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跟小学那样扎双马尾吗

  “你还跟小学那样扎双马尾吗?”19岁生日,她突然收到小学班长阿浩加QQ好友的请求,继而又收到阿浩这条逗人的消息。
  
  “你是猴子派来搞笑的吗?我多大了,还扎双马尾。”
  
  “小学时,你每天都扎着双马尾来上学。”今日阿浩是打算来翻她的黑历史?
  
  那个时候,她妈妈只会给她梳一种发型,渐渐地,双马尾成了她的标配,阿浩以及跟在他后面的几个男生,喜欢趁她不注意时,一手一边扯她的马尾,有时力道过了,她都感觉到自己的头皮快要脱离脑袋了。
  
  每次,他们扯痛她,她就哭,久而久之,他们给她取了个绰号,叫“好哭包”。听他们喊这个难听的绰号,她哭得更厉害了。
  
  阿浩除了爱扯她的马尾,还在做眼保健操时,仗着自己是班长的身份,站在她身旁监督她做完全套眼保健操,若是她一睁开眼睛,阿浩就假装咳嗽,然后盯着她看,逼得她不得不闭上眼睛。
  
  欺负了她六年的阿浩,幸好没与她上同一所中学。但她总能从与阿浩同班的小学闺蜜阿敏那里,听说阿浩的事迹。
  
  阿敏说:“阿浩因为经常逃课,被学校处分了,从重点班转到普通班。”听到这事,她很是惊讶,突然想见见阿浩。
  
  没过多久,阿浩就出现在她面前。那天下午放学后,她留在教室上自习课,当她拿着笔,在草稿纸上与一道数学题赤手相搏时,她听到有人很大声地在喊她的名字。
  
  抬头一望,阿浩在窗外喊她,其他在自习的同学都纷纷抬头看向她,她的脸唰地红了,马上示意阿浩停止呼喊,然后收拾东西跑出教室。
  
  “你咋在这里?”
  
  “来看看你,你们怎么还没放学?”
  
  “我们在上晚自习。”
  
  “真勤奋,你们楼下几个班都没人了。”
  
  “你碚椅沂裁词卵剑”
  
  “整天学习没意思,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阿浩扯过她书包,说道:“你装砖头呀,这么重。”
  
  “没呀,只有书呀。”
  
  “笨蛋。”阿浩扯了扯她的马尾。
  
  “好痛呀。我不跟你去了。”
  
  阿浩摸摸她的头说:“你不去也得去。”接着,她就被阿浩逼迫着坐上自行车。
  
  车在一家网吧门前停了下来,她看着网吧门前密密麻麻的单车,心里发慌,因为老师说不能去网吧,她还穿着校服,要是被抓到了就麻烦了。
  
  “进去吧。”
  
  “我不进去。”
  
  “为什么,这里很好玩的。”阿浩半推半拉,将她带上二楼。到了二楼,阿浩找了有相邻空位的位置,让她坐在他左手边,问她:“你QQ多少?”
  
  “QQ?我没有QQ。”
  
  “好吧,我帮你注册一个。”说着,他就坐到她身边来,然后熟门熟路地问她一些信息。
  
  “你取个名字。”
  
  “名字呀,我不知叫什么。”
  
  “好哭包吧。”阿浩说这句话,她就白了他一眼。
  
  “好吧,叫向日葵吧,你笑起来两个酒窝、牙齿白白的,很好看。”第一次听到阿浩说她好看,她不由得脸红了。
  
  “搞定。你第一个好友是我,我们可以开始聊天了。”然后阿浩用她的QQ给他的QQ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他又回到自己的座位,给她发了一个大笑的表情。接着,相隔不过两个手掌距离的他们,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地开始聊天。不知过了多久,天黑了,他又骑着自行车送她回家。之后,她就没再见过阿浩。
  
  直至那年春节,大年初二上午十一点,她还在睡梦中,她妈妈就把她叫醒,说有同学来拜年。她没有梳洗,套了一件外套就下楼,看到阿浩坐在客厅与她爸爸在聊天。
  
  “新年快乐。”她说完这话,往沙发靠。看到坐在她对面的阿浩偷偷在笑,她才稍微有点精神。
  
  “你看,我家的妞妞多懒,都要吃中午饭了才起床。还是你比较乖。你等下带我家妞妞出门逛逛,打从放寒假,她就没出过家门。”当她还在睡梦中,阿浩已经把她爸爸收买了。
  
  “我们去哪里?”
  
  “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不会又去网吧吧?你上次给我申请的QQ,我都没上过。”
  
  “难怪,我给你发了那么多条消息,你都没回。”
  
  “我也不想,作业太多了。”
  
  “你真乖,这次我们不去网吧,我带你去游乐场玩过山车。”
  
  最后,无论她怎么哭闹,阿浩还是把她押上了过山车。看着坐在她右手边的阿浩一脸奸笑,她就知道没好事。真如她所料,她被吓哭了。阿浩一直安慰她,还买了冰淇淋给她吃。看在冰淇淋的分上,她原谅了阿浩,之后阿浩又带她去坐旋转木马、荡秋千、套娃娃……
  
  那天,她玩得很开心,那次分别后,她与阿浩又失联了。但她没有空去找阿浩,她很努力地学习,考上了省重点高中,后来考上了大学。
  
  五年后,她19岁生日,阿浩又出现了,居然问她这样一个好笑的问题。
  
  “你现在是什么发型?”
  
  “长发,齐刘海。”
  
  “现在的女孩子都是这样的发型,你也赶一回潮流。”
  
  他们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聊着,大部分是阿浩问她现在的生活与学习,偶尔说几件她小时候的丑事,逗逗她。
  
  她也没问他的电话,也没问他为何有她的新QQ号,因为阿浩给她申请的那个,她早就忘记密码。最后阿浩将她拉进小学班级QQ群,与她道晚安,就下线了。
  
  几个月后,她在宿舍阳台晾衣服的时候,有个云南的移动号码给她打电话,她接了,才知道是阿浩。
  
  “你在云南?”
  
  “是呀,我在大理。”
  
  “真酷,我也很想去大理。”
  
  “好呀,你来大理我带你去玩。”
  
  “嗯嗯,一言为定。”
  
  “你在干吗?”
  
  “刚洗完衣服,在晾衣服。”
  
  他们五年没见面了,但没有任何隔阂,阿浩跟她说了好多好多话,最后碍于她明日有早课,才结束通话,临挂电话前,阿浩说:“你一个人在外读书,要注意安全呀。”挂了电话,她走进宿舍,准备关电脑睡觉时,看到小学QQ群有未读消息,她点进去一看:
  
  阿荣说:“你们还记得小学班上哪个女同学最漂亮?”
  
  阿凯说:“那个阿敏呀,她是我的初恋,我当初还给她写情书呢!”
  
  阿浩说:“我可以做证。”
  
  阿凯说:“我有个主意,我们今晚给自己的初恋打个电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