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为你倾尽所有力气

  -1-
  
  浩子是我遇到的最奇葩的男生,没有之一。作为七年的朋友,我真的有时候就想装作不认识他,一起走在大马路上,我只想离他远远的,因为指不定他就会发什么神经,干出一些令常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我真的觉得好丢脸。
  
  西安的夏天特别热,那时候,我的奇葩学校还没有装空调,八个人挤在一间小小的宿舍里,顶着四十摄氏度高温,实在难以忍受。就跟浩子等几个同学,去公寓楼旁边的小路边,坐着聊天,其实主要是那条路上有风。
  
  浩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张A4纸,小心翼翼地铺平在不知道脏成什么样的地上,从包里拿出来一小袋鸭脖,开始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这时候发生了一件令我记忆深刻的事情。在各种喧闹的声音中,我们对面的一层楼的上方传来了一个特别洪亮的声音:我是个神经病。忽然间冒出来这样一句话,大家都有c愣。我还没来得及反应,旁边传来了浩子的声音:我知道,你是个神经病。然后,就听到楼上一句洪亮的:你大爷。随之而来的是一双拖鞋。
  
  浩子谈过很多女朋友,作为一个刚从大一升到大二的准学长,浩子认真地践行了“防火防盗防学长”的学长职责。接大一新生那一天,浩子比谁都积极。这苦差事我们都不愿意去干,四十摄氏度的高温,从火车站到我们学校一个小时的车程,而且就这一趟直达车。幸好有浩子,史无前例地积极报名参加,才解救我们于水火高温中。
  
  浩子看上了一个妹子,特别积极地帮她拿行李,帮她占座,在拥挤的公交车空间,用自己魁梧的身躯,为妹子营造了一个稍微宽松的私人空间,一路上笑意盈盈地望着妹子。
  
  要是眼睛会说话,估计那眼里的百般柔情,千般心疼,万般深情,几天几夜都说不完。
  
  一个小时的时间过去得可真快啊,到学校门口后,浩子屁颠屁颠地帮妹子拎着行李,打着伞,送到妹子的学院迎新处,在妹子登记的时候,偷偷记下了妹子的电话号码。
  
  后来那几天,浩子积极地带妹子认识学校,介绍周围的影院商场,哪哪的黄焖鸡最好吃,哪哪的羊肉泡馍地道又便宜。一星期后的一个晚上,浩子接到了一个电话:我警告你,你要是再对我女朋友死缠烂打,我就废了你。
  
  原来,这个姑娘是追随着男朋友的脚步报考了我们学校,她男朋友就在隔壁学校,晚一个月开学。这个梗,足足被我们笑了四年,直到浩子认识了小猫。
  
  -2-
  
  那天,我没吃晚饭,就叫浩子出来,几个人去后街吃夜宵。路过水房的时候,前方有一个长腿姑娘,一头乌黑发亮的直发,手里拎了两个水壶,来回晃个不停。
  
  忽然,浩子加快步伐,直接冲上去,从后面狠狠给了其中一个水壶一脚,然后水壶直接炸开倒地上了,地面一片玻璃碴。
  
  姑娘回过头来,一脸诧异,浩子一脸诚恳地道歉:“不好意思,我走得太快,没有注意到旁边有人,抱歉将你的水壶撞倒了,这样,我赔你钱,你买个新的吧。”浩子装模作样地翻了翻自己的裤子口袋,空的,很无奈地跟那个姑娘讲:“不好意思,我没带钱,这样吧,留个联系方式给我吧,我明天赔你好吗?”
  
