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巨额保单

  1。电话
  
  最近,林以轩在家里时,老有人打电话找他,但是他通常不接。
  
  书上说,莫明其妙的电话是个先兆。什么先兆呢?是身体出了轨还是心里住下了别的人?
  
  许默在家里切菜时想,那么他还爱不爱我呢?
  
  还爱不爱,这是个难题。
  
  许默想知道,可怎么知道呢?她只知道林以轩最近是愈加忙了,出没时有点神出鬼没的意思,行头越来越风骚,这不,前几天回来,他脖子上多了一条毛线围脖,以林以轩愈发发福的身材配上那条长长的棒针围脖,许默觉得很是滑稽。她接过他的公文包,问:“围脖?”
  
  他低头换鞋,说:“新买的。”
  
  他摘下来,拿给她看:“怎么样?好看吗?《男人帮》里的那款,要好几百块呢!”
  
  她笑笑,想起不久前在网上看到的一句话:没公主那种命,还得了公主那种病。
  
  晚饭时,林以轩的电话又响了,嗡嗡嗡的。林以轩探头瞅了瞅电话屏幕上的号码,然后皱了皱眉,伸手把电话扔到沙发上,振动的声音骤然间被电视机的声音盖了过去。但不知道为什么,在许默心中,那声音反倒愈加大起来。
  
  是谁呢?他怎么不接电话呢?会不会……不会的,不会的。
  
  那一整顿饭,许默吃得心不在焉。
  
  晚上,林以轩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林以轩从被窝里探出脑袋,皱着眉,然后“啪”按断,不够,又从被窝里伸了一回手,直接把手机关掉了。
  
  许默想问是谁,但还是没有开口。她着实忍了好久,从前不问,是因为有闺蜜劝她:“千万别问,问急了,摊牌,一拍两散。你想好要跟他散了吗?”
  
  许默摇摇头,她还没想过,女人和男人在这一点上是不同的,可能过了一辈子,看得互相眼睛上都恨不能长一层老茧,她还是期望在这个世界上,他最爱她,把她当宝贝看。
  
  没有爱情的女人,尽管有婚姻,但仍旧是会枯萎至死的。
  
  许默可不想死,年初,林以轩升任分公司的老总了,待遇又提高了、腰围又提高了、在家里说话的声音又提高了,接下来,他又要提高些什么呢?是对女人数量的追求还是品质的追求?是想多多益善还是想来个红颜知己?他还爱我吗?还爱吧!
  
  许默这样想着,便微微眯起了眼睛。
  
  2。体检结果
  
  单位体检结束后,领导把许默给单独叫了进去。进了办公室,领导的面前有个黄牛皮纸档案袋。领导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体贴关爱过,都让她有些受宠若惊了。
  
  “坐坐坐。”
  
  领导一个劲儿地让她坐,亲自站起来,亲自给她倒了水。许默诚惶诚恐地把水杯接过去,心里想着,要下岗?要她放弃评优?她现在又不缺钱,这份工,不过只是想打发时间。如果真的下岗,回家做个全职主妇也不错。
  
  她笑着说:“领导有事儿直说吧,您只管说,没事儿。”
  
  领导还在那边搓着手踌躇着,倒把她给急得够呛。最后,领导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把那只档案袋推到她面前说:“你自己看吧!”
  
  许默狐疑地接过档案袋,刚想看时,领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绕到了她的身后,用手掌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小许,挺住!”
  
  她觉得有些不妙,快速打开,然后,一张张检查结果的单子便出来了,心脏,没事儿;肾,没事儿;脑袋,没事儿;妇科……当她看到妇科的彩超检查单子时,上面写着,宫颈……癌!
  
  末期!许默觉得脑袋轰的一声,手一抖,检查报告几乎拿不住。领导又拍了拍她:“小许,挺住!”
  
  许默几乎马上就想回手他一个耳光了,如果是你被检查出来得了前列腺癌你会不会挺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