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劝退师

  我是一名“小三劝退师”。我的雇主大多为中年已婚女人,当然,也有男人。但这天,竟有一个70多岁的老先生找上门来。
  
  老人姓杨,精神矍铄,从气质上看,退休前应该任过一官半职。
  
  一落座,杨老先生就开门见山:“我要委托你们对付一个官场中的‘小三’,周期能不能尽量缩短?”我笑了:“您先说说‘小三’是谁?”
  
  杨老先生说:“一个30来岁的漂亮女人。”我有些奇怪:“您的情敌是个女人?”
  
  杨老先生脸一红:“什么呀,不是我,是我女婿!”我恍然大悟,问道:“您女婿是哪位?”
  
  杨老先生道:“市住建局局长张发明。”这个张发明我知道,听说明年市领导班子换届,张发明有望竞选副市长,且呼声很高。这个时候闹离婚,对他可是大为不利。
  
  我面露难色:“我们一般只接受当事人亲自委托,一方面为了保证事件真实性,另一方面也是出于保护当事人双方的隐私考虑。”
  
  杨老先生急忙道:“真实性我敢保证,再说,谁没事拿女儿的婚姻闹着玩啊!”
  
  我想到一个问题:“为什么不是您女儿出面委托呢?”
  
  杨老先生说:“这还不简单,一怕丢人,二怕丢家,只好忍气吞声。40多的人了,孩子都要到国外上大学了,她也要去国外陪读,再闹离婚不现实。”杨老先生叹口气道,“实话跟你说吧,我也当过干部,最清楚两样东西能毁人,一个是钱,一个是色。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前程毁在女人身上。”
  
  我点点头,接下了这个单子。我们正式签了合同,价格5万,时限半年。若在约定时间内未完成项目,则只收取成本费1万。
  
  经过我们团队一段时间的跟踪查访,我们摸清了“张发明情变”的大致情况:小三是个叫涂娟的离异女子,小张发明10岁,人长得勾魂摄魄,张发明被拿下也在情理之中。涂娟没有正式职业,在家没事爱炒炒股玩玩基金什么的。
  
  这样的女人我们见过很多,情感失落,精神空虚,一不留神又误入股市,人生从此便跌入无边苦海。若遇上一个合适的男人,便会像溺水者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死命不放。
  
  这一单,委实不好做。
  
  当我们的人把张发明与老婆恩爱的照片甩到涂娟面前时,她笑了:“他在演戏,我们亲热时,他也会接那女人的电话,想知道他说什么吗?我可以给你们学学……”
  
  无奈,我只有使出杀手锏:移情大法,简单说,就是“用小四击退小三”。
  
  这次对涂娟,我专门安排了一个叫凌志的“高富帅”。我为他设计的背景是:父亲凌荣光是一家大型中外合资企业的老板,他本人是“海龟”,在父亲企业里任高管。为了演得逼真,我们还花高价为凌志租了一辆“宝马”。
  
  我以为即便这样,对于一个动了真情的女人来说,还是要费一番周折的。
  
  谁知不到一个礼拜,凌志就传来喜讯:涂娟上套了。听到消息,我既高兴又感慨,在物质面前,真情又算得了什么呢?
  
  就在这时,杨老先生打来电话询问进度。我告诉他任务已取得突破性进展,他有些不信。
  
  我说:“涂娟才刚开始动摇,您可能看不到明显变化,我相信不出两个月,她一定会与张发明一刀两断,您就坐等好消息吧。”
  
  听我这样说,杨老先生才稍稍放下心。
  
  隔上几天,凌志就给我消息,每次涂娟都有阶段性变化,照这个速度,估计用不了两个月,就跟曾经的“真爱”拜拜了。
  
  两个月后,杨老先生再次打来电话,语气非常着急:“你说过两个月后他们就拉倒,可张发明和我女儿雅丽现在已经开始商量离婚了!”
  
  “啊?”我大吃一惊,“您肯定吗?”
  
  杨老先生说:“那天我无意中看到雅丽在找什么东西,她走后我翻了一下抽屉,少了两本结婚证。”
  
  “您怎么知道少的是结婚证?”我觉得老先生有些故弄玄虚。
  
  杨老先生说:“你是不知道,自从张发明外头有了人,我就天天留意这东西。哪天这结婚证动过了,说明他们的日子就到头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必须马上联系凌志问清楚。我安慰老先生不要着急,待情况落实清楚再联系他。
  
  我拨通凌志的手机,问他是不是和涂娟在一起,他说没有,涂娟有事要办,暂时分开了。我暗叫不好,让凌志火速到办公室来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