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捆芦苇

  故事发生在早年间,那时,冀东老区的吴家塘村一穷二白,全村仅有的财产,就是没收黄老财主的芦苇塘收获的120捆芦苇,寄存在民兵队长李长庚家,只等冬天卖给织席匠,卖得的钱再分给乡亲们渡难关。
  
  这天,村里来了买苇子的织席匠,跟村干部商量好价钱:每捆两块,120捆,一共240块钱。村里卖苇子的事一阵风似的传遍全村,240块!对每一户穷苦人家来说简直就是天文数字。
  
  不料,苇子一过数,却少了两捆!四块钱如今微不足道,可当时却是个极其诱人的数目,是被人偷走了,还是干部私吞了?乡亲们急着等米下锅,村长朱国宝和村会计陈生两人对视一眼,心中顿时感觉压上了千斤重担。此时,两个年轻干部都打定了主意:自己掏钱,补上亏空的苇子钱,决不能让乡亲们瞧不起!
  
  朱国宝说:“我是一村之长,又是共产党员,苇子亏了,责任在我!亏多少,我赔!”
  
  陈生争着说:“我是会计,财务的事理应我负责,应该由我赔!”
  
  朱国宝一拍胸脯:“我是当家的,我说了算!这钱就由我赔!”
  
  陈生也不示弱:“谁不知道,你家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七八口,就你当木匠挣的那点工钱,连肚子都填不饱!我好歹是个经商的,挣钱比你容易!”
  
  陈生这么一说,正戳到朱国宝的软肋,他面子有点挂不住,声音提高了八度反驳说:“拉倒吧!一个卖灯油、洋火的小货郎,还经商的!谁不知道你媳妇常年闹病,挣那几个钱还不够吃药的呢……”
  
  两人争来争去各不相让。这时,村里德高望重的老党员吴品仲走上前,说:“你们两个有钱还是没钱,看看身上不就知道了?这样吧,谁要当场拿出一块钱,亏了的苇子就由谁赔……”
  
  老吴的话还没说完,村里一个叫二愣子的,上前一下抱住村长朱国宝,上上下下摸了个遍,一毛钱也没有!别看二愣子长得五大三粗,却是村里有名的“缺心眼儿”,因为小时候上山砍柴摔破了头,说话、办事都愣头愣脑的。一个大村长,连一毛钱都没有?二愣子有点不甘心:“外边没有看里边!”二愣子f着,一把拽开了朱国宝的裤腰带,随手把棉裤往下一扒,顿时,朱国宝的脸“唰”的一下红了,在场的乡亲们也全都惊呆了……
  
  其实,那苇子并没有亏。有天刮大风,老吴担心苇子被大风刮跑,跑到李长庚家一看,苇子垛果然被大风吹倒,苇子捆被吹散,零乱不堪。正巧李家的人都不在家,老吴只好一捆捆地收拾起来。可他一清点,才发现慌忙中少捆了两捆。老吴心想,反正重量不亏,卖苇子时按重量卖不是一样吗?同时,老吴有意想考验一下两个干部,看他们如何解决这件事,没承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二愣子以为要搜身,竟然连招呼也不打,就愣头愣脑地动手了。
  
  老吴还想着,这二愣子实诚,不会见风使舵,看人下菜碟,他这一出手,更能证明村干部的清廉……哪想二愣子一把扒下了村长的棉裤!结果露出的既不是钱,也不是内衣,而是光光的屁股!大家这才知道,作为一村之长的朱国宝,竟穷得连内裤都穿不起,还铁嘴钢牙地争着赔那本来不亏的苇子钱。
  
  当老吴揭开苇子亏空之谜后,村民们全都不由自主地竖起大拇指,这时,二愣子也觉得自己出手过了头,“嘿嘿”笑着向朱国宝讨好说:“村长,你的屁股真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