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来厄运的石头

  詹姆斯要杀一个人!那人跟他没有任何仇怨,甚至他压根就不认识那人,詹姆斯痛下杀手的原因很简单——他要把杀人的罪名嫁祸给科特。
  
  被害人、作案工具、杀人的手法,詹姆斯已经筹划好了:科特家的院墙外,有一条很窄的小巷,小巷里没有路灯,晚上经常有抄近路的人摸黑从这里经过,这些人就是他的猎物。几个星期前,他偷了科特的一副手套,又从河边捡了一块十几斤重的石头,他戴上科特的手套,把科特的指纹印满石头,这块石头就是作案工具。晚上,他会事先埋伏在小巷里,等到有人出现,他就搬起石头,把那人砸死。石头上布满科特的指纹,被害人又倒在他家墙外,科特就算有十张嘴,恐怕也无法辩白了。
  
  詹姆斯的筹划很成功,当他把石头砸在那个过路男子的头上时,男子连哼一声都没有,就脑浆迸裂,一命呜呼了。詹姆斯忙丢下石头,逃走了。第二天,警察按照詹姆斯预想的一样,从石头上的指纹,推断出杀人嫌犯是科特。当詹姆斯远远看到科特被戴上手铐,押进警车时,他仰天狂笑:“该死的科特,你就等着把牢底坐穿吧!”
  
  詹姆斯为啥这么恨科特呢?要说起这事,还要从二人的童年说起。当时,詹姆斯和科特都是孤儿,一起在孤儿院长大,詹姆斯住29号床铺,科特住30号床铺。科特胆子小,有一晚,半夜里雷雨交加,科特的床靠近窗口,他很害怕,就推醒詹姆斯:“嗨,詹姆斯,咱俩能换床睡吗?我害怕打雷。”詹姆斯睡得迷迷糊糊的,就答应了。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孤儿院里来了一个做慈善的富翁,要收养三个孤儿,院长问他想收养谁?富翁说,他的幸运数字是“9”,他就收养9号、19号和29号床铺的孩子吧。就这样,睡在詹姆斯床上的科特,阴差阳错被富翁收养了。
  
  几年后,詹姆斯成了一名洗车工,整天跟肮兮兮的抹布打交道。一次,一辆豪华跑车停在他面前,詹姆斯一瞧,发现车主竟然是科特。科特一身名牌,出手阔绰,左手提着高档公文包,右手挎着漂亮的女友。原来,当年科特被富翁收养后,被送进贵族学校学习,后来又进了一流大学深造,如今的他是一名律师,住豪宅,开名车,平日跟富人、明星、政客打交道,俨然一副上流人士的派头。
  
  詹姆斯瞧瞧自己,穿着沾满泥水的围裙,拿着臭烘烘的抹布,活儿干得慢一点儿,就会被老板骂得狗血淋头……詹姆斯的眼里几乎要喷出火来,他愤恨地想:科特所享受的这一切,本来应该是自己的啊!
  
  他整夜睡不着觉,一闭上眼,脑海里全是科特和自己的对比。这些年,科特好运临头,学业有成,爱情工作双双得意,在上流社会里如鱼得水。而自己呢?却是霉运连连,穷困潦倒。他痛恨命运的不公,嫉妒、愤懑和仇恨冲昏了他的头脑。在詹姆斯的心里,科特就是一个小偷,是他偷走了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詹姆斯暗暗发誓,要给科特吃点儿大苦头!
  
  经过细密的谋划,詹姆斯的目的达到了,科特因为涉嫌杀人被警察抓走,詹姆斯感到无比畅快。谁知道,就在他准备庆祝科特锒铛入狱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这天一早,警察竟然开车把科特送回了家。不久,一群记者蜂拥而至,对科特又是拍照,又是采访。
  
  詹姆斯大吃一惊,急忙去打听发生了什么,结果一问,他的眼珠差点儿掉下来。原来,那晚他用石头砸死的那个男子,是一个外号叫“魔鬼杰克”的杀人狂。魔鬼杰克残忍嗜杀,他喜欢在漆黑的夜里,埋伏在没有路灯的地方,伺机用绳子勒死过路的人,已经有十几个无辜路人丧命在他手里。法官认定,魔鬼杰克死有余辜,而且那晚他很可能又是出来杀人,因此科特“杀死”他,也算是伸张正义,于是法外开恩,免除了科特的牢狱之灾。
  
  科特不但没有获罪,反倒因祸得福,成了铲除杀人狂魔的英雄,报纸采访他,电视台请他录节目,一夜之间,科特成了家喻户晓的名人。詹姆斯的鼻子差点儿气歪了,而更让他大跌眼镜的是,没过多久,一个喜欢收藏石头的商人,竟然出价一百万,要买下科特手里那块杀死魔鬼杰克的石头。商人说,那不是一块普通石头,而是一块价值连城的陨石。
  
  詹姆斯气得差点儿吐血,他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捡来的那块石头,本来是陷害科特的工具,可到了科特手里,带来的不是厄运,却是名利双收的好运,它不但让科特成了英雄,还让他白白得到了一百万。一想到大把的钞票被自己硬生生丢给了科特,他的肠子都悔青了。
  
  这晚,詹姆斯在酒吧里喝闷酒,一个叫玛尔的朋友走过来:“詹姆斯,你怎么愁眉苦脸的?”詹姆斯喝多了,忍不住告诉了玛尔所有事情。玛尔张大了嘴巴:“天哪,价值一百万的石头,你怎么能便宜了科特呢?”詹姆斯恨恨地说:“我当然不能便宜科特,我明天就告诉所有人,那块石头是我的,魔鬼杰克是我杀死的,一百万应该归我。如果科特不把石头还给我,我就把他告上法庭!”
  