  哦,原来是为了要人家联系方式才踢爆了别人的水壶,怎么这么多套路啊。我在后面默默看完了全过程,真想给这浑蛋的演技点个赞。可是我还没来得及夸奖,就看到姑娘右脚一个绊子,左手轻轻抓住浩子的胳膊,一个轻推,将浩子摔在了旁边的过道上,末了,回了一句:“有多远给我滚多远,人渣。”
  
  我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喘,就怕姑娘误会我们是一伙的,把我顺带给收拾了。真的,跟浩子这等二货在一起,真的是有随时被揍的危险。
  
  我后来问浩子,为什么要选择踢这个姑娘的水壶,而不是其他人的。浩子一本正经地回复我:一、身材高挑,小腿笔直,头发乌黑,走路好看,外形过关;二、这么热的天,自己出来打水,说明没男朋友,是单身;三、打两壶水,说明好相处,肯为舍友多打一壶水,不矫情,性格好。
  
  分析得头头是道,我竟然无言以对。自从被水壶妹子撂倒一次,浩子就怎样也放不下那个姑娘了,托人找关系去打听人家的各种信息:小猫,单身,经济与管理学院,金融学专业,学霸一枚,承包年级各种奖学金,跆拳道社团副社长等。然后,他就开始了漫漫无期地追女生征程。
  
  打听好小猫去图书馆的固定时间、固定位置,然后提前一分钟把它占掉,留给小猫一个埋头苦学的印象;报名参加了小猫所在的跆拳道社团,报名了但是从来不去,每次点名点到他那里都是一片寂静;跟小猫宿舍的所有妹子搞好了关系,挨个请她们出来吃饭,就是绕过小猫。果然脑回路不一样啊,这样追女生的方式,我真的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3-
  
  然而,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那段时间,附近学校有人被传染了肺结核,很快,学校就组织了校医院的人过来检查,不知道给手臂上注射了什么液体。还再三强调,最近有发烧的、咳嗽的,一定要及时告知,尽快检查。
  
  很幸运,我没有发烧,也没有咳嗽,但是,注射完第二天,我的胳膊肿得就跟猪蹄似的,我又被送去检查了。在检查室里,我遇到了小猫,一个高高瘦瘦的女生,哭得跟泪人似的,胳膊肿得像猪蹄,但不同的是,她那一段时间咳嗽不停,还高烧不退,连夜被送到校医院作为“重点对象”检查隔离。我做了检查就被放出来了,她还躲在墙角哭。我把我看到的告诉了浩子。
  
  浩子拎着一袋子好吃的,就偷偷溜到了校医院隔离室,去看望小猫,人没见到,反而被轰了出来。于是又想方法,隔离室在三楼,也不高,就顺着排水道爬了上去,悄悄递给小猫东西,也不说其他的,就轻轻握着人家女生的手,重复说着:“没事,不怕,有我呢。”是逞了一次英雄,但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被保安队队长喊下来,狠揍了一顿。
  
  浩子没死心,厚着脸皮去求机电学院的朋友,非要借别人的小型飞机用,好说歹说磨破了嘴皮子,别人才答应借他一天。
  
  他就拿那个超级迷你飞机挂上好吃的,然后加上自己七扭八歪写的安慰鼓励的话,每天晚上定时坐在楼下,操纵那个小飞机,去跟小猫交流。偶尔还在纸上写几个笑话,传上去,把人家女生逗得一乐一乐的。
  
  期末考试结束,小猫也被查出来没事,只是感冒发烧碰上了那个点而已。
  
  很快放暑假了,浩子以男朋友的身份,拎着行李,把小猫送到了火车站,两人情深意切,依依不舍。小猫后来说:那个时候是真的绝望害怕,每天面对空荡荡的病房,静悄悄的,真吓人。是浩子冒着被传染的危险,每天逗她开心,缓解她的压力。真感动,也真喜欢。
  
  毕业后,小猫选择了读研究生,被保送到了四川一所大学,浩子屁颠屁颠就把工作签到了四川,还说什么冲着火锅好吃才去的。前两天跟浩子打电话,我问:你现在还经常打游戏,勾搭妹子吗?浩子压低声音缓缓地说:你声音小点,我老婆会跆拳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一言不合就把我撂倒,我这辈子是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