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我收到的母亲节礼物

  猜猜我有多勰
  
  有一年母亲节前几周,得意和洋相成天贼兮兮地,没事就凑一起嘀嘀咕咕,还老撺掇我和有剩出去,说他们有重要事情商量。
  
  后来有一天,这俩孩子总算完工了,实在憋不住想要炫耀,跟我说他们做了一个特别特别棒的母亲节礼物。
  
  我一听他们这么早就把礼物准备好了,开心得不得了:娃见我开心,愈发开心得意。就在双方都越来越开心的过程中,我慢慢了解了这个礼物到底是啥。
  
  这俩孩子拍了一个小短片,得意负责编、导、摄像,洋相是演员,短片内容是:我死了,洋相在家里睹物思人,默默思念我……
  
  嗯……蛮好,不是所有人都能有机会看到自己的追悼会……
  
  我还没反应过来到底该摆啥表情呢,俩娃已经自顾自进入互夸模式:得意盛赞弟弟演技好,哭得跟真的似的;洋相谦虚地表示都是姐姐编得好,让他觉得妈妈真的没了。
  
  行,每天吵架的两个人办个追悼会居然能培养出这么深厚的姐弟感情,我也算瞑目了。
  
  有剩还嫌我的追悼会不够热闹,义愤填膺地跟着闹事:“我呢?我呢?你们的片子里没想过要安排爸爸的戏份?”
  
  俩孩子面面相觑,有些尴尬。
  
  我生怕娃们愧疚之下在父亲节再做个哀悼爹的短片(那可就父母双亡了,多惨),赶紧安慰有剩:“我都死了,你一定在忙着相亲,所以短片里没你很正常嘛。”
  
  这厮一想也是,遂露出欣慰且期待的笑容……
  
  床上早餐
  
  其实我一直不理解为啥母亲节的传统节目是让妈妈在床上吃早餐,是为了让当妈的提前体会生活不能自理的感觉吗?
  
  我就享受过—次母亲节豪华床上早餐,还差点儿被饿死。
  
  大概是前年吧,有剩突发奇想,决定节日当天带俩娃给我做一顿早饭。
  
  那个周日我早上8点醒的,醒了之后喜滋滋地一手电脑一手手机,躺在床上来回刷。刷到9点饿得不行,既担心这爷仨眼高手低,做个复杂难吃的我克化不动,又担心厨房被他们糟蹋得收拾不出来,于是起身去厨房叮嘱:“煎个蛋就挺好,妈妈最喜欢早饭吃煎鸡蛋了。”
  
  厨房一片乌烟瘴气,仨人一起轰我,连声说:“知道了,知道了,你回去吧。”
  
  于是我饿着肚子回屋接着上网。9点半,我饿得眼花,颤颤巍巍扶墙下地,想着去厨房拿瓶酸奶垫垫肚子,结果还没摸着冰箱门就被撵了回来。
  
  有剩一脸埋怨地表示:“你就忍忍嘛,孩子这么辛苦地给你做饭,你现在吃饱了多不合适!”
  
  你居然担心一个快要饿死的人喝口酸奶就饱了?你才喝口酸奶续个命就饱了!
  
  当然这话我没说出口,不用看皇历也知道,母亲节不宜发脾气。我忍气吞声再次爬回床上,问天问地问自己,平日里到底做了多少不得人心的事,导致母亲节当天要受这份罪。
  
  熬到10点,我已经准备啃床单了,爷仨欢天喜地地把早餐端来,我瞬间热泪盈眶。
  
  知道为什么床上早餐是母亲节礼物的首选吗?因为看见当妈的嗷嗷待哺、喜极而泣的样子,实在是太有成就感了!
  
  迟到的锤子
  
  漫威超级英雄系列里,我最爱的是雷神和蜘蛛侠。喜欢蜘蛛侠是因为喜欢剧情和他的“人设”:喜欢雷神则完完全全是因为他长得帅,尤其是第一部,我看了三遍,真的特别喜欢这样高高大大、笑容灿烂的男孩子。每次雷神Thor一出场,我就忍不住搂着我那土豆一样的儿子说:“我们洋相将来就是这样的!又高又帅!”
  
  洋相不能理解他老娘一颗少女般花痴的心,便用他远低于实际年龄的情商把我的喜欢给理解歪了——他以为我喜欢那把锤子。
  
  当然他这么理解也是有历史原因的。
  
  洋相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语文老师布置了一个任务:每周孩子要给父母写一封信,可以是任何内容;父母收到后要回复一封信,也可以是任何内容。
  
  本以为是一个很枯燥的作业,没想到我和洋相玩得很开心,每周他写三四页,我写三四页,天南海北,各种话题。
  
  有一封信里,他问我如果有超能力想做什么。我回信说我想做个supermom(超级妈妈),脚下踩着两个吸尘器,在房间里走一圈地就干净了:手里有个可以自动伸缩的抹布,多远的灰都能擦到;耳朵能收听千里之外的声音,不管洋相在哪里说我的坏话,我都能听见;还能预知未来,在他干坏事之前就抓住他……
  
  洋相很喜欢这封信,在学校读得乐不可支,回家还拉着我又读了一遍。
  
  那学期结束后,我俩的通信还持续了很久,直到他有了自己的电子邮箱,开始跟小朋友们互相发邮件,便不再稀罕给我写信了。但每次给我写卡片或留言,还经常是以“Dearsupermom’’开头。
  
  所以,在洋相心目中,我大概是很想当超级英雄的。其实,当了他们的妈,我早就是超级英雄了。
  
  不管怎样,四月时,洋相跟他爹说要给我做个锤子,一个只有我才能拿动的锤子。
  
  其实运用的是电磁铁的工作原理。先用三维打印机做个锤子,里面放一块铁片,然后洋相自己设计并焊接一套带微处理器的电路板,连在—块超强电磁铁上。一按遥控器,电磁铁通电启动,锤子被牢牢地吸在板子上,谁都拿不动:等我上去拿时,他会悄悄摁下手里的遥控器,关掉电路,锤子自然被我轻松拿起。
  
  有剩转述儿子的话:“每次妈妈的朋友来家里,妈妈就让人家拿这个锤子,别人都拿不动,等妈妈上去一拿,轻松拿起来!别人会觉得妈妈很有力气!”
  
  嗯,大家一定会惊呼:“哎呀,奋斗,你这些年真是没白吃那么多饭啊!”
  
  虽然觉得好笑,但我还是很期待人生中第一把属于自己的锤子。我甚至很“鸡贼”地想,收到锤子之后最好再接个编程课的广告,把洋相做锤子的过程写成软文。晒娃还能赚钱,多爽!
  
  结果左等右等,母亲节只等来一张洋相自制的卡片。我有些失望,问洋相:“妈妈听爸爸说你本来要给我做一个锤子的?”
  
  洋相有些不好意思:“其实都快做好了,可是姐姐说那个锤子好傻,只有小孩子才喜欢,我又没有时间做别的了,只好送你一张卡片……”
  
  我:“怎么会啊!妈妈最喜欢锤子了!”
  
  洋相不信:“真的?”
  
  我:“当然是真的。你看啊,第一,妈妈喜欢Thor;第二,喜欢拿你编程做的东西出去显摆:最后,我还有点儿喜欢你……三样加一起,妈妈当然会喜欢这个礼物。”
  
  小家伙很开心,欢天喜地地向我保证,给他两周时间,送我一把超级锤子。
  
  电影里Thor有一把锤子,一把只有他能拿起来的锤子,因为他是雷神,theone。
  
  我也有一把这样的锤子,因为在我儿子眼里我是supermom,theonly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