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无编外

  凌晨时分,太平洋某岛国石油大亨古利特的独子巴哈杜尔,刚从酒吧喝完酒出来,便发现不远处七八个喝醉了的年轻人,正在戏弄一位美丽的姑娘。
  
  血气方刚的巴哈杜尔大喝一声,走上前护在姑娘前面。这群年轻人被吼声吓了一跳,待发现对方只有一人时,气焰又嚣张起来。那群人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钢管等凶器一拥而上。
  
  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还要保护身后的姑娘,巴哈杜尔在击倒几人的同时,身上也被匕首划了几道口子。就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又有一个见义勇为者加入了搏斗,携手巴哈杜尔共同对付这群“饿狼”。
  
  此人身手也是了得,二人联手很快便把这群“饿狼”打翻在地。结束搏斗后,巴哈杜尔正想感谢帮他的人,对方却根本没给他机会,径直走到停靠在一边的“哈雷”摩托旁,启动后绝尘而去。
  
  这本是一件很简单的见义勇为事件,可因为巴哈杜尔没有把握好力度,直接造成一死三重伤。虽然法官认定死者违法在前,巴哈杜尔只是防卫过当,但还是让古利特交了一笔不菲的保释金。
  
  通过此事,古利特认识到巴哈杜尔年轻气盛,此次侥幸过关,但下次就没这么幸运了,当兵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于是,古利特找到他的老友——国防部长斯瑞斯塔。
  
  没有多余的客套,一见面,古利特便开口道:“亲爱的老友,今年的飞行员培训班马上就要开学了吧?”“你问这干吗,不会是想以公司的名字,为这届培训班冠名吧?”斯瑞斯塔打趣道。
  
  古利特摇摇头道:“是这样,我的儿子巴哈杜尔,他一直都向往着飞向蓝天……”
  
  听完古利特的话,斯瑞斯塔笑了:“这届学员的招募,全程都由总统阁下亲自监督,别说贵公子,就是我的儿子艾克拜尔,他也是通过层层选拔才成为学员的。”
  
  古利特没有就此放弃:“我当然不会让老友为难,军校不是有委培生吗,只要我儿子能进飞行学院,就算是委培生也没关系的。”
  
  委培生不仅入校前得缴纳一笔不菲的赞助费,入校后还没有军籍。飞行学院的招生固然严格,但对于这种没有军籍的委培生,斯瑞斯塔还是能作主的。
  
  斯瑞斯塔感觉古利特不像是在说笑,便点了点头:“好,希望在开学典礼上可以见到贵公子。”
  
  斯瑞斯塔起身伸出手,古利特也起身握住了他的手,道了声谢。
  
  飞行学院开学后,巴哈杜尔在寝室里竟遇到了那晚出手相助又不辞而别的年轻人,交谈得知他叫艾克拜尔——国防部长的公子。
  
  开学第一课,教官便告知学员,学院实行4年制教育,每期30%以上的淘汰率。
  
  为了不被淘汰,学员们都忘我地学习、训练。当然,还是有一人例外,此人便是巴哈杜尔,他就像个局外人般。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学院第一学期期中测试,巴哈杜尔竟然考了全院第三。
  
  正规渠道招生的多数学员,竟然不如一个编外生,这叫人情何以堪!很快有消息传出,巴哈杜尔是因为事先得到了试题。
  
  消息愈演愈烈,终于有一天,十几名学员把巴哈杜尔堵在了操场,要他就作弊事件作出解释。而巴哈杜尔自认问心无愧,拒绝作出任何解释。巴哈杜尔的态度彻底激怒了围堵的学员,眼看一场激战无法避免。就在这时,有个人站出来道:“我相信巴哈杜尔,他没有作弊,完全是凭本事考进前五的。”说话的是艾克拜尔。
  
  很快,便有人接话道:“我们知道你是司令的儿子,但你也不能以权势来要求我们相信你的话!”
  
  事态已完全失控,校方不得已出面调解,最终决定为巴哈杜尔单独加试一场。考试完毕,巴哈杜尔所有成绩皆为A。所有不服气的学员就此闭口。
  
  现代战争讲究的是协同作战,军人之间要求绝对的相互信任。而此次“考试风波”暴露出,这届学员之间存在互不信任的陋习,如延伸至战场将会产生致命的危险。
  
  于是,斯瑞斯塔以此为由报请总统批准,为这批学员安排一次反恐演习。为了凸显演习的真实性,他把演习场地安排在古利特所执掌的大型炼油厂。当然,这是以巴哈杜尔的军籍为交换条件的。
  
  随着演习日期的临近,整个飞行学院的气氛也变得紧张起来。这天,艾克拜尔有事去国防部找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