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子请来的救兵

  杨大海是个商人,为了租赁一块地,他找到了掌管审批手续的孙乡长。一阵寒暄后,杨大海试探性地邀请孙乡长吃个饭。孙乡长二话没说,痛快地答应了。晚上,杨大海、孙乡长和乡里几个头头,浩浩荡荡地杀进了当地一家酒店。酒足饭饱后,一行人又KTV、桑拿房、按摩院……痛快潇洒了一夜。临了,杨大海往孙乡长的车上搬了几箱名烟名酒。孙乡长打着酒嗝说:“杨……杨老板,你会做人,够意思,不过那块地,还得其他领导点头……”
  
  杨大海当即会意,第二天又准备了一个大红包,再次来到孙乡长的办公室。两人说了几句话,杨大海正准备掏红包,突然,门外闯进一个乡下妇女,进门就拉住孙乡长,哭号着:“冤枉啊!”孙乡长吓了一跳,皱起眉头,问旁边的工作人员:“这是怎么回事?”
  
  工作人员告诉孙乡长,这个乡下妇女叫周阿花,是大牛村的农民。一年前,大牛村的村主任牛大眼跟一家化工企业合作,在村里开了一家化工厂,由于污染太严重,遭到了很多村民的反对。
  
  为了全村人的未来,周阿花的丈夫带头上访,状告牛大眼和化工厂。牛大眼得知后大怒,暗地里雇了几个亡命之徒,用车把周阿花的丈夫撞成了残废,还伪造成车祸事故。为了给丈夫讨回公道,周阿花到乡派出所状告牛大眼,谁料,派出所告诉她,她丈夫出的是交通事故,不归他们管。周阿花见派出所不管,就跑来了乡长办公室。
  
  孙乡长听完,不耐烦地对周阿花说:“派出所都不管,你找我干啥?”周阿花说:“你是乡长,你要是不管,我就不走了。”说完,竟然躺在了地上。孙乡长没办法,“刷刷”写了一张纸条,塞给周阿花,让她拿去给派出所的人。
  
  周阿花不识字,千恩万谢地走了。杨大海却看到纸条上写着:把这个女人关起来,送到精神病院,看她还敢不敢到处乱告。
  
  打发走周阿花,孙乡长又打电话叫来牛大眼,狠狠骂了他一顿,让他管好自己的村民,以后别给他找麻烦。牛大眼点头哈腰道:“我明白了,姐夫。”
  
  送走了小舅子牛大眼,孙乡长这才笑呵呵地对杨大海说:“杨老板,让你见笑了,这些刁民,真是太胡闹了。”杨大海赶紧把红包拿出来,塞到孙乡长的手里:“一点小意思,请孙乡长笑纳。”孙乡长嘴上推辞,脸上却笑开了花:“下不为例啊,关于审批手续的事,你放心好了,过几天就给你办。”
  
  几天后,杨大海拿着手续来找孙乡长盖章,谁料,转了几圈也没找到孙乡长。他问一个认识的办事员:“孙乡长呢?”办事员说:“受伤了,在住院。”
  
  原来几天前,孙乡长在一家农家庄园参加宴会,席间,孙乡长出来撒尿,突然看到树上拴着几只招揽客人的猴子。孙乡长也是喝多了,一时手贱,捡了块石头丢向猴子。一只小猴被打得“吱吱”乱叫,旁边的大猴恼了,竟然挣脱绳子,扑向孙乡长,把孙乡长挠得满脸血痕。回去后,孙乡长的伤口竟然感染了,一下子病倒,住进了医院。杨大海听完,哭笑不得,看来孙乡长不出院,这审批手续算是没戏了。
  
  这天,杨大海去乡政府办事,刚进大门,就见孙乡长拿着一把大扫帚,在院子里扫树叶。杨大海赶紧下车,跑上来嘘寒问暖:“孙乡长,你出院了?”
  
  孙乡长直起身子,一脸茫然地看着杨大海:“你是哪位?”
  
  杨大海鼻子差点气歪了,只好努力挤出笑脸:“孙乡长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杨大海呀。”
  
  “杨大海?”孙乡长拍着脑袋,“你找我什么事?”
  
