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在有机会的时候冲一把名校

  “上大学你就轻松了”——是我听过最扯的谎言。
  
  1
  
  在华盛顿大学里,教授讲课,快得完全不考虑我的接受能力。一节课一章节,旁征博引不断,英语原本不是母语,如果不事先预习讲课内容,我经常半天听不出今天学什么。
  
  我18岁,坚决不掉队,24小时图书馆耗到天亮。我想,可以了,我这么努力,就算没读完,也肯定已经走在大多数人前面了。第二天进教室,傻眼,几百人个个课本标满印记,手里拿着笔记。课堂讨论,说的是以知识点为圆心发散的想法。我跟不上,不是我不努力,是别人花同样的时间努力,还比我会努力。
  
  很长一段时间,我时间都花了,不见成效。美国的大学,期末成绩通常只占25%,平时作业、测验和课堂讨论都算分,一项成绩落下,半学期超常发挥才能弥补。我出师不利,越往后压力越大,急得直掉眼泪。可进度那么快,一晚上哭过去,第二天只会掉更远,我只好边哭边学。
  
  2
  
  网络上常有人说,晚上熬夜,只能说明白天效率不高。
  
  他们或许一生都不会知道,这世上有一N20岁,时间要一小时一小时安排,对下班和双休没有概念,人生状态一年一个新样儿,因为年轻的一年时光,实在能做太多事了。
  
  这样的人,在一所好学校里,一不小心就碰到了。
  
  罗C是我金融课的同桌,深圳人。第一次进教室,我们准确辨别出对方是仅有的中国留学生,坐在一起互相帮助。
  
  第二节课,她的位置空了。
  
  商学院录取率22%,是著名名企通行证。我以为这里再没有不刻苦的人,如此松了弦一般,实在有辱自己过去的努力。
  
  第三节课她依然没来。我叹惋,真是要管宁割席了,道不同,不相为谋。
  
  一周后她终于出现,来得很早,找我借笔记。
  
  我注意到她的例题统统用铅笔轻轻写了一遍,她对着笔记一行行涂抹修改。她抄完,道谢,问要不要给我讲我画问号的知识点。
  
  我有点震惊。
  
  她听讲有自己的节奏。只听做了记号的题,边听边核对预习笔记,有时候核对得比教授讲得快,她就翻到下一章预习去了。
  
  我一脸蒙,这是何方神圣?
  
  下课,她问题,教授每节课间和课后都会被团团围住,轮到她,她首先道歉:“我上周在亚利桑那州打比赛,错过了两节课,对不起。”一口流利的英语。
  
  教授眼睛一亮,“你就是我们班的高尔夫球运动员!你上周的比赛转播我看了,表现得太棒了!恭喜!我为你骄傲。”
  
  她居然是NCAA的studentathlete,美国人叫学生运动员,我们俗称的体育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