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是惺惺相惜的盖世饭桶

  ~~~~1~~~~
  
  深夜两点多,我躺在床上像烙饼一样翻过七次之后,终于按捺不住,极度烦躁地从床头摸出手机,拨了陈小婉的号码。电话接通之后,我忍不住对着那头吼:“陈小婉,以后你不许叫我出去,不许告诉我你要吃什么东西。”
  
  “哦哦,好好,我睡了。”电话那端是陈小婉轻浅的呵欠声和毫不在意的敷衍,然后就传来了短促的“嘟嘟”声。我认命地爬了起来,吞了片消食片,继续跟漫漫长夜作斗争,爬到床上数绵羊。
  
  像这种吃到撑得睡不着,或者因太晚吃东西导致精神亢奋难以入眠的日子,我都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陈小婉这只饭桶。
  
  ~~~~2~~~~
  
  说到我和陈小婉的交情,那就要从一颗咸鸭蛋说起。
  
  高中文理分班那会儿,我和陈小婉阴差阳错成了同桌。初相识总有些拘谨,更何况彼此都不带“自来熟”的属性,所以话就更少了。
  
  这种不尴不尬的气氛被语文课本里那篇《端午的鸭蛋》打破了,老师在讲台上讲课时,我的脑海里就浮现出这样的画面:哇,是鸭蛋哪,红心的,流着油,咸咸的,要挑淡青色壳的,用筷子从“空头”的一端扎下去,“吱”的一声,橙红色的油就冒出来了……
  
  我努力让自己忽略早上睡过头没吃早餐这件事,只可惜肚子不听脑子使唤,不争气地发出“咕咕”的声响。就在这时,身旁的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转过头,看到了陈小婉一脸狭促地笑着,我只好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肚子。
  
  下课之后,我从厕所回来之后,发现桌上放着一只真空包装的咸鸭蛋,陈小婉罕见地冲我笑了笑,“吃吧,我宿舍还有半箱呢,网上说是高邮咸鸭蛋,不过肯定比不上汪老爷子描写的那种好吃。我前些日子预习了这篇文章,嘿嘿,当晚就梦到自己在乐呵呵地剥鸭蛋壳,一只接着一只往嘴里送,后来就饿醒了……”
  
  就是因为一只咸鸭蛋,让平时沉默寡言的我们活泛起来。
  
  ~~~~3~~~~
  
  听说要了解一个人,就要先翻完他的朋友圈。而陈小婉,就是我验证这个说法的第一个对象。本以为陈小婉小小的,看起来文文静静,走的该是小清新路线,岂料她朋友圈里都是她跟食物的合照,照片里的她表情夸张,还配上一堆让人笑瘫的文字:
  
  “哇哦,这只烧鹅,天啊,天啊,可爱死了!”
  
  “嘿嘿,这鱼蛋太有劲了,每吃一颗就像给满口的牙肉来一场马杀鸡。”
  
  “不得了这个法棍,坚挺有力,屹立不倒。”
  
  显然是一个十足的饭桶。
  
  不过,真正让我对陈小婉的饭桶形象有真切的观感,应该是在我们第一次外出约饭。那天刚上菜,她就在我碗里叠出一个小山包,崆榈卣泻粑铱斓愠裕缓蠖麈凳斓卮髯乓淮涡允痔祝鹎懊娴娜夤前粢慌∫魂鸪闪浇兀罂诔酝耆猓俅罂诳泄峭罚詈笥每曜油卑屯卑臀撬琛
  
  我咽下了一小口牛肉丸,心里不禁想着,莫非这就是失传已久的“敲骨吸髓神功”?
  
  “我还能再叫一点吗?估计不够了。”陈小婉嚼着藕片,含糊不清地问我。
  
  “你还能吃啊?”
  
  “能啊,哎,别磨叽,我请你,我前天不是刚领了奖学金嘛!”
  
  没等我反应过来,她迅速扬起手,“服务员,这桌加菜,虾仁滑蛋和清蒸排骨再来一份,然后再加个咸鱼茄子煲和白灼菜心,麻烦快点,谢啦。”说完,她又向我碗里夹了一块肉,得意地拍了拍胸口,“放心,我祖传大胃,等下吃不完有我殿后呢。”
  
  我下意识地看了看她的肚子,妈呀,居然还是平的。这下,我终于肯相信,真有人是瘦得像只猴,吃得像头牛。
  
  ~~~~4~~~~
  
  我深信不疑,我和陈小婉的感情是一顿饭一顿饭吃出来的,那些什么思想碰撞、精神交流我们完美地避开了,靠的就是大快朵颐的美食。
  
  有次我问她:“你说,我们究竟算不算是酒肉朋友啊,光顾着走胃,好像连心都没走过呢。”她冲我挤眉弄眼,“我的酒肉朋友,我们今天就聊点走心的话题,升华升华我们的友谊。”
  
  “那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人?”我好奇地问。
  
  “没钱,没脸,没身材。”她确实耿直得有点欠抽。
  
  “嗬,那你还跟我这种三无产品混得那么欢?”
  
  “一只王八,想要恰巧对上和自己眼睛差不多大的绿豆,这也是需要机遇的。”她突然双手搭在我的肩上,无比认真地看着我说,“而我恰好是珍惜机遇的人。”
  
  嗯,陈小婉这只王八的主要组成成分,大概就是50%的嘴贱和40%的讨厌,外加上各5%的混账和欠揍吧。
  
  不过得承认,陈小婉这只饭桶唯一的可取之处,就是跟她一起吃饭的时候,你可以毫无顾忌敞开吃,不怕菜叶塞牙缝会难看,也不会为满嘴油腻难为情,因为她比你还要生猛鲜活。
  
  ~~~~5~~~~
  
  有时候我也会疑惑,陈小婉这种宜室宜家的小妞,应该行情不错才对,尤其她那种餍足之后笑眯眯的模样,有点像一只偷吃了小鱼干的猫崽子,眼角眉梢都透露着欢喜的味道,就差舔舔爪子“喵呜”一声。
  
  可我至今连一只雄苍蝇往她身上扑都没看到过。对此,她的解释是:“爱情这种东西,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就多吃饭。吃饱了,万事有希望!”
  
  不过,在我的软磨硬泡下,她还是跟我说出了一段无果的小暗恋。那时候,陈小婉才读小学五年级,就喜欢上了一个笑起来五官皱成一团,像只丑橘子的胖子,原因是那个胖子家里是开小卖部的,胖子经常会分零食给陈小婉,一来二去,有一种叫情“豆”的东西“啪叽”一下就开了。
  
  讲起这些的时候,陈小婉眼里亮晶晶的,全是要溢出来的笑意,“我记得那天午睡下课后,他神神秘秘地掏出一个小盒子,用他那只小胖手笨拙地打开黄色盒的绿豆糕包装纸,再小心翼翼地捏出一小块,剩下的就全部递给我,一句废话都没有。应该是从那一刻起吧,我就开始喜欢他了。”
  
  唉,一块不完整的绿豆糕就让你荡漾成这样,也太好养活了吧!
  
  “那你的理想型是怎样的?”我忍不住继续问。
  
  她托着腮,脸上是少女怀春的花痴态,“我的意中人啊,是一个盖世饭桶,总有一天,他会摆着满汉全席来娶我。”
  
  我希望未来这位盖世饭桶能够少吃一点,多让一下陈小婉,尽管这个紫霞仙子的码数是小号的,但她的胃绝对是最大码的,要拜托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