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没有响起的琴声

  萧红在上海时,每天晚上都写作至深夜,每到就寝时,就会听到窗外传来胡琴声,琴声凄楚、悲凉,有一天,当琴声响起的时候,她打开窗户向下张望,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孩子领着一个卖唱的盲人老伯伯正走到窗下,那个女孩子看到了萧红,立即停住了,盲人伯伯便为萧红演奏胡琴,萧红听不出他拉的是什么曲子,却被感动了,因为“同是天涯沦落人”,立即从桌子上拿起几个铜板,用纸包好扔到了楼下。从那以后,小女孩儿和盲人伯伯每天晚上都会来到萧红的窗下为萧红拉上一曲,萧红都会把为他们准备好的铜板扔给他们……有一天晚上,萧红外出,回到家时已经很晚了,更糟糕的是,她出门的时候忘记了关灯,所以,她猜想:那个女孩和盲人伯伯像每天一样来到窗下,看到屋子里亮着灯,以为萧红在家,便又为她拉起了胡琴,可演奏完后,却没有扔铜板下来;他们等了许久,也没有见到铜板,只好失望地走了……因为屋子里亮着灯,那个盲人伯伯和小女孩阂欢ㄒ晕艉焓翘盅崃怂遣挪辉俑乔耍唬幽且院螅窃僖裁挥欣础O艉於源松罡心诰危3O耄耗翘焱砩希彼且晃匏竦乩肟保檬嵌嗝词浜捅税。∫虼耍3T谏钜估戳俚氖焙蜇⒃诖扒埃镁玫剽晖欢瞧喑暮偕丛僖裁挥邢炱鸸……
  
  也许只是一个细节方面的失误,就有可能给别人造成误解;因为没有了解释的机会,无论怎样内疚,琴声却不再响起,只有遗憾留在心头……萧红是在生命的尽头讲述这段往事的,她的人生,就充满无数的遗憾,我想,她讲这段往事的用意,很可能是在慨叹自己生命中的那些遗憾,因此,在临终之时,她感叹道:“我将与蓝天碧水永处,留得那半部《红楼》给别人写去了……半生尽遭白眼,身先死,不甘,不甘!”人生不可能没有遗憾,当然,遗憾也是一种美丽,诸如“不再相见”;诸如“琴声不再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