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中的眼睛

  李旺是个自由作家,蜗居乡下,过得十分逍遥自在。不过,坐久了容易得病,所以,李旺坚持每天晚上写完文章后,出门散个步,也不走远,就在自家门口的小路上,来回走上半小时。
  
  这天深夜,李旺一边散步,一边戴着耳机听曲儿,刚走了几个来回,突然看见不远处驶来一辆小汽车,车灯一闪一闪的。很快,汽车在路口停下了,有人下了车。之后,邻居彩云家的灯亮了,那人进了门。
  
  咦,这背影有些熟悉啊!李旺略一琢磨,恍然大悟:一定是彩云的老公——柱子偷偷回来了!
  
  这柱子游手好闲,没什么正当职业,半年前,输了几十万,债台高筑,就躲到外地去了。不久前,彩云宣布两人离婚,但邻居们猜测,他们只是假离婚,目的是为了骗债主,这样,彩云就不用还赌债了,柱子在外面躲个三年五载的,这钱也就不了了之了。其间,好几个债主找上门来,彩云每次都拿出离婚证,义正词严地撇清她和柱子的关系,债主们找不到柱子,只好悻悻地走了。眼下这半夜三更的,柱子悄悄回家,果然验证了大家的猜测。
  
  第二天清早,李旺跟老婆说了这件事,老婆提醒道:“你可别多管闲事哦,又不是欠咱们钱,就当没看见!”李旺点了点头说:“我知道!我只是刚巧看见了,和你说说嘛!”
  
  之后,李旺又见过两回柱子在大半夜回家,大清早离开,神不知鬼不觉的。
  
  这天早上,李旺正在路边摘丝瓜,突然,有人递上一根软中华,笑呵呵地说:“兄弟,抽个烟!”李旺抬眼一看,是个光头,胳膊上还有文身,身边停着一辆白色的宝马。
  
  李旺心里有点发怵,结结巴巴地说:“我……我不抽烟,谢谢!”
  
  光头收起香烟,悄声问:“兄弟,打听个事儿,你有没有看见柱子回来过?”说完,他指了指彩云家紧闭的大门。
  
  李旺赶紧摇头道:“这……这个,我没看见!真的没看见!”
  
  光头点点头,掏出一张名片,塞给李旺:“麻烦你,如果看见柱子回来,给我打个电话,我有事找他!”说完,他就开车走了。
  
  李旺再没心思摘丝瓜了,赶紧回了家,将经过说了一遍。老婆瞪了他一眼,说:“赶紧把名片扔了!要是被彩云看见,那还得了?”
  
  李旺暗自庆幸:“幸亏彩云不在家!”说完,他将名片撕成碎片,扔进了垃圾桶。
  
  当天下午,老婆出了门,李旺一个人在家,彩云突然找上门来,阴阳怪气地说:“今天上午,你都跟那个光头讲什么了?”
  
  李旺一紧张,有点结巴:“什……什么也没说呀!他问我看见柱子没,我说没看见!”
  
  彩云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俗话说得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知道,你看见柱子回来了。我警告你,最好别多管闲事,大家井水不犯河水,要不然,我把你的丑事也都抖出来!”
  
  李旺急了:“什么意思?我……我坦坦荡荡,能有什么丑事?”
  
  彩云掩嘴偷笑道:“你以为我没看见吗?你一个大老爷们,干吗偷偷摸摸在大晚上散步?哎呀,说出来简直羞死人!”
  
  顿时,李旺涨红了脸:“你……你都看见什么了?”
  
  彩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你呀,走着走着就开始鬼上身,咿咿呀呀,扭扭捏捏,还耍什么兰花指,简直像个女人。赶明儿,告诉你老婆,看你怎么收场!”
  
  李旺不禁傻眼了。原来,李旺从小喜欢京剧,尤其是梅派。可一个大男人捏着嗓子唱戏,李旺怕别人说闲话,因此从来不敢示人,就连自己的老婆也不知道。每次散步,李旺走得累了,就忍不住跟着手机里的唱段哼起来,情到深处,还摆个身段,谁知,被彩云逮了个正着。
  
  李旺恼羞成怒道:“你……你每天晚上偷窥我干吗?”
  
  彩云斜了他一眼:“神经病,我用得着偷窥吗?忘了告诉你,我在家门口装了一个监控,随时都可以从手机里调看视频……”
  
  李旺匆匆跑出去一看,果然,在彩云家的屋檐下有一个探头,如果不注意,还真难发现。
  
  从那天起,彩云更加目中无人了,因为她很清楚,只有李旺发现柱子回过家,所以,堵住了李旺的嘴,就等于m住了一切。而李旺再也不敢散步了,因为每次走到彩云家门口,他都会下意识地看看那个探头,那个探头仿佛黑夜中的眼睛,让他很不舒服。
  
  过了些日子,李旺刚好看到戏曲频道有个男的在唱《梨花颂》,老婆听得津津有味,还跟着哼。李旺试探着说:“老婆,这段我也会唱,你信不信?”
  
  老婆愣了愣,惊讶地问:“真的?你有小嗓吗?”
  
  李旺点了点头,哼唱了起来:“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
  
  老婆连连赞叹:“还别说,真的有模有样呢!对了,村里马上要举办文艺晚会,要不,你上台表演?”
  
  李旺呆住了:“你……你不怕别人说闲话?”
  
  老婆撇撇嘴说:“怕什么闲话?难道会有人说你娘娘腔?咱儿子都已经上幼儿园了,你还能有什么问题?京剧,那是国粹好不好,不是谁都学得来的!”
  
  “老婆,你真好!”李旺万万没想到,老婆竟完全不在意,既然这样,他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李旺顿时觉得如释重负。
  
  到了文艺晚会那天,李旺穿着便装,随着配乐,唱了这段《梨花颂》。一曲终了,台下掌声雷动。只有一人,面色铁青地坐着,那人自然是彩云,她清楚地知道,手机里的视频,已无法对李旺构成任何威胁了。
  
  文艺晚会后,李旺每晚又开始散步了,他每跨出一步,都劲头十足。以前,李旺一边听戏,一边只是小声地哼哼,声音低到听不见。现在,他终于可以自在地唱出来了。
  
  这天夜里,李旺又看见柱子悄悄开车回家,和往常一样,李旺假装没看见,只顾低着头边走边哼。“梨花开,春带雨,梨花落,春入泥……”李旺正哼得起劲,突然,一辆警车停在了彩云家门口,很快,民警下车,敲响了大门。不一会儿,柱子就垂头丧气地被押走了。
  
  李旺张大了嘴巴,自言自语:“天呐!这次,真的不关我的事!”
  
  第二天一早,老婆兴冲冲地说:“老公,你知不知道,昨晚是谁报的警?”
  
  李旺耸了耸肩:“反正不是我!”
  
  老婆瞪了他一眼:“当然不是你!是……彩云!”
  
  李旺目瞪口呆:“怎……怎么可能?”
  
  老婆义愤填膺地说:“怎么不可能?这柱子欠了一屁股债躲到外面,结果竟瞒着彩云,在外面包养小三!彩云一气之下,干脆打了110!”
  
  当天夜里,李旺突然发现,彩云家的监控拆了,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