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桥船夫

  剑桥大学从某种意义上是一座城,游人可以随意在里面穿梭。与多少个诺贝尔获奖者同吸一个地界儿的空气,人总感觉有那么些异样。
  
  我注意观察那些大街小巷的学生,总觉得跟我定义的莘莘学子的样貌气质略有差异。这些孩子脸上没有中国人熟悉的意气风发(毕竟这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学之一),反倒有点像街舞少年,踏着滑板,骑着自行车,背着书包,风一样呼啸而过。
  
  在剑河泛舟,船夫四十多岁,着一件大红夹克,焦黄的头发四下乱飞,肉皮也粗,人倒是开心,不停地向我们秀他的中文。一时兴起,他还背了一段徐志摩的诗。
  
  我这两年开始训练英语口语,如今来了英国,自然想小试牛刀。跟那些小学子操练,我有点底气不足。我被剑桥大学这个名头吓住了,自身难免有点低落。见了这个聒噪的船夫,我重拾在资本主义国家丢失的自信,于是“Howmany……howold……”,拣着那些不复杂的语法,跟船夫聊了起来。
  
  对着比自己文化低的,我放松极了,不怕语法错误被人笑话。
  
  过了数学桥,船夫正指着一群鸭子请教,问可不可以说“一片鸭子”,又兴奋地指着一栋建筑物,南腔北调地说:“那是我的宿舍。”
  
  我顺着他的手,心不在焉地望了一眼,心想:剑桥大学的地儿真够大的,还能给船夫开辟一片宿舍。再然后,电光石火间,我心里歇斯底里起来:不对,他的意思是那是他学生时代的宿舍。他是剑桥大学的毕业生!
  
  我这是遇到了传说中的“鸡汤体”吗?
  
  我开始疯狂偷窥这个剑桥学长:实在看不出他的知性气质,妥妥的一个船夫。
  
  我很没见过世面地掐同行朋友的手,耳语着请她解释:在她的理解里,这是怎么一回事?
  
  朋友笃定地说:“我怀疑剑桥大学包含的那些学院,一定也有不咋地的,就好比‘北京大学’与‘北京的大学’的区别。”
  
  我又是摇头又是叹息,凭直觉不满意这个说法。
  
  下了船,我去请教当地的帅哥导游。
  
  这个帅哥导游也有点不一般。他十几年前随家人投资移民英国,毕业于英5酃砉ぃ缃裨诟盖椎哪掣鼋鹑诨谷沃啊R蚴亲约业模奔渥杂桑箍梢猿榭崭筛伤不兜氖露悍衫捶扇プ龅加巍
  
  帅哥导游的解释是:剑桥大学的毕业生来剑河划个船,一点也不稀罕。他就认识一个哥们,从事的是IT行业,软件工程师,业余时间就来剑河做船夫,享受阳光和微风。也有另一种情况,船夫本人根本就是船公司的老板,技痒了,也要上船过过瘾。
  
  至于像船夫的这个,因他没看见,不敢判断是哪种情形。
  
  有一点小傲气的帅哥导游一直强调“兼职”这两个字。
  
  从骨子里,他根本还是一个中国人嘛!总觉得他不是在解释这个船夫,而是在向我剖白他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