  杨大海心说:你装什么糊涂?我找你有啥事,还不是审批手续的事。谁知,孙乡长一听,却一脸严肃地说:“那片土地审批,需要乡里慎重考虑,仔细研究。”
  
  杨大海心里那个气呀!只好又从怀里掏出个红包,往孙乡长手里塞:“一点小意思,请孙乡长笑纳。”。没想到孙乡长就像蝎子咬了手心,猛一抽手,脸色大变:“你干吗?你这是公然贿赂!”杨大海被唬愣了,忍不住说:“孙乡长,你……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我就是这个态度!”说完,他气呼呼地回了办公室。杨大海以为孙乡长嫌钱少,只好三两步跟进办公室,赔笑说:“我这次出门匆忙,的确没带多少钱,明天我一定补上。”
  
  “你这是对我的侮辱!”孙乡长更生气了,他拉开抽屉,取出上一次杨大海给的红包,“我猜这些钱也是你送的吧?你把它们全部拿走,想从我这里走后门,门都没有!”说着把红包丢给了杨大海。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闯进一个年迈的阿婆。阿婆一进门,就“扑通”跪倒,高声喊:“乡长大人,为我作主申冤啊。”说着痛哭起来。孙乡长慌忙搀扶起阿婆:“大娘,你有啥委屈,尽管告诉我。”阿婆说,她住在大牛村,儿子举报村主任牛大眼和化工厂狼狈为奸,污染环境,祸害村民,结果被牛大眼雇人撞成了残废,她的儿媳周阿花为了替丈夫申冤,到处上告,却被抓进了精神病院,至今生死不明。
  
  旁边的杨大海心想:阿婆啊,你来错地方了,那个牛大眼是孙乡长的小舅子,周阿花就是孙乡长写条子抓起来的,你来这里喊冤,不是与虎谋皮吗。
  
  谁料孙乡长一听,却一拍桌子:“岂有此理!大娘你别着急,这事我替你作主。”说完,他立即打电话给乡派出所,让他们马上把周阿花放了。不久,周阿花被警车送到了孙乡长的办公室,婆媳相见,相拥而泣。接着,孙乡长雷厉风行,严令乡派出所,立即对牛大眼雇凶伤人一事立案调查。然后他又叫来乡环保部门,让他们严查化工厂污染环境之事,如果属实,立即关闭工厂。环保部门的人小心提醒他:“孙乡长,化工厂这事,是不是应该先向县里打个招呼?”孙乡长一瞪眼:“事关老百姓的生命安危,一刻也不能耽误,县里如果问罪,一切由我承担。”
  
  这时,电话铃响了,孙乡长接起来,那头是牛大眼的声音:“姐夫,你救救我吧,警察要调查我雇凶伤人的事。”孙乡长厉声说:“别叫我姐夫,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我虽然是乡长,也不能徇私舞弊!”说完,重重撂下了电话。
  
  这一切把杨大海看傻了,正不知如何是好时,孙乡长对他说:“你的事如果走正规渠道,按规矩向乡里提交租赁土地的申请材料,只要合法,你不用行贿一毛钱,我也给你审批。如果你想走歪门邪道,抱歉,在我这里行不通。”
  
  杨大海一头雾水地回到家,立即按照正规手续,打报告、写申请、递材料……第二天,他拿着一大摞申请材料,再次找到孙乡长。
  
  没想到这次孙乡长的性情再次大变,一见到杨大海,就热情地握手:“杨老板,好久不见,最近在哪里发财啊?”杨大海一愣,但马上又满脸堆笑:“昨天是我考虑不周,这不,我按照您的指示,准备好了全部手续材料,请您过目。”说着把那摞材料放在了桌上。可是,孙乡长连瞧都没瞧那些材料,就笑着说:“咱们是老熟人,还搞这些套路干啥。”说完,竟然拿出公章“啪啪”在材料上盖了章。
  
  杨大海又惊又喜又疑惑:“孙乡长,您不……审审材料,研究研究,考虑考虑?”
  
  “不用了,我信不过别人,还能信不过老弟你呀。”孙乡长哈哈一笑,接着小声说,“杨老板,听说最近新开了一家野味酒楼,味道不错……”
  
  杨大海当然明白孙乡长的意思,立即邀请孙乡长晚上去那家酒楼吃饭。走出孙乡长的门,杨大海听到身后孙乡长拨了个电话,冲里面的人大叫:“什么?谁把我小舅子牛大眼抓起来的?他还想不想干了?马上放人……”
  
  杨大海彻底蒙了,这孙乡长怎么一会儿铁面无私,一会儿以权谋私呢?为了弄清其中奥秘,他找到一个认识的乡办事员,没想到办事员一听却笑了:“没啥奥妙,因为你昨天见到的那个‘孙乡长’,不是孙乡长本人。”
  
  原来孙乡长有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孪生兄弟,两年前因为车祸,脑子被撞傻了,有时会偷跑到孙乡长的办公室假装他。最近因为孙乡长被猴子挠伤住院,孙乡长的傻兄弟就瞅准时机,又过了一把乡长瘾。
  
  杨大海恍然大悟,可他又有些不明白:“为啥一个傻子装当官的装得那么像呢?”办事员说:“可能是他看电视剧看多了呗。”
  
  走出来,杨大海赶紧给那家新开的酒楼打电话,订了个豪华包间,预备晚上宴请孙乡长。他突然想起了什么,赶紧又问了句:“你们酒店里没养猴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