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失联

  凌晨3点,肖天旺被两个新认识的赌友“护送”回家。他不但把口袋里的钱输了个精光,还欠了两千多,只得回家向母亲汪彩珠拿钱还债。
  
  肖天旺打开门,发现屋里空荡荡的,奇怪,这么晚,母亲去哪儿了?肖天旺的心里闪过一丝担心,一个赌友伸出手指在桌子上划了一道,让肖天旺看。
  
  肖天旺愣住了:以往桌子总被擦拭得一尘不染,现在竟蒙了一层薄薄的灰,这样看来,母亲好久没回来了。
  
  见那两个人越来越不耐烦,肖天旺只得进母亲的房间碰碰运气,他发现放钱的抽屉竟然一拉就开,里面放着厚厚的一沓钱,底下压着一张字条:“旺儿,这一万块是妈最后的积蓄,我把它连同房子一起留给你,从今往后,你我母子情份就算尽了,你好自为知!”
  
  肖天旺心里一颤,但还是数出了钱打发走那两个人。他不信母亲真会和他断绝关系,10岁那年父亲不幸意外身亡后,她对肖天旺更是有求必应。母亲肯定是在用这招吓唬他,哼,母亲不在更好,拿着这些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怀着和母亲赌气的心思,肖天旺花钱如流水,一星期就把钱挥霍得差不多了。可母亲貌似真的失联了。眼看家里的冰箱空了,脏衣服堆成山,肖天旺终于急了,他必须把母亲找回来,不然活不下去呀!
  
  肖天旺怀着侥幸的心理联系了本城的所有亲戚,可亲戚们说句“没见着人”就挂断了电话。肖天旺知道,他三十几岁还不工作,靠老娘养活,又说谎骗过他们钱,亲戚都对他能躲则躲,不大可能收留母亲。他抱着头想了半天,终于想起母亲在一家商场做过保洁员,那里或许有同事知道她的下落。
  
  算肖天旺幸运,有个陈阿姨见他急得眼泪都要下来了,受了感动,说会帮忙问其他认识汪彩珠的人。谁知第二天,陈阿姨一脸愠怒地说她不知道汪彩珠的下落,让肖天旺多找找,不然绝对会后悔的!
  
  肖天旺听出陈阿姨话里有话,便厚着脸皮跟着她,这一跟就跟到商场快打烊了。陈阿姨叹了口气,说她老了,干起活来力不从心,商场规定打烊后还得打扫一次厕所,让肖天旺别烦她。肖天旺心领神会,主动提出要替她打扫。
  
  拿着清扫工具一走进洗手间,肖天旺就把肠子悔青了。足足清扫了一个小时,陈阿姨才放过肖天旺,告诉他明天上午10点去一家名叫“渔米香”的酒店。
  
  第二天,肖天旺准时赶到“渔米香”酒店。听说他是汪彩珠的儿子,老板娘瑛姐让他先去吃饭,然后下厨房洗碗去!
  
  肖天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是来找妈,可不是来当小工的!瑛姐盯了他好一会儿,冷冷地说:“想找你妈就在这里做一天活,不然就滚!”
  
  肖天旺的肺都气炸了,可他只剩二十几块钱,找不回母亲都得饿死了,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等肖天旺吃完饭回来时,厨房里用过的碗碟堆得像小山一样高。他低头弓背地洗碗,很快就累得满头大汗,腰酸背痛。突然,洗碗间的门被猛地推开,一个服务员冲了进来,大声嚷嚷:“长眼睛没?这种碗也敢说洗干净了?”
  
  忍无可忍了!肖天旺站起身,劈手夺过碗,摔了个粉碎,随即冲进酒店大堂,端起一个大盘子,又要往地下砸。只听有人大叫:“砸得好!这个盘子砸下去,我保证你要后悔一辈子!”
  
  肖天旺一愣,说:“我要是砸了你的店,你就永远不说我妈的下落吗?她居然敢和外人联手耍弄亲儿子,我还不要她了呢!”
  
  瑛姐冷笑着说:“我只是想告诉你,你妈在我这儿做洗碗工时哪天不是工作四五个小时。你好像洗了不到两个小时吧,累得受不了了?你妈已经奔60了!你有什么资格砸盘子砸碗的?”
  
  接着,瑛姐又让肖天旺吃掉盘子里的剩菜!她说:“去年,我让你妈在大堂当服务员,有一伙小混混说我们这儿的菜做得难吃,要我们把他们吃剩的菜吃掉,不然就不买单。你妈竟然真冲了上去,几口把菜吃了个精光,还说好吃好吃。那帮人被她吓到了,乖乖地买单走人。事后我怪她傻大胆,她却说红烧肉是真的好吃!原来为了省钱供你赌,她在家里常年吃青菜白饭,结果……”
  
  肖天旺回想起每次在家吃饭时桌上小盘的鱼和肉,还有永远“吃过了”的母亲,心猛然一震,抓起那盘剩菜,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他吃完后,胃里一阵酸水直往上冲,然后吐了个天昏地暗。出乎他的意料,这次瑛姐没骂他,说了三个字:“宝相寺。”
  
  肖天旺想了一晚上,第二天没有急着去找母亲,而是找了份零工,老老实实做了一星期,攒下了五百块钱,这才起了个大早,来到位于城郊的宝相寺。
  
  肖天旺求和尚带他去见妈妈,和尚却有些犹豫,肖天旺急了,“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和尚还在为难,只听有人高声说:“彩珠姐现在是胃癌晚期,因为和你断绝了母子关系,可以留在庙里自做自食,死了也能在这儿立一座舍利塔,省去买公墓的钱。今天你要见你妈,就得把她接走,治病发丧都是你的任务了,寺有寺归,庙里不免费接收有儿子送终的人!”
  
  说话的人是瑛姐,她的话如同晴天霹雳,把肖天旺震傻了。瑛姐接着说:“你妈的身体早就垮了,常年胃疼。我见不是事儿,抽空架着她去医院检查,没想到竟然那么严重。你妈吓哭了,急着想告诉你,可你倒好,一接电话就骂她哭丧坏你的赌运,再打就关机,连着三晚不回家!彩珠姐狠下心住到庙里,只怕是被你伤透了心。”
  
  肖天旺不停地捶着头,骂自己混账。半晌之后,他决定要把母亲接回家。瑛姐把他带到后山的菜地,汪彩珠正在那里种菜。看到瘦了一圈的母亲,肖天旺情不自禁地跪下:“妈,我对不起您。”
  
  “儿啊,快起来,是我对不起你呀!我从小娇惯你、纵容你,把你害成那个样子,要不是这场病,我还不知道要错多久。儿呀,你怎么这么傻,我的病再治也是拖日子,让我安安静静地死在这儿不好吗,不然就算是公墓的钱,也不是小数目……”汪彩珠哭着说。
  
  肖天旺拼命摇头,说一定要接回母亲,今后他们母子俩再也不要失联了!
  
  看着抱头痛哭的母子俩,瑛姐悄悄地抹了把泪说:“别哭了,人都得向前看,以后的路还长着呢。看天旺这些天表现得还不错,来我店里上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