只赚了三千……二叔,您当了一辈子司机,技术高超,经验丰富,看在我爹死得早的份上,您帮帮我吧!”
  
  冯解放同意帮冯明,但他要求冯明对他说的话要绝对服从。
  
  三天后,冯解放抱着一个坛子来到冯家,对冯明喊道:“走吧,咱们爷俩先去槐县!”
  
  冯明看着他抱着的坛子,诧异地问:“二叔,你出门怎么还带着个累赘?”冯解放一瞪眼睛,说:“这才不是累赘,这叫路菜,是我顿顿离不了的好东西!”
  
  接着,冯解放让侄子开车来到县城的配货站,拉了一千块钱的小货,直奔八百里外的槐县。一千块钱跑槐县,纯属两个字——白玩!
  
  槐县县城外面的山区有大片的槐树林,公路两旁的树林中聚集着大量的养蜂人。冯解放让冯明在槐县的县城里卸完货,他亲自打着方向盘,然后将天龙大卡车,停在了槐花最密的槐树沟。
  
  冯明纳闷地问道:“二叔,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你停车干啥?”冯解放说:“你下去好好将车检修一下,有大活儿等着我们!”
  
  冯明下去检修天龙大卡车,冯解放则直奔一家养蜂大户的帐篷而去。帐篷里的养蜂人名叫黄三,黄三两口子养了三百多箱蜜蜂。
  
  冯解放向黄三买了几斤蜜,接着便和对方唠起了家常。这时,从旁边帐篷传来一阵回锅肉的香味。
  
  冯解放连声说道:“你婆姨炒的回锅肉好香,要是再加点我老冯的路菜,那就更香了!”
  
  黄三迫不及待地说:“你有路菜?赶快拿来,炒到里面,咱们一起吃!”
  
  冯解放立刻从车上将路菜坛子抱了过来。黄三的婆姨取出一些酸辣鲜香的路菜,切碎放到了回锅肉当中。炒好后,那味道简直让人鲜掉舌头。
  
  冯解放和黄三边吃边聊,最后,他从衣兜里摸出了一个小盐袋,说:“黄老弟,我怎么感觉最近这几天,槐县要下大雨?”
  
  养蜂的人最怕下雨。一下雨,蜜蜂根本没法采蜜,不仅严重影响蜂蜜的产量,而且潮湿还会让采蜜的蜜蜂成批死去……黄三从收音机的天气预报里,已经知道槐县在未来三天内,要有一场降雨,但这场雨究竟有多大,时间有多长,天气预报却无法准确地告诉他。
  
  冯解放将潮乎乎的盐袋打开,将里面的盐粒丢到了黄三帐篷外的火灶中,燃烧发出的爆裂声沉闷而低哑——这就说明,未来的降雨不大,可是会持续一周左右。
  
  黄三找来另外两位养蜂人一商量,决定合伙雇冯解放叔侄二人的车去一千里外的清凉山,那里的山区因为天气凉,槐树花开得晚,现在赶过去,正好赶上采蜜的好时间。
  
  叔侄二人用大卡车将几百个蜂箱运到清凉山后,三家养蜂人一共给了冯明6000块的运费。冯解放却说拉蜂箱子轻巧,非要少收500块不可。冯解放正帮黄三卸车时,黄三的手机响了,是槐县养蜂的同行打来的,槐县果然下起了连绵的细雨,而且不知道啥时候能停!
  
  叔侄二人收费低廉,服务到位,经过黄三的介绍,那些被困在槐县的养蜂人都愿意雇他们的车。叔侄二人立刻赶回了槐县。他们不分昼夜,接连赶运了七八趟蜂箱,一下就赚了几万块。
  
  冯明一个劲儿地对冯解放竖大拇指,说:“二叔,您说,接下来咱们准备干啥?”冯解放说:“去一千里外的绵阳运麦!”
  
  清凉山区的麦子质量不错,因为位置偏僻,所以价钱比绵阳的小麦低一点。叔侄二人收一车麦子运到绵阳,那差价也就刚刚够卡车跑这段路的油钱,这运麦的生意,纯属白玩。
  
  冯解放听完冯明的疑问,胡子一翘,道:“哪有那么多废话,听我的,包你赚钱!”
  
  冯明开始在清凉山区收麦,而冯解放买来萝卜、辣椒和豇豆等上好的路菜原料,一一晾干后,又加进他的路菜坛子中。
  
  三天后,一车麦收齐,叔侄二人开车直奔绵阳而去。绵阳地区面粉厂林立,冯解放让冯明开车,直奔最大的西川面粉厂。
  
  冯解放找到了面粉厂的刘厂长,刘厂长看着他运来的麦子,为难地说:“冯师傅,这麦子好是好,但我能给的价钱却不高!”
  
  “不让我们赔本就成!”冯解放从车上取下了他的路菜坛子说,“我们边吃边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