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蛙声

  老张最近遇到一件糟心的事。他的儿子张亮快高考了,可是时值夏季,小区里有一方池塘,一到夜里,便有青蛙叫个不停,严重影响了儿子的休息。
  
  老张想了个办法,拿个尼龙袋,偷偷地将池塘里的青蛙抓了,第二天一大早便将它们带到河边放生了。
  
  小区里果然安静了许多,老张刚松了口气,可没过几天,池塘里又有蛙叫声了,而且声音比之前的还大!老张过去一看,竟是市场里卖的牛蛙!
  
  “我说蛙叫声怎么没了,原来是你!”突然,背后一个声音道。
  
  老张被吓了一跳,回过头去看,说话的是住在老张楼上的顾晓云。顾晓云刚搬来没多久,总是板着一张脸,独来独往的,连老张都没和她说过几句话。
  
  “你误会了,我儿子马上就要高考了,我怕蛙声影响孩子休息才偷走的。”老张急忙解释道,“再说那些青蛙我们也没吃,都放生了。”
  
  顾晓云听了,没有一点谅解的意思,反而说:“青蛙叫几声就影响高考了?你家孩子养得这么娇贵!可这环境是大家的,我就是冲着小区里的蛙声才搬来的,你把青蛙都偷光了,我们怎么听蛙鸣?”
  
  老张一口气顶在胸口,顾晓云的话虽然不近人情,却也在理上,让人挑不出错来。
  
  “那就算你帮帮忙,迁就迁就我们,等高考结束我再摸些大个的带回来,让它们好好叫给你听!”为了孩子,老张低声下气地道。
  
  顾晓云却不为所动:“这事没得商量,实话告诉你,这些青蛙就是我在菜市场买来的。你要敢再去捉,我就到物业公司投诉你!”老张第一次见到这么自私、不近人情的女人,赌气将捉来的牛蛙都倒进了小池塘里,头也不回地上了楼。
  
  老张当然不会就此罢休,此后又偷偷去摸过几次。顾晓云却故意和他作对似的,虽然没有投诉他,却在暗中较劲:老张把小池塘的青蛙摸走多少,她就从菜市场买回多少放进去。那些牛蛙个头大,叫声更加响亮,张亮用被子蒙着头也难以入睡。
  
  看着儿子辗转难眠的样子,老张心一横,穿起衣服就下楼了。这一晚,小区里出奇的安静,连一声蛙鸣都听不到了——老张将池塘里的牛蛙都给药死了!第二天一大早,大家看着满池塘翻着白肚皮的青蛙,立刻报了警。
  
  “初步断定,这是一起人为的投毒事件。水里含有大量剧毒农药,两个月内不适宜再养殖鱼蛙等水产生物了。”民警一边做记录,一边说。
  
  顾晓云一听两个月都不能养青蛙了,脸色顿时一变,指着老张愤怒地说:“肯定是他干的,他儿子要高考了,嫌蛙声影响休息,就毒死了所有青蛙!”
  
  老张倒也没含糊,一口便承认了。“爸,爸!”张亮从窗口看到后急忙往下跑,由于跑得太急,扭了脚。
  
  不顾父亲的阻拦,张亮解释自己以前得过抑郁症,好了以后一直神经衰弱,他怕看到别人异样的眼光,老张就对外隐瞒了他的病情。
  
  “最近我的神经衰弱越来越严重了,一点点动静就无法入睡,我爸是为了我才出此下策的……”张亮说着眼泪直淌下来,大家听后都非常意外,顾晓云也沉默了。然而投毒已经触犯了法律,办案民警表示会反映这个情况,酌情从轻处理,老张还是上了警车。
  
  老张被拘留了半个月,出来时张亮的脚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得知这半个月顾晓云天天下楼给张亮送饭,老张心里一时五味杂陈,最后还是敲开门,当面向她道谢。顾晓云却根本没让他进去,只是说上次的事情自己也有责任,让他好好照顾张亮高考。
  
  这件事之后,顾晓云依旧步履匆匆,沉默不语,只是脸上的忧郁更深了。张亮睡眠得到了保障,精神渐渐好起来,全力以赴投入了学习。时间一晃而过,高考轰轰烈烈地来了,张亮以648分的好成绩被一所著名大学录取了。
  
  老张笑得嘴都合不拢了,楼上楼下挨着门发喜糖,发到顾晓云家时更是多抓了两大把。顾晓云依旧堵在门口,接了喜糖也不道谢,转身就把门关上了。老张暗自纳闷,这个女人真是太奇怪了。
  
  这天,老张正在做饭,张亮从外面心急火燎地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张报纸:“爸,爸!你快看这个!”老张探头看一眼,上面写着“高考状元勇救溺水男子成植物人,录取校方为其保留入学资格”的报道,时间却是去年的8月份。
  
  “这个报道去年看过了,也不知道那孩子醒了没有。”
  
  张亮说:“去年的高考状元叫白杨,他就是楼上顾阿姨的儿子!”老张一愣,急匆匆上楼了。
  
  老张敲开顾晓云家的门,不顾她的阻拦硬挤了进去,果然在靠窗的房间看到一个和张亮年纪差不多的大男孩。白杨浓密的睫毛合在一起,闭着眼安稳地沉睡着,枕边还放着一张去年的录取通知书,可是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顾晓云垂泪说:“都怪我不好,他考完试要和同学去水库玩,我就不该答应。有个钓鱼的滑进水库,他下去救人,结果……”
  
  “孩子就没一点好转的迹象吗?”老张揪心地问,这种事搁在谁家不跟塌了天似的,怪不得顾晓云平时不言不笑的。
  
  顾晓云擦擦泪:“医生说让他多听听出事时周围的声音,模拟环境可以帮助唤醒他。我想水库青蛙多,找了好几个地方,最后带他搬到这儿来住了。前两个月白杨的手指动了一下,之后又没反应了……”
  
  老张一愣,怪不得顾晓云一次次买牛蛙往小池塘里放,她是为了唤醒儿子啊!老张回家后坐不住了,在房间里不住转圈,可就算池塘里现在能养青蛙,过不了几天青蛙也得冬眠了。
  
  “有了!”张亮眼前一亮,“咱们把青蛙的叫声录下来,不就可以随时放给白杨听了吗?”老张一听,不由得眉开眼笑起来。
  
  晚上,老张父子俩带着录音设备来到水库,找个草丛茂盛的地方趴下来。为了避免录到杂音,老张和儿子任凭蚊虫叮咬,如邱少云一般地纹丝不动。
  
  第二天一早,老张和张亮一起把刻好的光盘送了过去。顾晓云吃惊地看着他们,老张父子俩脸上被蚊子叮得大包小包,肿得像两只癞蛤蟆,几乎看不出本来面目了。
  
  得知他们是为白杨录蛙声才被咬成这样的,顾晓云感动得一时说不出话来。
  
  张亮把光盘放进白杨的电脑,房间里顿时回荡起青蛙们咕咕呱呱的叫声,那么响亮有力,似乎在用尽全力叫醒白杨。老张和顾晓云对望一眼,同时红了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