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点鲑

  初秋的早上,我和妻子吃过早饭,开车直奔新,我们的目的地是早已约定好的——红点鲑洄游地。汽车行走平稳,远山已经有成片的树林被枫叶染红。妻子放下车窗,一股清爽的空气顿时漫入车内。我觉得眼睛发亮,醒人的空气溢满我们的周围。妻子兴奋地说:“这分明是森林浴啊!”
  
  我们又前行了一段路,听见溪流“哗哗”的水声,又像是风吹树枝摇曳发响。把车停在山道边上的一个空场地,下了车。越过眼前繁密的树叶往下看,是一条溪流。我拿出地图一看,果然没错。这里画着红点鲑洄游的记号。于是,我们准备好渔具,开始装备。
  
  山林的小溪流过岩石的缝隙,咬缝处,有的连一条鱼都难钻进,水纹清澈细腻,缝隙大的地段儿宽如河谷,水势汹涌,倾泻而下,整个溪流变化莫测。水流的欢声像无数风铃一起在空中飘动,泛起不息的鸣响。在溪流缓急的交接地,有几位钓鱼人站在浅滩,红色的多兜上装夺人眼目,活像塑泥人儿摆在那里纹丝不动。
  
  “我先替你找鱼。”妻子说完就先氯チ恕
  
  妻子的裤腿挽过膝盖,袖口捋到肩头,手持观水望远镜一步一步在水中行走。在快到岩石的附近忽然止步,蹲下身子仔细地看眼前的水域。
  
  “快来呀,快来。”她大声招呼我。
  
  我疾步踩过水中的岩石和泥沙。“你沿着我手指的地儿看,仔细看。”她说着,指向四米开外翻腾的水面。
  
  狂乱的水流旋转出数不清的圈圈儿,在每一道水圈儿弄变形的溪流底床,我看见浑身颤抖的鱼在冲前拼命地游动。它们一条接一条,逆水摆尾,扎成好几条水影的粗线。我正要下鱼钩,抓住这个好机会,妻子拦住我:“先别下鱼钩,你看它们多顽强啊。”
  
  我俯下身子,继续观察。一条条的鱼似乎是编排好的纵队,保持笔直的方向,迎着激流奋勇直上。它们是无声的,但是正因如此,鱼不停摇摆的身姿好像非要把那份强烈的情绪表达出来不可。我看着溪流中的鱼,不得不惊叹这样顽强的生命力。妻子原地不动,左手仍然拦在我的胸前,始终没让我开戒。
  
  “这可是好机会呀,我下鱼钩喽。”我有些迫不及待。
  
  “你等等,这是红点鲑。”妻子有些兴奋地说,“没错,你看它们身上的斑点,多清楚啊,入水里有点儿发黄,出了水肯定发红。”
  
  妻子拦我的手没有收回,她专心地看着鱼问我:“你知道红点鲑干吗逆着水游吗?”
  
  我想起以前妻子说过,红点鲑是为了产卵才逆流而上的。
  
  妻子目不转睛地看鱼,片刻,她说:“你看它们的鱼肚子都那么大了,还硬游,多勇敢啊!”
  
  是啊!红点鲑真不简单,它们完全没有意识到我们在这儿,或者说,就算红点鲑知道我们是钓它们的杀手,但它们并不躲藏,也不逃生,视死如归。
  
  “那咱们别钓红点鲑了。”我把妻子拦我的意图说出来,自觉很得意。妻子先是没说话,她的目光还是集中在红点鲑狂游溪流的水面上。波光粼粼,鱼影交错。她转过脸对我说:“咱们帮红点鲑一把吧。”
  
  “帮红点鲑,怎么帮呢?”我已经罢钓,应该成了红点鲑的救世主,除此之外,还怎么帮呢?
  
  “拿渔箱来。”妻子对我说,“把红点鲑放进去,送它们到产卵的地方。”
  
  “那是什么地方?”
  
