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外局

  王二皮是个街头算命的,靠一张嘴皮子骗饭吃。
  
  这天黄昏,王二皮起身收摊,准备回去找老莫喝酒。老莫早年混迹于赌场,是个老千,可后来被人斩断了手指,妻离子散,只能一个人开个生意冷清的棋牌室,艰难度日。王二皮和老莫都称彼此是唯一的朋友,没事在一块喝酒吹牛。
  
  街头,一个衣衫破旧的中年人向这边走来,面色愁苦,心事重重的样子。按照日常经验,王二皮觉得此人可能有戏,于是重又摊开算命的塑料纸,戴上墨镜,坐稳了身形,像一个钓者,等鱼上钩。
  
  中年人走近,王二皮冲他招了招手,煞有介事地说:“这位先生,我看您面色发灰,印堂发黑,肯定是遇上了什么不顺心的事。”中年人像被看穿了心事一般,停下了脚步,但继而又自嘲似的摇了摇头,准备离去。
  
  王二皮赶紧上前,一把拉住了中年人:“您先别急着走,等我帮您算上一卦再走不迟,算不准不要钱。算准了,就可以帮你渡过这个难关了。”
  
  中年人挠了挠头,索性蹲了下来:“那好,你帮我算算我儿子的前程。”
  
  王二皮让中年人报了他儿子的生辰八字,知道了中年人姓赵,儿子今年18岁后,便装模作样地掐指算了一会儿,说:“按卦象算,你儿子聪明异常,是天上文曲星下凡,日后必将飞黄腾达,只是日前遇到了一些困难,如果不处理好,就会影响他的前途了。”
  
  王二皮一边说一边观察中年人的反应,中年人果然频频点头。他急不可耐地问道:“那怎么才能帮我儿子渡过这个难关呢?”王二皮又掐了掐指,装作为难的样子:“哎呀,天机不可轻易泄露……”
  
  老赵犹豫了片刻,终于开了窍,瑟缩地从衣服的内兜里掏出一个布包,小心地打开。那个破布包里,有厚厚的一沓钞票,目测至少有五千块钱。王二皮心中一喜,谁知老赵却哆嗦着从这沓钱的中间抽出一张可怜的零钞,递给了王二皮。
  
  王二皮并没有接钱,而是将钱挡了回去。老赵疑惑地看着王二皮,又犹疑地加了一张,说:“就这么多了,再多我也不能给了。就这些,我还没凑够呢!”
  
  王二皮仍将钱挡了回去,哈哈一笑:“当然不是嫌少,我刚才只是试试你的诚心。看得出你是个心诚之人,也罢,为了帮你,我再问问天上的神仙。”
  
  王二皮说完,微闭着双眼,在心里打起了算盘:这个老赵,绝对是个小气鬼,想要从他这儿多骗些钱,只能换一招了。想到这里,王二皮微微睁开了双眼,说道:“我刚才问过太上老君了,你要想平安渡劫,只有走偏门了。”
  
  老赵一拍大腿:“可是……这偏门怎么走?”王二皮皱着眉:“你的财神在正东,你从这儿往东三里地,在河边有个棋牌室。你先吃过晚饭,再到那儿去,应该可以找到你想要的东西。”
  
  老赵像是明白了一样点了点头,眉头也舒展了不少:“谢谢大仙指点!”老赵一走,王二皮一刻也没有耽误,立刻抄近路向老莫的棋牌室奔去。棋牌室晚上没生意,除了老莫,一个人也没有。王二皮迅速摘下墨镜,换了一身老莫的衣服,又戴上一顶鸭舌帽,立刻像变了人似的。老莫奇怪地看着王二皮,问他要干什么。
  
  王二皮兴奋地说,他接了一桩大生意,请老莫帮个忙。老莫一问,才明白王二皮是让他设个局,在棋牌室把一个向他算命的人的钱全赢走。老莫伸出断指无奈地说道:“二皮,我现在干的是正当工作,早不干那坑人的事儿了。”
  
  王二皮却志得意满:“放心,这人是外地人,这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到时候,赚得好处咱俩平分!再说,你现在不也需要钱吗?这一年的抚养费,你还没存够数呢,又要交了吧?”
  
  老莫离婚后,儿子还没成年,一直还交着抚养费呢。他想了想,说道:“好吧,仅此一回,下不为例。”说完从保险柜里取了六千块钱,和王二皮每人分了三千做赌本。然后,两人坐在一张空桌前,拿出了钱,假装在赌钱。过了不一会儿,老赵果然探头探脑地进了棋牌室。老莫叼着烟,客气地说了声:“来了?坐!”
  
  老赵依言坐下,看着两人打牌。一局结束,王二皮憋着嗓子说道:“哎呀,两个人玩太没意思了,你要加入一个吗?”
  
  老赵有些局促:“成吗?”
  
  老莫答应着:“成!”
  
  就这样,三个人玩起了斗地主。老赵果然是个新手,打起牌来,很生疏,也很紧张,根本没注意到王二皮就是那个算命先生。但牌逢生手,总是老赵一个人赢。不一会儿,老赵就赢了好几百块,激动得脸都烧红了,老莫暗暗地冲王二皮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