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一条船

  挪威很多人家都是山上有木屋、海里有船,我对此并没什么妒忌。我以前羡慕走遍全球的人,宁愿把钱花在机票和车票上,直到我见识君纳·嘉福斯这种人。
  
  我见到嘉福斯时,他是挪威电视台移动电视部门的总经理。这个金发小子有种孤绝的姿态。挪威满是一米九的男人和一米八的女人,身高一米七出头的嘉福斯必须随身携带30厘米气场才够吧。
  
  移动电视的事在2013年画上了句号,嘉福斯的传奇才刚开始。他立志成为最年轻的游遍全球198个国家和地区的人。他是怎么玩的呢?2012年,他和一个英国同伴一道,在一天内走遍五大洲,完成从伊斯坦布尔、摩洛哥、巴黎到北美的圣多米尼加、南美的委内瑞拉的行程。疯狂赶飞机,进关、出关,听起来就是跑男一名。共用了28个小时,因为时差,在护照上显示的五个戳还在同一天。
  
  2014年,他和两个朋友一起,一天打卡20个国家和地区。0∶04,从希腊出发,0∶41,到马其顿;3∶08,到科索沃;坐飞机,5∶38到塞尔维亚;开车,6∶45到克罗地亚,7∶30到波黑,9∶24到斯洛文尼亚,9∶59到奥地利,12∶10到匈牙利,12∶22到斯洛伐克,12∶57到捷克;坐w机,16∶12到德国;开车,16∶58到荷兰,17∶30到比利时,18∶46到卢森堡,18∶58到法国,21∶36到瑞士,23∶37到列支敦士登……他们三个带着尿袋,省下上厕所的时间。
  
  嘉福斯并不满足,今年,他又创造了一项新纪录:世界上最年轻的两次游遍全球的人。挪威人最爱旅行,他们渴望远方。只要你说起即将去某个遥远的地方,都会激起身边人倒吸一口凉气,然后“啊”地吐出,表示钦羡。千百年前,他们搭起轻便的木船,拉起帆,就敢出海做洲际航行。
  
  1867年易卜生发表歌剧《培尔·金特》,塑造了一个自大、利益驱动、目标狭窄、永不餍足的挪威人形象。培尔·金特以挪威山妖为精神导师,座右铭是“对自己诚实,让世界见鬼去吧”。他到美洲贩过奴,到中国倒卖过古董,在加州淘过金,和妖王之女度过良宵,可到最后还是不知道自己是谁。易卜生真伟大,他的作品如一面老魔镜,影影绰绰显现一代又一代的灵魂,让人怀疑那住满老魂灵的镜中世界是真实永恒的,我们这个世界才是虚像。
  
  我是去了离奥斯陆125公里的耶特瓦勒国家公园之后有这些感想的。我叫它“外鲸鱼岛”,一来Hval在挪威语里指鲸鱼,二来这个以小岛为主的国家公园特别像散落在挪威、瑞典之间海域的一群石头鲸鱼。挪威一共有47个国家公园,它是第一个海洋公园。当然,没有水族馆也没有海豚表演,只有无尽的海面,散落的小岛,以及连接小岛的公路或渡轮。岸边大片平滑如椭圆球的羊背石,是最好的野餐和太阳浴场所,还可以看着石头上的擦痕推测百万年甚至亿年前冰川活动的方向。这一带是北欧最早人类活动点,再往南一点,有一个突出的岬角叫维克,这里的居民就得名维京人。一些部落把控了向西的水域,航向北海、北大西洋,成为日后的挪威人;一些部落向东扩展,航向波罗的海,就是日后的瑞典人;一些部落向南,进入欧洲大陆,就是日后的丹麦人。
  
  这个小镇的码头上停泊着游艇,游艇的各种线插到浮桥上的充电桩充电,看来都是清洁能源船只。船主们把小马扎搬到浮桥上,坐下来喝咖啡聊天。我们在浮桥上走着,被一艘艘游艇内的生活瞬间幸福到了:这一艘,小狗趴在船尾的毯子上晒太阳;下一艘,小孩在后甲板上边吃饭边翻书;那艘MARDEVIGO,女郎坐在船顶喝白葡萄酒。毕竟,富豪如范蠡、讲究如倪云林、洒脱如苏东坡,毕生的追求也就是一叶小舟,江海寄余生。如果所谓余生都由这些黄金片段构成,还有什么理由不渴望一条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