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祸的马肠

  老刘头爱吃干煸马肠。他儿子刘焕章是县交通局的副局长,每次回老家都要给他带点马肠。
  
  老刘头住的村子距县城三十公里,最近刚通了公共汽车。公汽公司来人安站牌时,村民都以为站牌会安在村子正中间,可站牌却安在了老刘头所在的村东头。村民们知道这是刘副局长为了方便他爹,所以虽然有意见,却不敢多说。
  
  从此,老刘头隔三岔五就坐公汽到县城的鸿运马肉馆去享口福。这天,马肉馆的老板为了巴结刘副局长,便派伙计给老刘头送了些马肠来。那伙计来时,老刘头正好不在家,他便放在了门口,并给老刘头打电话说了这事。谁知,老刘头回来时,却发现马肠不见了。
  
  老刘头急忙给儿子打电话,让他快找公安局的熟人来破案。刘副局长安慰爸爸说:“丢了点马肠,也不值得报案呀,算了吧!”老刘头又说:“这个站牌安在我家门前,人来人往都从我这儿过,容易遭贼,还是把站牌挪走吧!”
  
  还没等刘副局长下令,老刘头就在村中说了要挪站牌这事。村西头有一伙贩运鸡蛋的小贩早就对站牌安在村东头有意见,于是就把站牌挪到了村西头。
  
  时间不长,刘副局长被提为正局长,有了专车。从此以后,老刘头连公汽都很少坐了,每隔一段时间,刘局长就派司机来接他进城解馋。不过好景不长,半年以后,县里对公车私用管得严了,刘局长的车再不敢来接老刘头了。
  
  这下老刘头不得不继续坐公交,他嫌站牌太远,于是又找儿子,说想把站牌挪回来。刘局长说:“这点小事就不用我说话了,你找人直接挪回来就可以了!”
  
  于是,老刘头就打着公汽公司的旗号,找了几个人去挪站牌。贩运鸡蛋的小贩中有一个叫二愣子的,上前阻止说:“原来让挪走的是你,现在让挪回去的也是你,这站牌是你们家的呀?”
  
  老刘头有个侄子也不是善茬,他上去就和二愣子打了起来,结果把二愣子头打破了,鲜血直流。
  
  看热闹的群众大为不满,打电话报了警。警察来查明情况后,说:“站牌怎么挪,我们管不着,但打人不行!”于是把老刘头的侄子抓了起来。
  
  这事惊动了公汽公司的赵经理,他急忙赶到村里。他告诉村民,最初站牌就是安在村东头,现在还得挪回去,谁要敢阻拦,就报警抓他。
  
  一个小时后,来了一台工程车,车上下来七八个工人,动手要挖站牌,不一会儿,就把站牌用车运到了村东头老刘头家门前。
  
  眨眼工夫,坑挖好了,站牌也立起来了。几个工人刚要往坑里填用水泥拌好的沙石时,人群中突然蹿出一个老汉。这人姓孙,他纵身跳进坑里,大声说:“住手,我是村治保主任,乡人大代表,你们非要把站牌立在这儿,就把我也埋了吧!”
  
  工人急忙打电话请示赵经理,赵经理想了想,对工人说:“这站牌先不立了,到底立在哪儿,以后再说,咱们撤!”
  
  第二天,几个贩运鸡蛋的商贩一商量,又把站牌挪回了村西头。但是,他们没想到的是,公交车来了后,竟然停在了老刘头的家门前,并说是按照领导的指示办事。几个商贩听了,只能干生气。
  
  这天,治保主任老孙来到县政府,反映了站牌的问题。县领导找到刘局长,要求立即解决。公汽公司最后采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将站牌立在了村中央。
  
  村民的心顺了,贩运鸡蛋的小贩也觉得合理了,老刘头却郁闷了。他一气之下,便很少去县城吃干煸马肠了。
  
  刘局长得知情况后,又偷偷派专车来接父亲去县城吃马肠。不巧,车子坏在村里了,正巧被纪检委的暗访人员撞着了。
  
  当晚,县电视台便将刘局长违纪的问题曝了光。刘局长受到处分,降职到县气象局当副局长。
  
  这可把老刘头窝囊坏了,病了二十多天,打了一个星期的吊瓶。
  
  春节放假,刘局长带着马肠回来看望爸爸,老刘头说:“儿子,我今后不吃干煸马肠了,一提这四个字,我就反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