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有错吗

  17岁的时候,我一度达到了有生以来体重的巅峰,114斤!只记得自己初期总是很容易饿,饿了就四下去找东西吃。中学课间食堂有加餐,我动辄去买两个馅饼,有时候上课了还没停止咀嚼,趁老师转身写板书方才慌忙下咽。现在想来我应该是在一年中胖了二十斤,而自己竟浑然不觉。
  
  114斤对于一个身高一米六三的花季少女来说,一定是不可多得的魁梧。那个时期的同学对身材的概念可能还比较迟钝,没有人对我的变化表示过诧异。第一个提意见的是我爸。
  
  一个普通的傍晚,我家三口人照例围坐吃晚饭,我吃了一碗,又吃了一碗,当我还要添饭的时候,我爸突然把他的饭碗“哐”的一声放在桌上,对我说:“你别吃了!”
  
  我吓了一跳,不敢再添饭,十分困惑地看着我爸。
  
  “你知道你自己胖成什么样了吗?”我爸厉声问我。
  
  我没敢说话,我知道自己好像是胖了点儿。
  
  “你那个腰,那个腿,你自己照照镜子。”我爸终于把我的胖具体化了。
  
  我觉得自己没有吃饱,还想再吃,但又不敢。想我的亲爸连饭都不让我吃饱,越发觉得委屈,想着想着流下眼泪来。
  
  “你还哭?”我爸看到我哭好像更生气了。
  
  “胖,也有错吗?”我抽泣着问我爸。我也开始生气,觉得自己家还不让吃饭了,简直太委屈了。
  
  “胖当然有错!”我爸直视着我的眼睛,语气非常严肃。
  
  我很吃惊,连忙看看我妈。
  
  我妈也正在注视着我,我看着我妈消瘦的小脸儿,突然意识到这一次,她可能和我不是一战线的。于是又只好泪眼婆娑地看着我爸,看他要怎么说。
  
  “胖是懒惰和馋的表现,是自我控制力差的表现!如果你连用自己的手拿起勺子,挖起多少饭,再送进自己的嘴都控制不住,还能做成什么事?!”
  
  我刹那间醍醐灌顶。
  
  我惊呆了,平生第一次知道自我控制和胖是存在逻辑关系的。同时,我觉得我爸讲的道理特别对!我爸这是在告诉我“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如果我胖,那就等于是在告诉每一个看到我的人,我长期地、每一天每一顿都在贪吃,都无法控制我的进食量。如果我胖,不但是我肉身的不美,更是我意志的失败。怎么可以让自己的意志失败呢?太可怕了!
  
  那一年我17岁,决意减肥,永不做胖子。
  
  第二天开始,我不再吃课间馅饼,中午在食堂吃西红柿炒鸡蛋和一两米饭,晚上请妈妈做白菜豆腐汤。一开始我非常饿,但我太想瘦了,太想控制自己了,我对美好身材的渴望远远大过了对食物的渴望,这个胜利将是意志的胜利。
  
  三个月后,我的体重降到了95斤,和我爸我妈成了幸福的身材匀称的三口之家。
  
  如果说有蝴蝶效应,那应该是从我爸“哐”的一声放下碗开始的。因为很难说,如果我没有瘦下来,也许就考不上广播学院;如果没有上广播学院,就没有后来一系列人生际遇与选择,那么我也不会写下这些字,在这里讲过往有笑有泪的故事、跌倒爬起的心得了。
  
  所以说,眼界改变世界,减肥改变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