  “山上!”妻子说着,朝岸边走去。
  
  我跟在妻子的后面,∨堋N夷闷鹩嫦洌拮幽蒙系鲇阌玫挠嬲肿印N俗霸撕斓泠伲颐怯舟馗詹诺乃颉
  
  终于,红点鲑游入妻子张开的渔罩子里,左突右撞,似乎还不知道这是专门来护送它们的。我赶紧捞满一渔箱水,把渔罩子倒进渔箱。妻子和我又这么一递一倒几回,渔箱里游满了红点鲑。
  
  午后,我和妻子装好渔箱,两人抬着,踏上了沿着溪流上的山路。比早上更强烈的阳光透过清秋枫叶辐射山林,我们踏着红黄的落叶一步一步向上走。妻子始终笑眯眯的,我的眼睛被从树梢尖儿露出的太阳晃住,视野竟是金光灿灿。
  
  我们抬着渔箱汗水直淌,气喘吁吁,来新的目的似乎已经变成了爬山,爬一座不知名的山。
  
  没走多时,山路陡然变窄,沿道的溪流分叉儿开去,在山下的岩石后面汇聚成潭。从水潭的尽头传来大片大片的流水声,周围还有纷纷扬扬的水花。
  
  原来,我们来到了一个小瀑布前。
  
  “红点鲑到站了。”妻子一边指着瀑布一边说,“鱼是游不上这个瀑布的,这水潭就是终点。”我们放下渔箱,急忙蹲下身子,盯着水潭看。如果有鱼,那就证明这是红点鲑逆流而上的目标,同时也是它们产卵的秘境。
  
  水潭的水比山下溪流还清爽。妻子屏气扫视水潭,片刻,她轻声而激动地对我说:“有了,是红点鲑,没错!它们特安静,一点儿都不动。”
  
  水是流动的,然而,红点鲑固定地悬浮在水面的低处。好像电影里的定格画面。我们把渔箱里的红点鲑倒入水潭,它们轻松自由地游起来。转出几个圈圈儿后也和刚才的鱼一样停在某个位置上不动了,好像挂在了水中。
  
  天将晚,夕阳尽染山林,金秋之色愈加浓厚。也许是由于刺人的阳光不像午后那么直射水潭,此时的水格外清净,清净得恨不得叫你数出水底下有多少块鹅卵石。
  
  妻子一直没吱声,她只是目不转睛地看着水中的红点鲑。哗哗的水声虽然没有停息的时候。我只能用“安宁”这个普通的词汇来描述我的心境。
  
  “你看你看,你快看。”
  
  这时,妻子轻声而急促地叫我。她已经趴在了岩石上,水面几乎沾到她的鼻子尖。我也赶紧靠在她的身边趴下,看她盯着的水潭。
  
  红点鲑开始游起来了,它们像弹出的橡皮筋儿,一蹦一跳,在水中横竖穿梭。那活跃的情景可以和水潭尽头倾泻而下的瀑布相比。原来,雄雌红点鲑在寻找伙伴的时候,先是静止一段时间,相互感知、认可。忽然间,它们的跳跃戛然而止,两只一对,分别沿水底散见的大石块俯身停住。一瞬间,它们像发了疯似的全身抖擞,鱼身的每个斑点都在膨胀、伸缩、震颤,乃至痉挛……红点鲑产卵了,无数卵子排出体外,从水底卷起圆形的云雾,冉冉升起。鱼张着大嘴,恰似一座闪光的雕塑,默默地昭示母性的力量。
  
  这就是生命的诞生!一群经受大自然洗礼的新生命从红点鲑身上喷涌而出。它们喜悦、兴奋、欢呼、沸腾……我们的手紧紧地、紧紧地握在了一起,被眼前的生命赞歌深深地打动了。
  
  晚上,我们回到停车的山道,在附近的山腰上找到一块小小的空地,支起帐篷,在野外露宿了。
  
  那一夜,初到日本的妻子和我都做了一个甜美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