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替女生打伞的男生,加1000分

  1
  
  自从入夏以来,气温飙升,韩末又开始了一年当中最绝望的日子。
  
  韩末皮肤有些敏感,只要在太阳底下暴晒一会儿就会发红起皮。从宿舍楼到教学楼要步行将近二十分钟,不打伞就只能一路晒过去。好不容易到达教室,韩末发红的胳膊已经有了痒意,他从包里掏出药膏涂抹,最后终于做了一个难以言说的决定。
  
  韩末给校内交友栏目投了个稿。“本人男,金融系大二学生,身高1。82米,无不良嗜好。诚招一位单身异性好友,最好是住在西区的经管系女生,每天一起上课,我替你撑伞,你要是没伞,我给你买也行。”
  
  截图发出去没多久,韩末就收到了大量留言,这些留言大多是来调侃韩末的。
  
  经过了一个晚上的话题发酵,韩末在一众回复里,终于等到了有用信息。“我叫陆朝歌,也住西区,你还缺伞友吗?你要是觉得尴尬,我可以跟你一起上课。”
  
  韩末求之不得,立马答应了女生的提议。买到伞后,韩末立马给陆朝歌发消息,约她第二天一起上课。当晚他们互相发了照片,便于对方明儿能一眼认出自己。
  
  第二天韩末起了个大早,然后下楼打算去食堂给陆朝歌买早饭。韩末不知道女孩子喜欢吃什么,就包子蛋糕买了一大堆,坐在餐桌前等着陆朝歌出现。
  
  没等多久,韩末就等来了陆朝歌,两个人的视线在人群中交汇,女生有些害羞。
  
  陆朝歌小跑过来,把手里的瓶子“啪”的一声放在韩末面前。“我家那边特产酸梅汤,家里给我寄了一些原料,兑水冲开就能喝,我给你带了一瓶,清热解暑效果很好。”
  
  韩末当即打开尝了一口,在陆朝歌期许的目光里大夸特夸酸梅汤酸甜适中,口感清新,炎炎夏日喝一口,连灵魂都升华了。
  
  “你要是喜欢,我每天早上都给你带一瓶。”
  
  2
  
  吃过早饭后,韩末撑着伞和陆朝歌一起去教室,韩末比陆朝歌高,为了照顾女生,他把伞往陆朝歌那边倾斜了很多。韩末暗自感叹,幸亏当初自己挑了个最大的伞。
  
  虽然这几天两个人在网上聊得火热,实际上见了面还是有些小尴尬,韩末视线下移一点,就能看到女生红透的耳朵,和略微僵硬的肩膀。
  
  中午韩末早几分钟下课,他收拾好东西站在走廊上等陆朝歌。陆朝歌跟着室友们一起走出教室,室友用胳膊撞撞陆朝歌,示意她往韩末的方向看。
  
  “朝歌加油,早日得偿所愿。”室友冲着陆朝歌眨眼,嬉笑着扔下她先走一步。
  
  韩末和陆朝歌往外走,一路上碰到很多同学,有人跟韩末开玩笑,起哄让韩末介绍一下陆朝歌,韩末一本正经地解释说他们是伞友,关系十分纯洁。
  
  第二天,韩末就收到了一瓶能把牙酸掉的酸梅汤。上课犯困喝一口,瞬间提神醒脑睡意去无踪。韩末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了陆朝歌,还以为是自己打伞技术太差,让她平白被晒,才有了怨气。
  
  陆朝歌有苦说不出,于是给韩末带的酸梅汤一天比一天酸。
  
  3
  
  气温不断升高,两个人的距离也越碓浇
  
  有一次两个人为了躲避一辆清扫车,韩末第一次主动伸手拉住陆朝歌,借着惯性,陆朝歌撞在了韩末胸口上。韩末的呼吸洒在她的头顶上,陆朝歌甚至能感受到身后韩末的体温,直到清扫车过去,韩末才放开陆朝歌。“下次要好好走路,注意看车。”陆朝歌点点头,没有出声,满脑子想的都是刚刚那个算不上拥抱的拥抱。
  
  韩末并不排斥这种接触,甚至内心还有些期待,但是理智告诉他,这种行为对女生来说是一种不尊重,是冒犯。于是伞人韩末很快找到了解决方法,他去买了一把大到能遮住四个人的遮阳伞。陆朝歌看到新伞的那一瞬间,内心充满了挫败感。
  
  韩末很快感受到了陆朝歌的变化,陆朝歌沉闷了许多,也不再跟韩末打打闹闹。
  
  韩末还没搞清楚陆朝歌的变化从何而来,天气竟然开始降温。韩末给对方发消息,说明天是阴天,应该不需要打伞。陆朝歌回复:“这几天都是阴天,我和室友一起去上课吧。”
  
  韩末把对话框里还没发出去的那句“明天想吃南瓜粥还是拉面”删除掉,发过去一句“知道了”。结束聊天之后,韩末把两人的聊天记录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他才反应过来,原本伞友的关系早就在不知不觉间变得不再那么“纯洁”。
  
  4
  
  这场突如其来的降温伴随着雨水,持续了一个多星期,韩末有些着急,他看了眼天气预报,晚上五点有百分之八十的概率会下雨,就掏出手机给陆朝歌发了个惨兮兮的表情,说自己没有带伞,问陆朝歌能不能来接他。十分钟之后,陆朝歌回复他说“好”。韩末长叹了一口气,幸亏陆朝歌没让他跟室友一起回去。
  
  陆朝歌的伞很小,两个人打十分勉强,走出教学楼不到一分钟,两人的肩膀就湿了大半。“介意我搂着你肩膀吗?”陆朝歌愣了一愣,韩末见状带着得逞的笑容,轻轻搂过陆朝歌,把她圈在怀里,然后把伞使劲往陆朝歌那边倾斜,把她严严实实地挡住。
  
  等到把陆朝歌送到寝室楼下,韩末几乎已经成了水人。韩末顶着湿漉漉的头发,站在陆朝歌的面前。
  
  “不要再躲我了,你要不要考虑做我的女友。”陆朝歌点点头,终于如愿以偿。
  
  5
  
  韩末不知道的是,陆朝歌在很早之前就认识他。
  
  大一的冬天,陆朝歌提着一小袋火腿肠往小树林里走,有学生偷偷在宿舍里养猫狗,毕业了之后又不带走它们,任由它们变成流浪动物,聚集在小树林里。
  
  那天陆朝歌隔着老远就看见一个穿着羽绒服的男生蹲在雪地里,一根又一根地撕开火腿肠的包装喂给流浪猫狗。等她靠近的时候,男生就走了。
  
  之后也偶遇过几次,陆朝歌听到与男生同行的人叫他韩末。
  
  不久之后,学校整治流浪猫狗,把它们集中送去了救助站,自此之后,陆朝歌再也没有见过韩末,两人断了仅有的关联。
  
  她一直在等,等待一个两个人能再次相遇的机会。好在,她没有错过这个甜甜的盛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