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丑

  阿丑本名不叫阿丑,他的大名已无从可考。阿丑是将军府上一个专门负责扮演小丑的演员,长得獐头鼠目不说,脊梁骨还有一处严重畸形,所以将军就给他取了个绰号叫阿丑,将军府上上下下乃至市井小民都沿用了这个称呼。
  
  阿丑确实也不辜负这个美称,演起胡日鬼、窝囊废来全都活灵活现、入木三分,经常逗得众人一阵哄笑。全城人谁也没把阿丑当回事,只有四奶奶除外。
  
  四奶奶是将军第四房小妾,演花旦出身,对表演有一定造诣,靠着一出“贵妃醉酒”,摆脱了低三下四的苦人命运,被将军捧在手里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发迹后的四奶奶也并不骄横,还是像发迹前一样随和可亲,不像其他姨太太爱斤斤计较攀比享乐。最喜欢的事还是老本行唱戏,阿丑就是受了她的提携才进了将军府。
  
  话说那年隆冬非常冷,人哈一口气转瞬间就能凝结成冰。将军家的用人才打开大门,就看见一个衣衫褴褛、奇丑无比的邋遢汉子蜷缩在屋檐下瑟瑟发抖。用人拿起扫把就赶那汉子走,汉子苦苦哀求一碗热汤,吵闹声惊动了里屋的四奶奶。四奶奶出T一看,只见那汉子面无血色,浑身抽搐,眼看就不行了,忙支使用人把汉子抬进里屋。四奶奶找来县城最好的郎中,用针灸汤药不断伺候着,过了很多天,总算治好了汉子的伤寒。
  
  问起汉子的来历,他全然说不清楚,四奶奶可怜他,便收留他在府上做事,谁料他对很多杂役一窍不通。将军鄙视地说:“什么也不会,真是个阿Q!”不料那汉子一听这话马上一激灵,学着阿Q的腔调瓮声瓮气地说道:“吴妈长久不见了,不知道在哪里……可惜脚太大。”那神态一本正经,惟妙惟肖的,把大家逗得哄堂大笑。将军当即拍板,这个人可以留下,权当一个取乐的笑料。
  
  四奶奶没有把阿丑当成笑料,反而恭恭敬敬称呼阿丑为先生,闲时经常跟阿丑搭戏演出,遇到不会的地方还会向阿丑虚心请教。有时看阿丑演得实在精彩,还会情不自禁赞叹几句:“阿丑如果去演电影一定会成为大明星。”只这一句,阿丑的眼泪马上流了下来,演起戏来也更卖力了。
  
  还有一次,阿丑中了别人的激将法。有好事者嘲笑阿丑只会演丑角,演不了正面人物。阿丑听罢也不反驳,只是默默地走开了。没过多久,将军就怒气冲冲地找到那个好事者,责问他为什么要拿阿丑取乐,好事者吓得面如土色,一边狠扇自己嘴巴,一边哀求说:“您大人大量,就放过小的吧。”谁料将军哈哈一笑,突然扯下人皮面具,原来此人竟是阿丑!
  
  阿丑是逞了一时威风,但马上就有人把这事报告了将军。将军勃然大怒,解下皮带对准阿丑就是一顿狠抽,嘴里还骂骂咧咧:“就凭你这龟孙也配演我,也不照照镜子……”说到气头上,拔出枪来就想把阿丑毙掉,幸亏四奶奶拦在将军身前死死拽住了他的手。
  
  没过几年,日本人打到了县城。对方人多势众,武器精良,将军一下就慌了神,一声不响地撇下一城百姓和姨太太们独自逃命去了。鬼子很快打到了将军府,不费吹灰之力俘获了一屋女眷。有个会中国话的日本军官要吊死四奶奶,遭到四奶奶的拼死挣扎,日本军官呵斥道:“你男人已经丢下你走了。”四奶奶目光坚定地说道:“我男人会回来的……”日本军官狞笑一声,刚要杀了四奶奶。就在这时,枪声突然响了,一枚子弹击中了日本军官的太阳穴。
  
  将军威风凛凛地出现在门口,一柄匣子枪枪口还冒着青烟。四奶奶喜极而泣。几个日本兵已闻声冲了进来,将军寡不敌众,被擒获。
  
  刑场上,日本大佐问将军:“你不是已经逃走了吗?怎么又回来找死?”将军大义凛然地回答道:“我想通了,我要跟一城的百姓和我最心爱的女人同生共死……”
  
  行刑结束后,奄奄一息的四奶奶抱住将军的尸体慢慢抚摸,目光满是温柔。当她的指尖水一般划过将军的脊背时,她的脸僵住了,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但很快归于平静,继续抚摸着尸体,满是欣慰和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