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二赊鹅

  湖村紧靠湖边,家家户户都养鹅。春天,又到了赊鹅的季节。赊鹅人来到湖村,二百多只小鹅很快被村民赊得所剩无几了。刘二赶到时,剩下的只有十来只筐底鹅。
  
  赊鹅人见刘二匆匆忙忙的样子,就问:“大哥赊鹅吗?”
  
  刘二看了看说:“筐底鹅,孬,俺不要!”
  
  赊鹅人说:“大哥,满筐鹅有满筐鹅的价,筐底鹅有筐底鹅的钱。刚才一块钱一只,剩下这些给您算八毛五怎样?”
  
  “干脆八毛,好算账。”
  
  “看您是个爽快人,八毛就八毛。”
  
  赊鹅人和刘二数了数鹅算了算账,按规矩,刘二就在赊鹅人的小账本子上歪歪斜斜地记下了账:湖村刘二,赊小鹅十六只,每只八毛,共欠十二块八毛。
  
  三个多月后,刘二那十六只鹅个个膘肥体壮羽毛丰满,和其他村民的满筐鹅相比根本没什么区别。刘二心里那个高兴。可刘二也有不高兴的时候,那是因为家里穷,他怕赊鹅人来收账时没钱还。
  
  秋天,赊鹅人如期来收鹅账。赊鹅人拿着账本,沿街上向几个妇女打听刘二家住址。妇女说:“你找哪个刘二呀?俺村可有两个刘二,一个刘二是五保户,家里穷的叮当响,要是他赊你的鹅你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恰巧,刘二从村街上回家,赊鹅人和几个妇女说的话正好被刘二听得清清楚楚。刘二心里“格登”一下子。他把昂着的头一低,装作什么也没听见,继续走自己的路。
  
  可无论怎么装,几个妇女还是认出了刘二。就对赊鹅人说:“哪,他也叫刘二,你问问是不是他赊的鹅。”
  
  赊鹅人赶紧追上刘二说:“正是这位大哥!”
  
  刘二说:“你记错了,俺的鹅是花现钱买的,赊你鹅的人肯定是五保户刘二。”
  
  赊鹅人拿着账本说:“俺每只鹅还让您两毛钱呢!大哥,这上面可有你记的账呢?”
  
  刘二说:“俺没上过学不会写字。”说完,急急忙忙朝回家的方向走去。
  
  赊鹅人看着刘二慌慌张张的背影,大声说:“大哥,您可不能讹俺!”
  
  刘二回到家就赶紧插上了院门。
  
  刘二媳妇玉秀见刘二有些不对劲,正要问他怎么了?院门口就传来赊鹅人敲门喊门的声音。玉秀正要去开门,却被刘二拉进了屋。玉秀一头雾水,就问刘二:“到底怎么啦?”
  
  刘二只好把事情的经过给玉秀说了一遍。还没等刘二说完,玉秀就抱怨:“明明是咱赊的鹅,你怎么硬说是人家五保户刘二赊的哪?咱这不是讹人吗?”
  
  刘二垂头丧气地说:“都怪我一时糊涂!”
  
  玉秀叹了口气说:“咱不能没了良心。趁现在还来得及,咱开开门,给人家赊鹅人说,鹅是咱赊的,不是五保户刘二赊的,咱现在没钱,等有了钱一定还他!”
  
  刘二说:“你说的轻巧,刚才在街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我说鹅不是咱赊的。现在又说是咱赊的,这事要是传扬出去,俺这脸还往哪里放?”
  
  玉秀说:“依你怎么办?”
  
  刘二说:“咱就关上门,不给赊鹅人见面,反正他是外村人,熬不了多久就得回家,到那时就没事了!”
  
  玉秀没能说服刘二,她只能按刘二说的办!
  
  赊鹅人在湖村赊了不少的鹅,有些人家一时半会筹不够那么多钱,赊鹅人只好挨家挨户一遍一遍慢慢的要。赊鹅人每次路过刘二家,每次都会敲敲刘二家的院门,然后再喊两声:“家里有人吗?”然而,每次敲门每次喊门,赊鹅人听到的都是一阵鹅的叫声。开始,鹅的叫声是高昂的,激情的,然而三天后,鹅的叫声却是低沉的,有气无力的。
  
  鹅好几天没到湖边喝水吃草了,鹅又渴又饿。刘二玉秀心疼鹅,可又苦于不能开门。好不容易熬到星期天,天刚蒙蒙亮,刘二叫醒还在熟睡中的儿子。就对儿子说:“乖儿子,趁赊鹅人还没来咱家要账,你赶紧把咱家的鹅撵到湖边去放。”
  
  刘二又把两个玉米饼子塞在儿子手里说:“记住,饿了就吃饼子,天黑之前千万别回家。”儿子把饼子加在胳肢窝里,又揉了揉眼说:“记住了。”
  
  这天刘二玉秀过得比前几天都舒心,一是因为他们不再担心鹅渴着饿着。二是因为整整一天,那讨厌的赊鹅人都没来敲他们家门,喊他们家门。天上黑影的时候,刘二喜滋滋地对玉秀说:“赊鹅人肯定回家了,咱儿子也该回来喽!”
  
  然而出乎预料,等天全黑下来以后,他们放鹅的儿子也没回来。刘二玉秀就有些急。他们提着马灯拿着手电,就到儿子放鹅回来的路上去迎,可一直迎到湖边,也没见儿子的影子。他们心中更加着急,他们就分头沿湖岸找。
  
  下半夜,村人们也陆续加入到寻找他们儿子的行列。天亮后,村人们撑着小船,又到更远的地方去找。整整一天一夜,人们找遍了湖的各个角落,最后连他们儿子的影子也没找到。人们心里早已有了那种不祥的征兆,刘二玉秀哭得已是死去活来!
  
  就在第二天天快要黑的时候,刘二的儿子撵着那群鹅,却出人预料地回到了家。泪人似的刘二玉秀紧紧抱住儿子,哭得更加伤心。
  
  稍微平静之后,刘二心疼地问儿子:“这两天究竟跑到哪里去了?可把老爸吓死了!”
  
  儿子兴冲冲地说:“我到镇子上卖鹅去了,就卖了两只,一共卖了十八块钱。剩下十四只,一只不少,全赶撵回来啦!”
  
  刘二埋怨说:“我叫你去放鹅,谁叫你去卖鹅了?”
  
  儿子伤心地说:“咱家不是没钱还人家鹅账吗?咱卖两只鹅,还了人家鹅账还剩钱呢!我可不愿意叫同学们说咱家赖皮讹人!”
  
  正在这时,赊鹅人又来到刘二家里,刘二玉秀有些不知所措。
  
  刘二的儿子把钱举到赊鹅人面前,说:“大叔,给,这是俺家欠你的鹅钱。”
  
  赊鹅人没接刘二儿子手里的钱,而是对刘二说:“大哥,您家鹅钱五保户刘二已经替您还了。开始俺不想要他的钱,可五保户刘二说,他一个人由国家养着,花钱的地方少,您家有孩子,花钱的地方多。俺没办法只好收了他的钱。其实俺早就想给你说清楚这事,可没想到,俺每次来你家敲门喊门,你家都没人答应!”
  
  赊鹅人说完,院子里的人们面面相觑,刘二、玉秀已是无地自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