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会的羊群

  “羊群开会”的奇闻背后,是牛郎织女约会的心酸……
  
  小宝的娘去世后,他爹一个人住在老家的土坯房里,养着十几只羊。
  
  小宝想把爹接到城里来,媳妇不同意。这天夜里,小宝梦见爹正领着他在河里摸鱼,一脚没踩稳滑进河里被水冲走了。
  
  他吓得惊叫起来,媳妇被吵醒了,将手摸到小宝头上,湿淋淋的一片,都是汗。
  
  此后,小宝三天两头从梦中惊醒,总是做和爹在一起的噩梦,每次都是大汗淋漓。
  
  媳妇心疼小宝,领着小宝去看医生。医生说小宝生理上没病,可能是精神因素。媳妇是个聪明人,知道小宝的病根在爹身上,说:“要不咱们把爹接来吧!”
  
  小宝蹦了起来:“真的吗?”媳妇说是真的,不过要等她出差回来再办这件事。
  
  好不容易等到媳妇出差回来,她却说爹不用来城里了。礼拜天,媳妇塞给小宝两张火车票,让小宝快点收拾,回老家。小宝很纳闷,以前回老家看爹,媳妇总是找理由推托,今天这是怎么了?
  
  小宝纳闷地跟着媳妇回了家。进了家门,小宝都有点不认识了,以前家里乱七八糟、乌烟瘴气的,这次家里却收拾得很整洁。
  
  小宝和爹坐在沙发边,一支烟还没抽完,一个女人端着盘子到了上房,七盆子八碗地将菜摆在餐桌上:“吃,快趁热吃!”女人在围裙上擦擦手,坐在爹的身旁,很亲密的样子。爹说:“小宝,快尝尝,看你李姨的手艺咋样?”说着和李姨对视一眼,很默契的样子。
  
  小宝有盐没醋地吃了那顿饭,媳妇却满脸放光。好不容易找了个和爹单独在一起的时间,小宝问李姨是咋回事,爹笑着说:“傻小子,还看不出来,我和你李姨对上眼了!”
  
  小宝虽然吃惊,但看到李姨利利索索干干净净的,却也安心了一些。媳妇在一旁说:“咋样,这下放心了吧!”
  
  小宝回到家后,再也不做噩梦了,每个礼拜都打电话问爹和李姨的事情咋样了,爹说再考察考察,三拖两拖又过去了一年多。
  
  小宝实在忍不住,想抽时间回去一趟,督促爹把婚事办了。媳妇说爹的事还是让爹自己决定吧!接着就是没完没了地出差。
  
  忽然有一天,媳妇急慌慌地对小宝说:“快去请假,回老家,这次回去一定要把爹接上来!”
  
  接上来?爹不是快结婚了吗?
  
  小宝和媳妇回到家,顿时吃了一惊,家里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爹也苍老了许多。见小宝两口子回来,爹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就坐在院边的大石头上抽闷烟。小宝问:“爹,李姨呢?”爹有气无力地说他们早断了。断了?上个礼拜打电话不是说还好好的吗?
  
  小宝这么一问,爹不言语了,只是闷着头抽烟,眼圈有些红。这时候,小宝的媳妇正端了一簸箕垃圾出来,搭腔说:“断了就断了,以后碰见合适的再找,还是赶快让爹进城里吧!”
  
  咦,奇怪了!媳妇一直把李姨说得像朵花,爹和李姨断了,她怎么一点也不着急?再说怎么又来个360度大转弯,催着让爹进城呢?
  
  小宝只好劝爹想开些。回去的时候,小宝特意给李姨买了一条红围巾,虽然断了,小宝还是把围巾给了爹,说以后有合适的再用。爹叹了口气,说他要去羊圈看看,便晃晃悠悠地走了。
  
  小宝悄悄跟着爹到了羊圈门前,听见爹在说话:“黑耳朵,你不是恋上大头羊了吗,虽然瘸腿羊跟着搅和,但只要你坚持就一定有结果!”然后爹又提到了四蹄黑、老骚胡什么的,屋里都是羊,爹在和谁说话?
  
  小宝听着,眼泪就流下来了,爹太孤独了,他是在和羊群说话呀!
  
  小宝决心接爹进城,爹坚决不同意。于是,他每天等爹放羊走的时候把爹送到村口,估摸爹快回来的时候,又去村口接爹。他想只要坚持,爹一定会同意去城里的。
  
  这天,小宝闲着无聊,到村上转悠,从村西头一直转到村东头,远远地,他看见一个女人从院子里出来抱柴火,脖子上围着一条红围巾。咦,人和围巾咋都那么眼熟?小宝紧走两步赶上去,喊了一声:“喂!”女人一回头,小宝愣住了,那不是李姨吗?
  
  小宝问:“李姨,过得还好吧!”李姨说:“好着呢!”话没说完眼圈泛了红,匆匆进了院子。
  
  晚上,小宝正在吃饭,院门被推开了:“小宝,你给我出来!”
  
  小宝出门,见一个年轻女人一脸怒气地站在院子里。女人把一团东西扔给小宝:“告诉你爹,再不要和我婆婆来往了,今天说要结婚,明天又不结了,这不是耍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