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名致富

  林建生其人颇有小资情调,学过些绘画雕塑,自称“艺术家”。他开了家绘画雕像馆,起初生意还行,但没过几年就门可罗雀了,最后连房屋租金都交不起。
  
  迫于无奈,林建生关掉了绘画雕像馆。
  
  他找了几处工作均未果,一筹莫展时,朋友告诉他:“你是艺术家,可惜你不是名人,你如果是名人,抹布上涂几块油彩就是宝,随便捏个小泥人就能进拍卖场。”
  
  林建生被触动了,他挖空心思,开始思考出名的捷径,这世道五花八门、信息发达,人们什么没见过?要想吸引人的眼球,就得做出位出格的事,利用网络来传播自己。当然,犯法自残的事他不干,那样就算出名了也不划算,他是要靠出名致富的,出了名不能享受还有什么意思?
  
  怎样能迅速出名呢?“脱”是上上计,多少红人靠淫乱写真、靠露点博得眼球、制造话题、赢噱头,自己何不效仿之?
  
  林建生花了好几天时间说服自己,挑了个风和日丽的清晨,将头发皮肤收拾得利利落落,来到人较多的街口,这是他准备“一脱成名”的地方。
  
  因为时间还早,街上人不太多,林建生咽了半天唾沫,终于把衬衣裤子脱了,露出结实健美的肌肉。
  
  周围的人都惊愕地看他,有人拿出手机拍照。林建生想,这些人如果把照片放到微博网络上一传播,自己就出名了,没准会冠之以“脱衣哥”、“秀春弟”。
  
  林建生按自己的设想,摆了个帅气的造型,身上只剩下条内裤。他正做着成名后的美梦,突然,那边惊呼起来,人头攒动,本来给林建生拍照的人飞奔而去,把他冷落在一边了。
  
  林建生顺着人群一看,惊呆了!不远处一个妙龄女子一丝不挂地头顶一根草,地上摊着张“裸身救母”的告示,告示上说她家境贫寒,母亲重病,如果哪位好心人能出钱相助,她当以身相许,为示诚心所以脱个精光,这也太大胆了!
  
  有全裸女人看,谁还看林建生啊?原来关注林建生的人们,疯了一样围着那女子哄拍,其中一个高个男人拿着长枪高档相机,对她各个角度拍了个遍。
  
  不一会儿围观的人散了,那个拿高档相机的男人将一堆衣服扔给姑娘,她从容地穿起衣服,摘掉头上的草,漫不经心地卷起告示,说:“拍完了,今天能置顶吗?”
  
  敢情这两人是一伙的,林建生恍然大悟。女人向林建生一扭一摆走过来嘲笑道:“你也想靠这出名啊?你这点实力也太差了吧,想别的招吧。”
  
  真是操刀遇到了关公,讲道德遇到了孔夫子,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林建生论勇气、论谋划、论身材、论不要脸的本事,连这女人的脚指头也比不上。
  
  林建生初战惨败,风头让人家也抢了,名没出成。可他没有死心,仍时刻盘算着出名大计。
  
  这天,一辆豪华轿车从他身边过去,几个狗仔队跟了上去,对着下车的女人一阵猛拍。
  
  这女人叫江燕希,是个影视明星,快40岁时嫁给当地首富暂时息影。
  
  林建生灵机一动:如果和明星沾上点事,不就成名了吗?如果能和江燕希勾搭成奸,就能匿名公布两人亲密照掀起轩然大波,再写博客倾诉和她的感情细节,想不火都难。就算不能勾搭成功,只要制造些场景让娱记们拍到,也能出名。
  
  林建生开始关注江燕希的动向,经过10多天的蹲点跟踪,林建生终于在某咖啡厅包间找到了江燕希,她正陪一个妖艳的女人聊天。
  
  看到穿着服务生衣服的林建生进来,江燕希立刻将头转向窗外,林建生走过去说:“江小姐,我是您的粉丝,跟踪您很多天,有些话我一定要对您说!”
  
  江燕希转头惊愕地看向他,林建生绅士地递上名片,又得意地将他如何认出并跟踪江燕希、如何哄得咖啡厅老板让他当临时服务员,全盘炫耀了出来。
  
  江燕希惊道:“你真比娱记还厉害,为什么这样做?不会仅是粉丝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