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家

  陈其做生意连续亏本三年,把房子卖了还不够还债,老婆也跑回了娘家,他只好带着孩子回到自己父母家去住。
  
  这天,他在一个狐朋狗友的饭局上认识了一个叫张文的中年男人。张文说自己爱玉成痴,朋友都叫他“玉先生“。陈其看到张文手上戴着一枚玉扳指,随口道:“你这扳指玉质不错啊。”
  
  “哦?你也懂玉?”张文精神一振。陈其老老实实回答:“不懂,我家老头子倒是懂一点儿。我家有个家传的玉蝉……”
  
  “是佩蝉?冠蝉?还是含蝉?”说到感兴趣的话题,张文的声音不自觉大了起来。陈其笑笑说:“我也不大懂,只是小时候经常听老头子讲是什么汉八刀?”
  
  “汉八刀!”张文有些激动,“汉八刀的代表就是八刀蝉。刀法矫健、粗野,锋芒有力,寥寥几刀,玉蝉就似有了生气。”张文顿了顿,又说,“陈兄弟,恕我冒昧,不知这玉蝉是否出售?”
  
  “这……毕竟是我家老头子的东西……”陈其有些犹豫。
  
  “有了本钱,大赚一笔,什么好东西不能给老爷子买?”张文的话让陈其不由有些心动。
  
  陈老爷子六十多岁,刚退休不久。听说儿子的朋友张文想要看下家中藏玉,倒也大方地同意了。老爷子从房间里捧出个朱红漆盒出来了,不紧不缓打开盒子,露出一块造型古朴、质地细腻的玉来。
  
  “能不能近前细看?”张文忍不住凑过身来,“您这个玉蝉雕工真是好,栩栩如生。”张文越看越是喜欢,忍不住试探道,“老爷子,我也是个爱玉之人,不知道,您能不能割爱?”
  
  “这是家传的,不卖。”陈老爷子拒绝得很干脆。
  
  “老爷子,您留着也是一看,不如卖给我,我得欢喜,你得实惠。”陈老爷子生气地把盒子盖上:“说了不卖,听不懂人话?”
  
  “爸,玉先生是诚心……”陈其出声劝道。
  
  “我出30万。”张文咬咬牙,说道。
  
  “滚。”张文被陈老爷子一把扫帚打出了门。
  
  这事之后,陈其琢磨着再做点儿什么生意。但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天陈其正要出门,一开门,债主已经堵到了家门口。陈其又是赔礼道歉,又是赌咒发誓,这才把人拦在门口送走,谁知他一扭头,看到父亲正站在楼道口。
  
  “爸,你回来了啊。”陈其心虚地笑着。
  
  “嗯。”陈老爷子面色很不好看,“还欠了多少?”
  
  “五,五十万。”
  
  陈老爷子拎着环保袋,开门进去了。他头发灰白,平常总是挺直的身板竟然有些微微佝偻。
  
  “爸,你看,张文是真心想要买玉蝉……”陈其眼睛发酸,艰难地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陈老爷子斩钉截铁地蹦出两个字:“不卖。”气氛一时就紧张了起来。陈其气急败坏地说:“爸,您怎么就这么绝情呢?您儿子都吃不上饭了,孙子都上不起学了,一个死物,还比活人重要?”
  
  陈老爷子沉默半晌,摸摸孙子的头:“这玉蝉,是家传的啊!”陈其狠狠地摔门出去,一句话拍在老爷子脸上:“古板!”
  
  “咚,咚咚!”第二天天刚亮,就有人敲门。陈其开门一看,是张文,不禁有些尴尬:“唉,你怎么来了?那个……我爸……”
  
  “谁啊?快请人家里坐啊。”陈其只好把张文让了进去。老爷子见是张文,面色不善。
  
  “今天真不是来买玉的。”张文赶紧解释,“是这样的,市台新出了一个鉴宝节目,我是嘉宾,组办人是我朋友,第一期要找十个宝主,一时间找不齐人,这不,我就想起您来了。”
  
  “财不露白。”老爷子甩给他四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