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弄明白不死心

  花园街发生了一桩命案,死者是一个商人,姓熊。接到报案后,刑警队安队长带人赶到现场,经过勘查,嫌疑人的名字浮现在安队长的脑海里——刘老虎。
  
  10年前,一提起刘老虎的名字,在当地可是无人不晓。刘老虎少年时,父母双亡,刘老虎无依无靠,15岁那年,跟着一个化缘的和尚走了。数年后,刘老虎返乡,不但长成了一个壮小伙子,还学了一身功夫。刘老虎因此成了当地的土霸王,还跟黑道上的一帮混混儿拜了把子,平日里一伙人聚众斗殴、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那年警方打黑除恶,刘老虎风闻消息,连夜出逃。由于他功夫了得,警察几次围捕,都被他逃脱。眼看他快逃出警方的布控了,有人为了立功赎罪,揭发了他的行踪,刘老虎被抓住,判了10年刑。在狱中他得知,揭发他的人,正是平日跟他称兄道弟的那帮“兄弟”。
  
  刘老虎怒不可遏,他发下毒誓:等自己出狱,一定要找到出卖自己的人报仇雪恨!
  
  一晃10年过去,刘老虎出狱了。他发现,当年揭发他的那帮人,小日子都过得挺滋润,有的开起了公司,有的做起了生意,这个前呼后拥,那个美女成群……刘老虎恨得咬牙切齿:好哇!老子在大狱里受罪,你们在外面倒快活!
  
  刘老虎决定展开疯狂的报复!
  
  他列了一张杀人名单,上面都是出卖过他的人。第一个被他报复的人,外号“六爷”,从前是刘老虎手下的一个马仔,刘老虎进去后,他混了几年,成了小有名气的黑老大。刘老虎不费吹灰之力,就在一个夜总会找到了六爷。他搞定六爷的几个马仔后,拧断了六爷的脖子。
  
  第二个被报复的人,叫刑大头,当年揭发刘老虎,也有他一份。如今刑大头已经金盆洗手,开了一家超市,成了小老板。刘老虎半夜摸进刑大头的超市,半桶汽油一泼,打火机一点,把超市烧了个一干二净。
  
  警方经过勘查,断定两起案子都是刘老虎所为,立即展开抓捕。可刘老虎的报复计划,早在狱中时就已经精心谋划,加上身手不凡,他一边躲避警方抓捕,一边继续作案。
  
  熊姓商人被害后,刘老虎虽然逃脱,但是他那张杀人名单,却落在了警方手里。警方发现,名单上除了一个人的名字,其他名字都被红笔打上了叉号。很明显,打叉号的人都已经被复仇,剩下的那个人叫冯一山,曾经跟刘老虎是拜把子兄弟,当年第一个揭发刘老虎的人,正是这个“把兄弟”。
  
  安队长以前参与过抓捕刘老虎的行动,跟刘老虎打了多年交道,深知他的为人。刘老虎这人,有仇必报,决不放过一个仇人,而一旦报完仇,他也决不会停留,肯定立即潜逃,到时再想抓他,就成了大海捞针。因此要想顺利抓捕刘老虎,只有跟冯一山合作,利用冯一山做诱饵,钓出刘老虎这条大鱼。
  
  谁知冯一山却拒绝与警方合作。冯一山有他的小算盘:自己混了十几年黑社会,手里有血案,兜里有黑钱,屁股后面跟着几十号兄弟,一旦自己示弱,跟警方合作,被一帮兄弟看不起倒无所谓,他最害怕老底被警察摸清后,自己也难逃法网。
  
  对于冯一山的不肯合作,安队长早有预料,他秘密布置人手,在冯一山四周撒开大网,单等刘老虎出现。谁知,刘老虎狡诈多端,仿佛知晓了警方的动机,竟然销声匿迹了。十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半年过去了……刘老虎毫无动静。
  
  警方这边没有松懈,没想到冯一山那边却出了问题。为了对付刘老虎,冯一山每天身边都跟着七八个手下,这天,一个手下怂恿冯一山出去找点乐子。这半年里,为了防范刘老虎,冯一山大门不出二门不进,连睡觉都睁着一只眼,累得够呛,手下的提议正合他意。于是他乔装一番,甩开了警方的布控,偷偷来到了一个按摩会所。
  
  先是洗浴桑拿,接着按摩火疗,冯一山舒服极了,不知不觉迷迷糊糊睡着了。许久,他被尿憋醒,就提着裤子钻进了厕所。谁知半个小时过去了,按摩小姐不见他出来,感觉不对劲,赶紧通知了冯一山的手下。手下们奔进厕所一瞧,只见冯一山被一根铁丝死死勒住咽喉,早已没了呼吸。
  
  得知冯一山被害的消息,安队长气得直跺脚。这下好了,刘老虎杀了冯一山,所有仇人已被报复,再想把他引出来,就千难万难了。
  
  这天,安队长正在安排人手全城围捕刘老虎,突然,一个年逾古稀的老和尚找上门来:“你们是不是想抓刘老虎?我可以帮忙。”
  
  安队长上下打量着老和尚,半信半疑。老和尚见他不信,便说:“其实刘老虎那一身功夫,都是我教的。”
  
  “什么?”安队长吃惊不小,“你是刘老虎的师父?”
  
  老和尚点头道:“只可惜我当年看走眼,收了一个孽徒啊。”
  
  安队长问老和尚,他有啥办法抓刘老虎。老和尚说:“现在还不能说,但是我有三个要求,只要你能答应,要抓刘老虎易如反掌。”安队长问什么要求。老和尚说,一,警方撤除所有围捕刘老虎的警力;二,派一个神枪手给他;三,这个神枪手要听他的一切指挥,让他打哪儿就打哪儿。
  
  安队长有些犹豫,他对老和尚说:“神枪手好找,我自己就拿过全省射击大赛冠军。听指挥,让打哪儿就打哪儿,这事也不难,你出的主意,当然听你的。但是撤除所有警力……有些困难啊,如果刘老虎跑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