烫九宫格与分而治之

  老宣在教学一线待了25年,光当初三毕业班的班主任就当了23年。他把他获得的一堆荣誉,归功于20年前的一顿“九宫格”火锅。
  
  20年前,老宣还是小宣,旅行至重庆,与旅伴共享“九宫格”火锅。那是双耳大锅中架着一个“井”字格,是重庆独有的火锅,起源于早年码头棒棒军以及引车卖浆之流的拼桌。有了“九宫格”,素不相识的人就可围桌而坐,各涮各的,食材不会弄混。
  
  20世纪90年代末,“九宫格”火锅再次兴起,老宣正赶上连火锅店老板都好为人师的一拨热潮。
  
  锅子上桌,快沸腾时,老板蹿到桌边,以重庆味普通话大声教导食客该如何吃:火锅的中心格是温度最高的,只能烫些口感爽脆的涮烫食材,比如毛肚、腰片、牛肝与黄喉;四角格温度稍低,用来煮十来分钟才入味的食材,比如麻辣牛肉、老肉片、肥肠、土豆等;十字格与锅底的接触面积最小,适合低温咕嘟食物,重庆人叫作“酣烫”,指一上桌就用似沸未沸之底够ā⒀扔梦幕痨俗牛瓤炖胂崩坛觯罂於湟谩
  
  由此,正沉浸在工作苦闷中的老宣豁然开朗,他意识到教学不能一锅煮,得像“九宫格”火锅一样分而治之。有的孩子性如烈火,个性倔强,不服温风习习的教养,就得猛火而攻、沸沸扬扬如中心格。教师要眼明手快,一到火候就让其降温,因为这类孩子,响锣不用重锤,否则反而坏了鼓面;而与此相反,有的孩子性格温吞,心思绵密软弱、九转百回,对其疾言怒斥、百般追问只会吓坏了他,这种孩子只适合在十字格里养着,教师以自己温热的火候久久长长地包容他,酣烫他,最终令他成为知心知意、细腻妥帖的那一味。
  
  前者,拼的是热情与手速,后者,拼的是耐心与温煦,中间的那类憨娃儿,拼的是适时适地的关注与赞美。有此觉悟,当个好教师不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