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四大王爷行情

  四位王爷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都学会了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尤其在领导面前多反省、多自我批评。   晚清参与中央工作的四大王爷(恭亲王、淄酢⒋记淄酢⑶烨淄酰┲校ゴ痈鋈耸送境删屠纯矗烨淄蹀廖抟煽砂蔚猛烦铩9А⒋既耍堑拦獾亩樱忍熳试词址嶙恪T谒钦庑┓锘嗣媲埃辆腿缤菁Α5安菁Α币灿小安菁Α钡挠攀疲乇疒鲜烊饲槔渑⑹捞琢梗馨焓拢懿煅怨凵绕淠芊妥鲂。笨套急冈旧现ν妨亮脸岚颉   阴阳线   四人中,恭亲王为人最为周正严谨,这也源于他从28岁开始就挑起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重担。从恭亲王留下的诗文来看,这本是个内心世界异常丰富的才子,但长期陷入政务和政争,他的“幸福感”是四位王爷中最低的。从他的照片和西方人的画像看,他一脸的“苦相”,个人生活似乎也不丰富多彩,谈不上幸福,甚至连子嗣都不旺盛。   恭亲王待人宽厚,这令他的周围凝聚了一批精英,在内忧外患中,支撑起政府的运行。恭亲王自身崖岸高峻、洁身自好,既不似四哥咸丰皇帝那样“绯闻”不断,也不似后来的庆亲王奕聊茄俺笪拧泵嗝啵杂诠淄醺鋈说赖碌慕鲇兄缚兀撬邓砻欧渴杖〗欧眩虐庖彩且笆匪兀轮ざ选   淄跻酝跻穑艿浇滞沸√笸牒染啤⒊嗖蔡稍谑采埠1吣闪沟取捌矫瘛弊鞣缒酥痢捌ψ印弊鞣纾嗌儆行┕首髯颂K凇笆迳┕埠汀钡奶逯葡拢渤て谠谥醒牍ぷ鳎们帽吖模惺钡挂材芊⒒有┢胶獾淖饔谩   醇亲王,给时人和后人的印象都是“窝囊”,为人低调,不显山不露水,却一门出了两任皇帝(其子光绪、其孙宣统),一任摄政王(其子载沣),两个郡王(其子载涛、载洵),在道光诸子中独领风骚。晚清半个多世纪,实际上就是醇亲王家的时代。   血统上毫无优势的奕粒允歉隽砝唷K凶殴淄跄茄陌焓履芰Γ诠淄踔笫导手鞒执笄逋饨唤辏⑶页晌詈枵隆⒃揽雀母镎呒笆盗ε傻恼慰可剑谥钊缂孜缯秸⒏邮卤洹⑿抡母锬酥列梁ジ锩戎卮笞酃赝罚际侵鹘侵弧   奕烈灿凶糯记淄跄茄囊毯偷偷鳎魑桓龊廖尴忍熳试吹呐韵底谑遥林荒芤揽亢筇斓呐Γ嗔缒切┠馨焓隆⒂绕淠馨齑笫碌娜耍员阈纬珊狭Α   奕粮凶淄跄前愕拇笾侨粲蓿蛐硎钦馑母鐾跻忻畈缓玫摹J比怂邓沂恰跋复蟛痪瑁磐ト缡小保耙斐;踊羯心芑罹蘅睢薄!短┪钍勘ā贰杜υ际北ā返龋蔡岬剿沂侵泄俪 凹小保欧慷忌枇恕笆辗颜尽薄:笫烙腥顺扑笄濉笆赘弧保湮幢鼐∪唬膊畈焕肓耍鲈诨惴嵋芯陀卸偻蛄桨滓陨系拇婵睢K刖蟪寄峭┮坏溃蛱乇鹉芴埃皇比思ノ扒炷枪尽薄   这四位王爷,在大清国的政治行情表中,画出了不同的曲线。恭亲王的走势基本是一条下行的阴线,高位开盘,盘中三次剧烈震荡(三起三伏),在1884年的甲申易枢后,则直线下跌,从此就深度被套;淄跏侵形豢蹋形恍凶撸∮衅鸱;醇亲王则是中位开盘,持续走高,盘中十分活跃,最终成为大盘的领头羊;最有戏剧性的是庆亲王奕粒臀豢蹋本缋撸屑渖踔亮鸱济挥校脸隽艘惶跫永玫难粝摺   防火墙   四位王爷有一个共同之处,就是都学会了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尤其在领导面前多反省、多自我批u。这其中,做得最好的就是庆亲王,他的身段最低。当然,因为出身的问题,他也缺乏“强项”的资本。其次是醇亲王,这位皇帝的本生父,最拿手的就是以柔克刚,绵里藏针,闷声不响发大财。然后是恭亲王,在慈禧太后的不断敲打下,恭亲王从以批评太后为主,转变为批评和自我批评相结合,之后就是以自我批评为主。做得差强人意的是淄酰辈皇钡匾屠洗竺强股弦豢梗庥肫渌邓兴迹蝗缢凳撬男奶胶馕侍猓比唬膊桓艺嫱妫宰胺杪羯滴鳎籼跬寺罚阌诖蠹乙恍α酥   最为低调的庆亲王,属于那种不怕肉麻的主儿,为了巩固地位,啥都能干,也啥都敢干。最令当时的政治观察家及日后的历史学家大跌眼镜的是,这位王爷可算是唯一敢于大张旗鼓地贪腐的国家领导人,而且高调地成为大清国的“首富”。晚清两次以反腐败的名义出现的台谏风潮,矛头都直指奕粒辆尤灰廊灰倭⒉坏埂D芄蛔龅皆谡庵质焙蛞廊恍燮穑豢渴稚系恼姹臼拢谡⑼饨欢蓟顾阌辛桨阉⒆樱踔亮氚斯概心敲醇枘训幕疃寄芎屠詈枵铝饺丝赶吕础T谕砬甯母锏募复畏锤粗校炼际歉母镎弑澈笞钗崆俊⒁沧钣屑记傻闹С终撸⒐柜寄衫稚踔寥衔恰巴贫泄剑┑囊桓龈芨恕薄   本事之外,当然还得乖巧。恭亲王未必就对官场潜规则陌生,但他的高贵身份、卓越才华以及巨大的影响力,令他可以不屑于这种面子游戏,当然最后又不得不伏低做小。奕敛唤龆怨俪∮蜗防檬煊谛模腋矣诜畔律矶危褡韬恚咨硎导窈谘А^列睦锩骶狄话悖诘偷鞯卣故咀抛约杭菰Ω丛泳置娴哪芰Φ耐保锤叩鞯卣故咀抛约憾源季啤⒚廊说摹暗图度の丁保泶镒约河心芰Α⑽蘩硐耄宰晕鄱竦谜紊系陌踩小   这种既能干又安全的干部,显然是大多数领导们最乐意见到的,而这或许也正是奕脸晌笄逭成显鲋底羁斓募ㄓ殴傻母驹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