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满血复活

  在运送物料去活动现场的路上,我们乘坐的车子与另一辆车撞在了一起。幸好车上的人都没事。司机大哥对我们说了一句“你们就在车上别动”之后,下了车。
  
  大概交涉了一个小时后,司机大哥回到了车上,告诉我们已经通知交警和保险公司来现场取证了。说完他打电话给自己的领导,电话里汇报工作的时候,能感受到他言语里的紧张。无奈的神情和那只一直在方向盘上摩挲的手,让我也为他捏一把汗。领导果然在电话里把他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通。
  
  在等待交警和保险公司来到的间隙,同事S对我说:“你应该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做这样的工作吧?”
  
  “怎么忽然问我这个?”我的头转向她。
  
  “我当初以为你会做两三天就辞职的。其实你可以选择更好的。”她缓缓地说着,“我刚刚毕业进来的时候,领导上来就给我安排了一项特别艰巨的任务,我用尽了全力想要把那个项目做好,可是现实是,最后被我搞得一团糟,领导因此在部门大会上公开批评我,那次会议后我就决定辞职了,当时我都已经写好辞呈了,花了一个下午写的,字字句句斟酌了不下十遍。”
  
  “然后呢,辞职没成功?”我追问道。
  
  “就在我已经准备好拿着辞呈去敲领导办公室大门的时候,发现那天下午领导出差了,所以我只能等到第二天再去递交。谁知道,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的那个晚上过去之后,第二天早上我如往常一样起一大早,去赶地铁挤电梯到公司打卡,在我坐到工位上,啃了一口我b了一路的包子时,我忽然觉得之前发生的一切好像都不算什么。然后我就一直干着,把这份工作做到了现在。”
  
  其实S戳中了我的心事,这份工作和我之前想象的的确不一样,曾经的我也在快乐与否这个判断之中游离,有过无数次想要逃避的心态,但或许就像她说的那样,当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的时候,我又会觉得从前的一切都不过如此。
  
  当我们忙完吃晚饭时,我们留意到大哥在给妻子发微信。他跟妻子解释了自己晚下班的理由,然后和视频那头的小儿子说了句“爸爸马上就回家给你讲故事”。
  
  无论是我和同事S,还是这位辛苦奔波的司机大哥,我想我们都是相似的。在这万象世界前无数次崩溃,但又无数次揉着惺忪的睡眼起床,朝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奔跑。
  
  就像这个发生了车祸的夜晚过去后,第二天我和同事S又如往常一样上班,坐着那位司机大哥的车去往活动现场,开始新一天的工作。在路上的我们,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眼前只有新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