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存在的声音

  一种敲打东西的声音透过墙壁,惊醒了牛大妈,时断时续,仿佛还夹杂着女人的尖叫。牛大妈吓得摸出枕头下的速效救心丸吞下,把牛大爷推醒,让他瞧瞧怎么回事。
  
  牛大爷爬起来仔细听了半天,却什么也没听到。
  
  牛大妈和牛大爷住在一片旧楼区。老两口都已退休,牛大爷一直负责小区卫生工作,兼种花草,牛大妈负责家务。两人没有子女,牛大妈本来就有严重的心脏病,牛大爷这两年心脏也不好,都经不住折腾。牛大爷催老伴赶紧睡觉,牛大妈确定自己没听错,第二天坚决去找住在对门的民警小宋。小宋是管区派出所的户籍警,还没成家,一个人住。他笑着告诉牛大妈附近太平得很,这几天都没有出过事。
  
  送走了将信将疑的牛大妈,小宋也没当回事。谁知第二天天快亮的时候,牛大爷拼命敲他家的门,喊着:“快来人,你大妈不行了!”等小宋帮忙打电话,喊来救护车,牛大妈已经停止了呼吸。
  
  小宋永远也忘不了牛大妈睁大眼睛的恐怖表情,他反复询问牛大爷,牛大爷也只知道老伴半夜里一声大叫就不行了,再也讲不出别的。尸检结果显示,牛大妈是心脏病发作猝死。
  
  小宋觉得牛大妈的死因太可疑了,可是只凭牛大妈前一天说过的话,实在算不上什么证据。小宋只好向派出所的潘所长报告,潘所长是个老民警,经验丰富,凭直觉认为确有蹊跷,嘱咐小宋暗中留意。
  
  当天晚上,小宋翻来覆去难以入眠,正在他半梦半醒之际,忽然听到很轻微的响声。小宋一个激灵,睡意全无,响声虽小,却清清楚楚,仿佛是有人在敲打什么东西。小宋侧耳倾听,其中仿佛伴随着尖厉的呼叫。
  
  小宋浑身汗毛倒竖,呼叫声骤然大起来,伴随“砰砰”的敲门声,小宋爬起来,从猫眼往外看,被牛大爷表情扭曲的脸吓了一跳,赶紧打开门。牛大爷直接扑倒进来,脸色铁青,呼吸微弱,小宋慌忙拨打120急救电话,可还没等救护车赶到,牛大爷就已经气绝身亡。
  
  尸检结果依然是心脏病猝发。接连两天牛家老两口横死,居民楼里弥漫着恐慌气氛,大家纷纷传言牛家招了恶鬼。潘所长想起小宋昨天的怀疑,重视起此事,一边向上级汇报,一边嘱咐小宋继续留意。
  
  谁知道几天之后的一个早上,小宋没有来上班,打电话也无人接听,第三天也没来,他失踪了!
  
  这下事情闹大了,市刑警队出动了刑警,潘所长把自己掌握的情况一一说出,陪着刑侦科的警察全程调查。小宋住处没有外人闯入的迹象,但是很凌乱,连被子都没叠,说明他走的时候非常匆忙。
  
  小宋家在外地,没有女朋友。潘所长和他家人联系后得知,小宋这几天没往家里打过电话,家里对他的情况也是茫然不知。刑警又搜查了对门的牛家,牛家没有亲属,后事都是社区帮着处理的,屋里面陈设简单,没有贵重财产。牛家二老以前都是工人,社会关系非常简单,过往与他人并没有恩怨纠纷。
  
  刑警无法证实小宋的失踪与牛大爷夫妇去世有关联,线索至此完全中断。一天,两天,一连过去五天,案情还是没有进展。
  
  这天下班吃过晚饭,潘所长转悠到小宋家楼下,在小区里转了几个来回,决定去小宋家里看看。
  
  潘所长在小宋的房间里仔细检查了两个小时,没有新发现,此时已经接近晚上10点钟,看着空荡荡的房间,想起小宋讲过关于奇怪声音的事,潘所长打了个寒战。或许这是揭开小宋失踪之谜的机会,潘所长想着,给家里打了电话,谎称值夜班,决定整夜留守。
  
  关了灯,潘所长坐在沙发上守候。长夜漫漫,安静得厉害,到了接近2点钟的时候,他隐隐约约听到响动,马上条件反射似的跳了起来,真的有声音!
  
  很微弱,但是很清晰,仿佛有节奏地敲打东西,潘所长心脏狂跳,他定了定神,追寻声音的来源,好像来自地下。
  
  潘所长根据时断时续的声音,最终找到了厨房,水槽下面有一根锯断的铁管。小区的楼房经历过自来水系统改造,旧水管全部报废,残留在墙体内,声音正是从旧水管里发出来的。
  
  潘所长把耳朵贴在铁管上,敲击的声音时断时续。他这下来了精神,如果牛家和小宋住所都能听到声音,说明声音的来源不会太远。但住户的地面都没有任何问题,真要有人被困,入口也应该在别处。
  
  跑到楼房外,夜色黑漆漆的,没一处亮灯的地方,潘所长四处环顾,瞥见楼下有一间库房。
  
  库房属于小区物业,用来堆放杂物,平时根本没人注意。潘所长来到库房门口,铁门锈迹斑斑,不知道多久没人打开过了。他用电筒照着,看了许久后,伸手转动门把手,门没有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