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0000次拯救

  一个冬天的清晨,我所在的派出所接报一起居民自缢的警情。当我和同事气喘吁吁地赶到事发现场时,出事的男主人已被女主人和邻居抱下平放在地板上,他的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紫红色瘀痕。邻居跪在地上给他做人工呼吸,六神无主的女主人瘫坐在地上哭哭啼啼。我蹲下来摸了一下出事男人的脉搏,根本没有起伏,体温也低于正常人。看样子凶多吉少,但我没有勇气说出口。
  
  很快,急救医生也赶到了,他举起手电照了—下男主人的眼睛,瞳孔发散,对光照毫无反应。医生刚摇了—下头,女主人就死死地拽住了医生的手臂,歇斯底里地哀求他救命。因樵菔蔽薹ㄈ范ㄊ亲陨被故撬保铝粝吕幢;は殖。液团魅舜掖腋啪然こ祷に湍兄魅说揭皆骸
  
  尽管如此,随车的急救医生一路上还是分秒必争,持续进行胸外心脏按压,呼吸机辅助呼吸。等送进急救中心,时间已过去了30分钟,依旧没有奇迹发生。原则上,抢救病人超过这个时限,如果心跳、呼吸都还未恢复,医生就可以宣布抢救失败,停止抢救工作。
  
  既然继续抢救毫无意义,医生就完全可以这样做。可是,女主人、他的女儿和两个姐姐齐刷刷地跪在急救室外号啕大哭,如果就这样直截了当地告诉她们结果,谁也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
  
  急救室里,几位急救医生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轮换着做胸外心脏按压。滴水成冰的寒冬,他们个个忙得汗流浃背,头发湿漉漉地黏在一起。急救室外,医护人员围着家属,跟她们讲人世间生死无常的道理,争取尽快让她们缓过劲儿来。
  
  过了一个多小时,女主人逐渐回过神来,看着忙成一团的医护人员,终于接受了男主人身亡的事实,提出结束抢救,红着眼睛向医护人员鞠躬致谢。
  
  以标准的心肺复苏操作要求每分钟至少按压100次的频率计算,前后长达1小时40分钟的抢救,急救医生累计为男主人胸外心脏按压约10000次。
  
  目睹了整个抢救过程,我问急救中心主任:“明知不可行,为什么还要这样做?”他很坦然地告诉我:“我们没法起死回生,但是可以抚慰生者,每一次按压,就是对生者的一次拯救。你也看到了,抢救没有医学上的意义,却可以帮助一个濒临崩溃的家庭,好让她们平稳地回到现实。这种情况下,我们也没法做得更多,但是对于生者而言,是完全值得去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