  玛尔的心思比詹姆斯缜密,他告诉詹姆斯,如果真要打官司,他必输无疑。詹姆斯皱眉问:“为什么?”玛尔说:“因为你既没有人证,也没有物证,你怎么证明石头是你的呢?科特家势显赫,又有许多上流社会的朋友,职业是受人尊敬的律师,如今还有铲除杀人狂魔的身份,再瞧你,只是一个穷困潦倒的洗车工,试问人们会信他,还是信你?”
  
  詹姆斯怒气冲冲地说:“难道那一百万就白白扔给科特?”玛尔让他别急,然后眼珠一转,计上心头,他告诉詹姆斯,自己有办法帮詹姆斯讨回石头。詹姆斯大喜:“什么办法?”玛尔却卖起关子,詹姆斯明白,玛尔想要好处。于是他答应玛尔,卖石头的钱两人平分,玛尔才说:“我的办法就是,我到警察局去举报你。”
  
  “你说什么?”詹姆斯瞪大了眼。
  
  玛尔解释,詹姆斯从在河边捡石头开始,一直到杀死魔鬼杰克,过程没人知道,也就没了目击者。如果玛尔站出来,充当目击者,证明是他亲眼看到詹姆斯捡了石头,然后杀死了魔鬼杰克,这事就有了人证,石头就顺理成章属于詹姆斯了。反正魔鬼杰克是个杀人狂,杀了他,法官既然判决科特无罪,也不会判詹姆斯有罪。
  
  詹姆斯想了半天,觉得这是夺回石头的唯一办法,就一咬牙,说:“好吧!你去举报我吧。”
  
  果然,玛尔举报詹姆斯后,一切按照两人的谋划发生了:先是警察逮捕了詹姆斯,詹姆斯对杀死魔鬼杰克的事实“供认不讳”,并且带警察来到河边,指认自己捡到凶器——也就是那块陨石的地点。在法庭上,詹姆斯按照玛尔教他的话,辩解魔鬼杰克是个杀人狂,自己杀死他完全是除暴安良。更重要的是,这时,科特主动承认,他不是杀死魔鬼杰克的凶手,只是因为石头上有他的指纹,使他百口莫辩,才担了个“凶手”的名头,如今既然找到了真正杀死魔鬼杰克的人,他终于可以洗清杀人的名声了。最后的判决也跟玛尔预料的一样,法官裁定詹姆斯无罪,石头归他所有。
  
  拿到石头后,詹姆斯和玛尔大喜过望,二人找到那位收藏石头的商人,说愿意以一百万把石头卖给他。不料商人看过石头后,却哈哈大笑:“别说一百万,就算白送给我,我都不要。”二人忙问为什么,商人说,他当时看走了眼,以为那是块陨石,可刚才仔细瞧过后,才发现那只是块普通石头,根本就一钱不值。
  
  詹姆斯傻了眼,旁边的玛尔更是大失所望,他揪住詹姆斯说:“为了帮你夺回石头,我给你出了那么多主意,你总该支付我一点儿酬劳吧?”詹姆斯正心烦,一把推开他:“我没钱,你想要酬劳?好吧,这块石头归你了。”两人正在争吵,突然,几名警察走进来,给詹姆斯戴上了手铐:“你涉嫌谋杀被逮捕了。”
  
  詹姆斯大惊失色:“你们弄错了吧?我只杀过魔鬼杰克,可他是一个杀人狂,法官已经判决我无罪了!”
  
  不料警察却说:“魔鬼杰克是死有余辜,可是,你杀死的那个人,并不是魔鬼杰克。”警察说,魔鬼杰克有一个孪生哥哥,兄弟俩的长相一模一样,酷似一人,但是他们的性格迥异,魔鬼杰克杀人如麻,他哥哥却是个好人。就在昨天,魔鬼杰克被警察抓获,这时大家才明白,被詹姆斯杀死的那个人,不是魔鬼杰克,而是他的哥哥。
  
  詹姆斯彻底傻了眼,他做梦都没想到,为了夺回那块一钱不值的破石头,他费尽心机,把科特“杀人犯”帽子戴到自己头上,没想到最终的结果,却是把自己送上了断头台。看着手上锃亮的手铐,他不禁哀号一声:“上帝太不公平了,为什么那块石头带给科特的都是好运,带给我的却只有厄运呢?”
  
  警察同情地对他说:“可能是因为你的心里养了一个魔鬼吧。人的嫉妒、愤懑、仇恨、贪婪是魔鬼最喜欢的东西,你养大了魔鬼,它就给你带来了厄运。”