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跟我是朋友

  栗乡村盛产板栗,村民们大多靠种植板栗树、卖板栗为生,孙志清也不例外。
  
  捡拾、采摘回来的板栗,都要放到地窖里保存。昨天深夜下了一场透雨,今天早晨孙志清一起来,看到地窖里积了不少水。他心里一阵庆幸,要不是昨晚及时到地窖里把板栗放到高处,板栗肯定要被水泡了。庆幸完,孙志清心里又产生了一丝担心:二大爷的板栗会不会被水浸了呢?
  
  孙志清的二大爷是个老光棍,一个人住,70多岁了,身子骨倒还硬朗,但也耳聋眼花了。孙志清赶到二大爷家一看,发现二大爷正在院子里把板栗铺开晾晒呢。
  
  “得,看来是真浸水了!”孙志清连连叹气,赶紧过去给二大爷帮忙。
  
  两天后,孙志清又去二大爷家溜达了一趟,发现二大爷愁眉不展,连忙问二大爷怎么了。二大爷说,他刚才去镇上卖板栗,这水浸过的板栗,收板栗的人只给三块钱一斤的价。
  
  正常的板栗,是八块钱一斤。被水泡过的板栗,因为容易发霉变质,收上来只能尽快销往附近省市,因此价钱低了很多。孙志清心里早有预感,但也没想到会低这么多。二大爷孤苦伶仃,就靠卖些板栗、养几头猪过活。想到这儿,孙志清心里酸酸的。
  
  “我去给你卖吧,看看能不能卖高一点儿!”孙志清贴到二大爷耳边大声说。
  
  “你?你卖也是那个价啊!”二大爷说。
  
  孙志清说道:“镇上收板栗的李老板跟我是朋友,说不定我去他会高价收了!”
  
  李老板是外地来的大客商,镇上最大的板栗收购点就归他所有,但人家不光是收购这个镇的板栗,在别的地方也有好多生意,在镇上只是偶尔露过几次面,其实孙志清压根不认识李老板。
  
  “你咋认识的李老板?”二大爷不大相信地问。
  
  “我年轻那会儿出去打工认识的。”孙志清随便说了个理由,总算把有点儿糊涂的二大爷给骗过去了。
  
  孙志清将板栗搬到手推车上,推着车子去了镇上。在镇上碰见了几个也来卖板栗的同村人。听说孙志清准备将板栗三块钱一斤卖掉时,那些人悄声给孙志清出招:将浸过水的板栗掺在你家没浸水的板栗里,只要掺得比例得当,也能按八块钱的价卖出去。这次雨下得突然,好多家的板栗都被水泡了,他们都是这样卖出去的。
  
  孙志清想了想,摇了摇头说:“这不是坑了人家吗?”
  
  “你管那么多干吗?人家是大老板,亏一点儿又死不了。你孙老板倒真是慈悲啊!”同村人讥笑孙志清顽固。
  
  孙志清没理他们,他将二大爷的板栗三块钱一斤卖到了李老板的收购点,得了四百多块钱。接着,他又回家拿了七百多块钱,然后去了二大爷家。
  
  进门后,孙志清把一千一百多块钱递到二大爷手里:“李老板真够朋友,见是我去了,全按八块收了!”二大爷接过钱,喜笑颜开,一个劲儿地夸孙志清真行。
  
  孙志清正想告辞,村里的另一个老光棍刘保田突然进了门。
  
  “二哥,你那板栗卖出去了?”刘保田关切地问二大爷。
  
  “哈哈,还是我志清侄子有本事,我这板栗全都按八块钱卖出去了!”二大爷笑呵呵地说道。
  
  “哦,浸水的板栗不是三块钱收吗,志清咋能卖八块?”刘保田很不解。
  
  “你不知道,收板栗的老板跟志清是朋友!”二大爷骄傲地说。
  
  刘保田犹豫了一下,对孙志清说:“志清,我那儿有四五十斤板栗,也被水泡了,你能不能也给帮帮忙……”
  
  孙志清一听,脑袋一下大了。没想到好心说了个谎,却招来了意料外的麻烦。
  
  刘保田看孙志清面露难色,就说:“要是不好办,那就算了。”
  
  “志清,你保田叔又不是外人,你既然跟李老板是朋友,就帮帮你保田叔!”二大爷说。
  
  孙志清没有办法,只得笑着说:“那是,保田叔,我去跟李老板说说,也把你的板栗卖了!”说完,孙志清就跟着去了刘保田家,推上刘保田的板栗去了镇上。他依旧按三块钱一斤卖了,接着又倒贴钱,把差价补给了刘保田。
  
  卖完这两次板栗之后,孙志清不仅被媳妇一通埋怨,更成为了栗乡村村民们的笑柄。村民们一来笑孙志清假清高,死脑筋;二来笑孙志清说大话,“李老板跟我是朋友”成了栗乡村新的流行语。
  
  板栗是季节性的产品,9月末,板栗收完,外地来的客商便都走了。有的人见了孙志清便开玩笑:“孙老板,你的好朋友李老板走后给你打电话没?”
  
  “打了,我俩天天联系!”孙志清也渐渐地学会了自嘲。
  
  转眼一年过去,又到了收板栗的季节。没承想,这天,李老板竟然真的来到了栗乡村,跟村民们打听孙志清的家在哪儿。村民们好奇地问李老板找孙志清干啥。李老板笑着说:“哦,也没什么,我跟志清是朋友,找他聊聊。”
  
  李老板的话,把在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整个栗乡村都知道孙志清跟李老板不可能认识,这本是句玩笑话,怎么如今成了现实?
  
  村民们跟着李老板,进了孙志清家的院子。孙志清见到李老板后,问道:“请问,您是?”
  
  李老板上前握了握孙志清的手,说道:“孙志清你好!我姓李,是来收购板栗的商贩,去年我就来过咱们这个镇子。”
  
  孙志清这才恍然,惊讶中又略带慌张地说道:“李老板您好!没想到您竟然认识我……”
  
  李老板笑呵呵地说:“去年深夜下了一场雨,板栗被水泡了的肯定不止一两户,但按三块钱把泡过的板栗卖给我,而不是掺着卖高价的人,却只有你一个。所以去年我就注意到你了,跟人打听了你的名字。”
  
  孙志清挠挠头,笑着说:“这是应该的。泡过的板栗掺在好板栗里容易变质,我怕坑了人!”
  
  李老板又笑笑,说道:“今年过来之后,我又听说你成了‘名人’,才知道,你不仅按三块的价格卖了泡过的板栗,而且还给你的伯父和另一位长辈垫了钱。这说明,你这人不仅实诚,而且孝顺善良。我想跟你这样的人交个朋友,并且,我还想请你当我镇上板栗收购点的负责人,你愿意吗?”
  
  “跟李老板交朋友,我太荣幸了!可当负责人,这真是,我没啥经验……”孙志清又惊喜又慌张,不知该说啥是好。
  
  “经验不重要,学学就有了,重要的,是人品!”李老板伸出双手,紧紧地握住了孙志清的右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