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完整也是一种完整

  是荣格说过吧,“我们每个人毕生的使命,都是把自己整合起来”。
  
  就这一句话,已使我构思出了半部《碎木偶历险记》——一个支离破碎的木偶上路寻找自己遗失的每一处:在哪里弄丢了脑子,为了什么失去了温柔的心,谁的威逼利诱使他不再有肩胛……
  
  可是,我没真动笔。
  
  因为一个朋友说:“你这故事和柏拉图说的‘爱情就是寻找另一个自我’有何区别?唯一区别就是柏拉图之恋比较忠贞,而你这是见一个爱一个。”
  
  还有一个原因是:金庸的江湖群侠,天涯看山,何等壮阔;《绿野仙踪》的多萝西上路是为了回家,是永恒的主题;希腊神话里的赫拉克勒斯走一路,打一路怪,男儿有志。而我这个“碎木偶”处处只着眼于自己的缺失,念念不忘的全是“我少了这个”“我丢了那个”,格局未免太小。
  
  满眼泪光,会不会看不到新燕啄春泥?无数小心思盘结成心之蛇屋,哪里还放得下家国天下?
  
  所以,也许我最后会写成这样一个故事:一个残破的木偶,出发去寻找自己。它一路上遇到很多人,做了很多事,一次次找到,一次次失之交臂。未了,为了给冻僵的小女孩一丝温暖,它点燃了历尽艰苦才找到的最后一片残肢…。-做个完整的木偶,也不过是个没有灵魂的木偶;要懂得舍弃小我的悲欢,着眼于更广阔的人与事,乐意给予,才是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也许有人看出来了,我要说的,不是一个没写完的故事,也不是一个原本不存在的木偶,而是说有时候,要接受自己的痛,放下自己的伤,像那些勇敢的前辈一样,用残损的手掌,抚摸@广袤的土地。
  
  收到过这样一封信:“我是一名被收养的孩子,在我上小学时我就知道了。自那以后,我觉得我的生活越来越不幸福。我感觉我的养母不爱我,她总是针对我,让我在家干家务,每天要做很多农活儿,我感觉自己就像个保姆!养母还会挑我的刺,经常在街坊邻居面前说我的不好,她还总是拿我和别人做比较,在她心里,我没有一点儿优点。我不明白,既然她不爱我,为什么还要收养我?我没那么坚强,受了委屈只会掉眼泪,我该怎么办?”
  
  怎么办?先擦干眼泪,然后去学习。不然,还想怎么样?
  
  “母爱缺失”是所有缺失里最让人心痛的一种,因为母亲是一个人的根基,得不到母亲的爱,这个人一生在哪里都没有底气,不被爱的创痛将永远无法愈合。
  
  能不能弥补?能不能挽回?答案很残酷:不能。
  
  但大部分人依然不甘心。
  
  我们都听过“愚孝”这个词。怪异的是,成年之后会对父母倾注全部心力的人,他们的童年往往并不快乐。他们没有得到过父母之爱,所以,恨不能奉献自己的全部来换取。每一次无悔的付出,都是在向父母哭求:“爱我!”
  
  我见过许多这样的人,一生被锁定在不健康的亲子关系中,疏忽了配偶与小孩。他们的每一眼,看的都是那个不爱他们的人,或者说,是那个不被爱的自己。
  
  是时候学学壮士断腕了。像碎木偶一样,看着最后一片残肢在烈火中化为乌有,对自己说:“是的,我不完整,但如果这完整要付出太多代价,那么,我宁愿选择不要。我来世上一遭,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要追求梦想,要实现自我,要走遍万水干山,要组建自己的家庭,要建功立业,要照顾那些真正需要我去照顾的人。”然后毅然起身,走自己该走的路。
  
  不完整也是一种完整,破碎的心也可以跳动。那些不爱你的人,是他们的损失,不是你的。而费尽所有力气去争取他们的爱,就会成为你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